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互陷(1/2)

加入书签

  融妙偷眼看了看薛池,不禁气得鼓起了腮帮。

  三姑娘融妍跟她悄声耳语:“你这样不成。我听接她回来的人传出的消息,说她就住一个巴掌大的小院,四面高墙围着。这般想来,同常人自是不同。”

  平城的贵女们一个个脸皮都薄得很,不要说这样明目张胆的排挤,那怕只是被人不屑的瞥了一眼,都能羞愤欲死。

  融妙一想也是,恐怕这融妩并不懂得这是“排挤”。还好她有后招。

  融妙抚平了膝上的裙子,重新挂上了娇美的笑容:“大姐姐,你也说说从前的趣事罢?”

  薛池漫不经心的:“趣事?没有。”

  融妙啊了一声:“难不成真如传言所说,只关在一所小院中?若真是这样,当真无趣得很。”

  薛池点了点头:“是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融妙脸上露出了一个犹豫的表情,小心的道:“……大姐姐,有一个问题,我不知当问不当问……?”

  薛池拿一块玫瑰糕,咬了一口,似乎觉得有点酸,眯了眯眼,将糕点扔到自己的碟子里,拿了帕子擦擦手。转眼一看,融妙还维持着犹豫的表情呢,薛池正经回答:“那就不要问了。”

  融妙脸都绿了,她用手肘捅了捅一边的三姑娘融妍。

  融妍是三房的庶女,当然,三房全是庶女,她在三房颇为自在。但站到大房嫡女面前,总有点气弱。尤其三老爷不争气,三夫人也是半死不活的模样,三房比起二房来更加要看大房的眼色。

  融妍很多时候都需要替融妙把她不方便说的话说出口,此时也不例外。

  融妙被堵回来了,融妍只得开口问道:“大姐姐,你和莲夫人为何会被关在鉴竽?是不是……?”

  薛池圆滚滚的睁大眼,她谨记此时扮演的角色就不懂婉约,就不懂言下之意,她巴巴的望着融妍,等她说个清楚明白。

  融妍没问倒别人,自己脸都烧红了,嗫嚅着说不下去。

  融妙恨她不争气,又恨薛池太愚钝蠢笨,没好气的道:“可是犯了什么错?”

  薛池惊讶:“可是我娘教过我,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晚辈不可非议长辈,我娘也是你是庶母,你这样问话,可以吗?”

  融妙涨红了脸,糊弄她:“我们又没在外人面前说,都是自家兄弟姊妹reads;!不碍事。”

  薛池长长的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的样子。

  融妍催她:“大姐姐,婆子们传得不堪,你说给我们听,也好替莲夫人澄清。”

  薛池点头,有点拿不准:“我真说了啊,真的无碍?”

  二姑娘融妁默然看着,几个哥儿略有些尴尬的在一边听,融语淮瞥了一眼,知道融妙不怀好意,但女孩间的斗嘴他为什么要干涉?横竖他也看薛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