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忍把幽笛,吹彻寒岭(1/2)

加入书签

  钟霸前进的脚步就这样硬生生地停在了那里,他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胆敢向前多迈一步,那看似儒雅的年轻人手中拿着的锋利的长剑必定会直接‘插’进自己的‘胸’口。他只觉得此刻他的心都在颤抖:该死,这死神怎么就会看中了自己,自己到底哪分招惹了他。

  钟霸到底是一‘门’之主,即便是心中慌得要死,可表面依旧如他的名字那般霸气侧漏。

  “不知公子有何吩咐?还是我霸刀‘门’的有不开眼的‘门’人得罪过公子,那么有什么事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你想咋样那你就直说吧。”

  沈傲还没有说话,一直保持沉默的无极剑宗宗主浩虚宇却抢先一步,指着钟霸‘阴’阳怪气道:“钟‘门’主好大的威风啊!虚某佩服佩服,看来你对这位公子有很大的意见啊,难不成你和那任林有什么说不起清道不明的瓜葛?”

  “浩虚宇,你这伪君子,这样的诛心之语你说得出来,难道你刚才瞎了吗?任林要杀的可不仅仅是你一人。”钟霸满脸通红,若不是顾及沈傲就在身旁看着,他早就与浩虚宇拔刀相向了。

  沈傲的眼睛微微眯起,看了低着头的无极剑宗浩虚宇一眼嘴角划过一丝冷笑:把我当刀使吗?这浩虚宇还真的是好算计,如果不是刚才突然跳出来的赵熙的人,今天他就必须把命‘交’代在这里。

  沈傲并不是只会‘迷’于修炼的人,相反他对这些尔虞我诈并不陌生。一心只有武道的人固然能够在修炼上快人一步,可同样的,他们陨落的也比其他人快,有时候,不一定要实力高才能够杀人,‘阴’招损招往往取得的效果更好!

  今天赵熙的人出现在这里,肯定不会是为了简简单单的年轻一代挑战赛。虽然沈傲并不清楚赵熙的目的何在,但沈傲清晰地感觉到,赵熙或者说是皇家的人并不希望这天峡城一家独大。在这个节骨眼上,沈傲并不想和皇室的人有任何的接触和冲突,那么无论如何,这浩虚宇的命都必须保住,天峡城明面上的宗派势力至少也要有两个!

  “钟‘门’主放心吧,我知道你和这任林没有太大的关系,而且贵‘门’人没有什么得罪我的地方,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但是今天是你们比武结盟的日子,武倒是比了,可是这盟还没有结了,不是吗?钟‘门’主何必这么早就离开了。”沈傲淡然道。

  听闻此话,浩虚宇和钟霸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钟霸听到沈傲这句话,原先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不再担心沈傲会突然发难,不过马上又感到一阵恼怒,沈傲刚才那结盟二字在此刻说出来,那么沈傲想干什么,即便是再怎么反应迟钝的人都知道。

  浩虚宇低着头默然不语,没有人看见他‘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脸。

  钟霸本身就是个急‘性’子,无所顾及的人。现在听见沈傲分明就是想要侵蚀他们两家的基业,哪能不恼怒,正要开口质疑沈傲。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得意弟子李天突然拉住了他,不待钟霸说什么,然后指了指还躺在地上的任放的尸体。钟霸顺着李天指着的方向看到了仁放的尸体,宛如一盘冷水从头泼到脚,满腔的不满顿时烟消云散。是啊,眼前单位这位可是连地级高手都挡不住一招的主,自己凭什么去抵挡人家,恐怕他要消灭自己也只是一会的功夫,自己哪有和人家讨价还价的资格。

  沈傲冷冷地看着钟霸等人,他不管他们心中是何想法,他只知道他手中的剑比他们都要强,这就足够了。这个世界终究是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以前沈傲只是一个独行剑客,即使实力高强,但是面对那些大势力的时候,终归是要吃亏。你实力再强,人家派十多位天级高手或者几十位地级巅峰高手围攻你,你照样没办法,只有落荒而逃,逃不逃得了还是一回事。沈傲终有一日要去天冰宫和九幽殿报仇,但是只是他自己一个人,那就是一个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