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皇帝来了(1/2)

加入书签

  薛池也觉得很难过。在她现代人的眼光中,妾室当然也是人,也有人聪明,有人温柔,有人满腹才情。

  但在这个时代,妾室天生低人一等,像老太君身边得用的嬷嬷在融伯爷的妾室面前都可以甩脸子。主母天生就是与妾室对立、磋磨妾室的。

  小曹氏由原先高高在上的贵女,突然一下跌成妾室,其中的彷徨、无助、不解,不需多说。

  小曹氏道:“我纵然仰慕融进彰,却也不敢逾越一步,更是从未想过要自甘下贱。却不曾料到只是一次没有克制住自己,甚至连面也没见到,便要落到如此地步。我自然是不甘……”

  她哭着问为什么?曹母只是与她抱头痛哭,说对不起她。

  彼时小曹氏十分乖顺,从未经过事,并不懂要如何抗争。她甚至惊惶的觉得也许就是那次赴约落入人眼中才惹来后事,又羞又悔又绝望。竟然一病不起。

  眼看着女儿竟然奄奄一息,曹父曹母不免心疼,没了办法,这才对小曹氏吐露实情。

  却原来此事祸起宫中。

  这一年来曹芮华倍受宠爱,甫一入宫便封为贵人,而后又无功而被升为六嫔之一,是为芮嫔。如果她再一有孕,四妃之中必有她一席之位。这由不得人不眼红:越是受宠,便越是招风。

  被人不动声色的在皇后、太后面前上了几回眼药,还好曹芮华十分聪慧,总算化解开来,自此胆战心惊,谨言慎行。

  小曹氏有限的几次陪曹母往宫中探视曹芮华时,也发现她红着眼眶一脸阴郁。

  曹芮华先前与融进彰郎情妾意之时虽不十分明显,也并非无迹可寻,宫中有心人自然可以得知。

  这一日有人买通了皇帝身边的太临,在皇帝出宫微服时无意提及敬安伯世子融进彰藏有一幅元晋墨宝。

  元晋是前朝在野名士,有大才,然为人狂放不羁,并不愿为官,所留墨宝也极为稀少。

  虽元晋早已过世,然皇帝觉得元晋的见解十分独到,与他神交已久,但凡听闻有他的墨宝,必要一观reads;。

  于是皇帝便颇有兴致的造访了融伯府世子的书房。

  融府上下整个都吓傻了,匆忙的更衣整妆,跌跌撞撞的接驾。

  融进彰根本没有想过会有何玄机,只余下兴奋和荣耀,觉得半月前购入这幅狂草真是时运,恭敬的引了皇帝进入书房。

  皇帝兴致勃勃而来,一看之下却是皱起了眉头,鉴定这幅墨宝不过赝品罢了。

  这只是做臣子的瞎了眼自娱自乐而已,又不是说要将赝品献给皇帝欺君,皇帝也就不予责罚,不过是不悦罢了。

  就在这时,皇帝看见了博古架上的一个匣子,皇帝突然就不急着走了,他玩味的勾起一边唇角,笑道:“融爱卿这匣子上的纹饰真是十分别致。”

  一句话就让融进彰这小白脸变成了小青脸,皇帝的小黑帽也快变成小绿帽了。

  无他,芮嫔极是喜欢这种纹样,这种纹样是以双鸟头尾相衔成一个团,与时人常用团锦花纹不同。芮嫔常绣在腰带、衣角上,皇帝并不关心女子服饰,然而芮嫔受宠,看得多了也就眼熟。

  这匣子上正是以螺钿镶成了此种图案。

  宫人不理会融世子青白相加的脸色,径自去取了匣子,呈到皇帝手边。

  皇帝漫不经心的一指头挑开了匣盖,见里头放着一块玉佩、一方罗帕。皇帝笑吟吟的道:“融爱卿如此珍之重之,恐怕是位红粉佳人所赠,可要朕成全?”

  融进彰埋着头,两股战战,害怕被成全到黄泉路上去,无边的恐惧让他透不过气,脑子成了一团浆糊。

  突然九天之上降下一道神雷,劈到曹、融两家的祖坟上,同一时缕青烟钻进了融进彰的脑子里,他受了祖宗的点拨,陌生的听到自己的声音:“陛下问及,微臣不敢不答。此姝正是云阳伯府的二姑娘……”这也交待得过去,姐妹俩喜欢一个纹样,兴许这个纹样就是姐妹俩一起设计出来的呢?又或者妹妹不见得多喜欢,但有一两样同纹样的物件倒不是奇事。

  皇帝起身走到了融进彰面前,抬脚用靴尖挑起了融进彰的下巴,审视着他面上的惊惶不安:“你敢欺君?”

  这位皇帝一向喜怒无常,又心狠手辣。

  先帝在位期间就十分忌惮他的手段,唯恐传位予他后,其余几个儿子没有活路。后头见他将最小的弟弟当儿子养,所有的兄弟情都蹦发出来了,这才放心闭了眼睛。

  谁知道他一闭眼吧,皇帝上位就将其他兄弟都干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