21.恐怖袭击(1/2)

加入书签

  烈火呼呼燃烧着,跳动扭曲的烟火映照着整座大帐。小说suingla

  数十名神色各异,或英武,或沉稳,或眼中闪烁着智慧光芒的部将们沉思着其中种种。

  阮卫军统领阮擎扫过坐下将士顿时心中豪气升起,拿起一盏烈酒灌入口中。

  身为安阮行省护卫军统领,他有着远超个人实力的自信!以那些5000多名被奴役的家伙,怎么可能与他手下500名精兵对抗?

  虽说在真正精锐帝国军看来,他们不过是二流守备部队。

  侵蚀·狞戟或者说那哈特又怎能不知他心中所想,像是他这种人,有两点是他们守恒不变的。

  第一,对自身实力缺乏明确判断。

  第二,永远轻视敌人。

  他蛊惑说道:“统领,以您的盖世武功、再加上我们这些精勇将士。对付这些杂兵哪儿还需要什么阴谋诡计。兵书上说,实力强于对手再用阴谋诡计反而落了下成。直接正面进攻!在您的光辉下,在下带头冲锋!半个时辰之内必定平复这些乱贼!”

  有几点他说道了阮擎心底去了,他不屑用什么阴谋诡计。我有实力!谁不服就干掉谁就是了。

  等到说出去,带着500人还有诡计多丢份?我阮擎带军半个时辰,带着500精兵平复5000乱贼!这说出去多长脸?

  最重要的,他说了是在阮擎的光辉下!顿时他腰又挺了挺,感觉好极了。

  他已经被狞戟说动,内心的骚动就像是被猫爪挠一样。

  这时,一名白净书生气质男子起身了。他与这军营内其他将士相比显得格格不入。他不像是打仗的,更像是一名诗人。

  这人便是安阮行省鹿家-鹿鸣!阮家之克星,也是阮家之友。帝国制衡安阮行省阮家的家族。

  见他起身,阮擎眉宇间闪过不快。他一直看这小白脸不顺眼,让他过来干什么?打仗估计连杀人都下不了手。

  鹿鸣仿佛未看到其余人等的不快说道:“统领,我们这次目的在于真正收复灵谷。如果直接采取暴力手段埋下仇恨种子,这些边境山民恐怕会与其他两族勾结。”

  听到这,阮擎怒道:“他们敢!抓到一个杀一个,抓到两个杀一双!抓不到我就灭他满门!谁敢勾结?”

  看鹿鸣不为所动,那睿智的眼睛看的他别扭不已。压下心中怒火,这次的监军是鹿鸣,对他他还不敢太肆无忌惮。

  语气不快,问向狞戟:“你对灵谷了解,你怎么看?”

  那哈特想法很多,也知道什么时候该退缩。有时候,越是想要得到,就先懂得割弃。

  他惶恐说道:“在下是被他们对帝国的蔑视而愤怒蒙住了眼。现在被鹿鸣督军点醒,在下认为,事关重大关系千百人。还是谨慎的好。”

  鹿鸣神情不露于面,另那哈特对他警惕性极大。

  而阮擎听完他的话,心中更加不快或者说不爽。他还想大杀四方呢,不过、他毕竟是将门出身,不至于轻易犯下一意孤行的错误。

  说道:“不错,我军中果然良将众多!那鹿鸣督军,你怎么看?”

  “派去使者,前去沟通先与荣耀之地建立联系。他们已经知道我们到来,不必遮掩。”

  阮擎沉思小会儿说道:“好!那这事就交给……”他看着众人,还是觉得狞戟顺眼说道:“就交给你了!”

  “在下遵命,这就去准备。明日派出可靠的手下。”

  ……

  当夜,阴云掩月,昏暗中,煤火被风划得呼呼响着,不时被扑下又顽强再起。

  被那哈特选中人得到他的召见,独自去了营帐内。

  他冲着狞戟也就是那哈特行礼后,忐忑不安坐在一面椅子上。他口才不好,不知为什么突然被选中。

  狞戟端着一盏茶,随意游走着,似乎在散步一般说道:“我晚饭吃的有些多,你不用理会我。说说出使的事情吧。”

  “灵谷镇当前叛乱的头子是一名叫做白仲然的阴险,狡猾男子。”说起白仲然他就恨得牙至痒痒,他那哈特帝居然被这个卑微的人类连续两次算计!

  那要出使的士兵此刻只是看着他不敢看向其他地方,丝毫未察觉到一个影子向着他逼近……

  脸上多出一个x伤疤的姜越突然上前,捂住毫无防备士兵的嘴,束缚住他的身子。

  “呜呜……”那士兵眼瞳挣的滚圆,惊恐看着狞戟化身为怪兽,口器刺向自己的脖颈鼓动着,注入那令人浑身麻痹的液体以及一颗绿珠。

  而就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