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主角(1/2)

加入书签

  薛池的视角只能看清这名男子,痴肥的身躯几欲将石青色万字团花绸衫撑破,肥头大耳塌鼻,目光混浊,一脸月球表皮肤。撑着一双壮手恶形恶状的禁锢着一名女子,这女子背贴着墙,薛池只能看见她的一抹浅粉色衣角。

  薛池顿觉日了狗了,她没少幻想过有一个英俊高大的男子深情霸气的给她壁咚一次,但看现眼前的#毁形象系列#,深深的觉得种种浪漫果然都只在想象中。

  正打算走开,就听见有个压低了的女声急促的道:“你放开我!”

  薛池一下止住脚步,又趴了回去。

  这男子嘿嘿的笑:“你放心,不会把你怎么样,人来人往的,这点时候也不够大爷我爽一回啊!只要你的小手帮我摸一摸就行……”

  一边说,就一边抓了那女子的手往衣摆下头去摸。

  女子剧烈的挣扎着,男子喘着粗气道:“配合配合,爷可不舍得动粗,闹大了响动你这清倌人的名头可就保不住了!”

  薛池回头一看,见一边的树边倚着根竹竿,想来是刘家下人用来粘蝉的,连忙回身蹑手蹑脚走过去拿。几步外伺候的重紫、叠翠两个不明所以的张嘴要问,薛池连忙伸出一指嘘了一声。

  她又回到窗洞前,玛蛋,真是瞎了眼了,因为这女子不停的挣扎不就范,这痴肥男在激烈的动作间裤子都解了一半了,露出了那必需要打马赛克的丑东西!

  薛池再不迟疑,往窗洞里伸进去竹竿对准了就是一戳。

  她住在海边,小时候不懂事还想练就绝世神功:拿鱼叉站水里戳鱼,就像电视里那么吊炸天的一甩手就一条鱼。

  当然最后神功没练成,但对于这种几乎静止不动的马赛克,那是相当有准头。

  这痴肥男正火急火燎呢,突然想要得到温柔对待的命根子就剧烈一痛,他一下缩得跟只虾米一般,捂着裆部痛嚎了一声。

  声音之大把薛池吓了一跳,幸好台上此时锣鼓震天,一个戏子拿一杆银枪在台上舞得密不透风,台下人纷纷叫好。因此这痴肥男的嚎叫声一下被盖住了。

  那女子也吓了一跳,立即从痴肥男的禁锢下闪身出来,抬头与薛池对个正着,正是凌云。薛池冲她吡着牙一笑,杀鸡抹脖的使眼色做手势示意她快走。

  凌云看了她一眼,虽有些慌乱,却不失气度的向薛池福了福身,转身钻入小径中去了。

  薛池眼见那痴肥男也要抬头,连忙一转身从窗洞前闪开,死死的贴住墙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面容,连竹竿也不收了。

  就听那痴肥男又痛又恨的喝道:“是谁?”

  薛池翻了个白眼:傻了才告诉你!

  不过心中却有些想捉弄他的意思,有意装出娇怯怯的声音隔着墙道:“大爷,对不住了,今日厨房里丢了一碟子腊肠,奴婢奉命寻找,方才看见您腰上挂了一根,想勾了过来,不意用力过度,伤着您了reads;。”

  痴肥男怒吼:“去你妈|的腊肠,快给爷爷我出来!”

  薛池又道:“大爷,我胆小,伤了您不敢露面了。腊肠我也不要了,刚才是我找糊涂了,其实就这么一小截,比大拇指大不了多少,我做什么迷了心窍非得要呢?还是留给您吃吧,算给您赔罪了啊,我走了啊!”

  薛池捂住嘴憋笑,一眼看见旁边两丫头神情古怪的望着一边,薛池眼一转头看了过去,立即石化了!

  就见上首路上走来了一行人,后头的从人都垂首静立。前头是个留着山羊胡须的四旬中年人,他身材清瘦,留着把美须,一身朱红色滚金边道袍,面上神色十分古怪。

  在他旁边站着个青年男子,鸦青色的头发被玉冠束起,面容俊秀非常,一身蓝色素面直裰,腰悬白玉束带,挺拔如松的站着,一手负在身后,另一手却虚握悬在腰前。他微眯着眼,面无表情的看着薛池。

  薛池只觉得他看着眼熟,猛然一下想起来他不就是在离城见过的七爷嘛!她忍不住惊呼了一声:“是你!”

  今日难道是旧友重逢日不成?可惜当时跟七爷的相识也很尴尬,此时再见面又……是不是相克啊!

  薛池一下脸就涨红了,完全无心叙旧。她刚才只是在网上看多了吐槽,什么男朋友那儿比唇膏还小不性福要分手之类的,有意取笑取笑痴肥男。实际她好纯情的啊!

  没想到居然会向一群人直播了她的豪放淫荡!天啊地啊,来道雷劈死她吧!

  不过还好她挺机智的,本来只捂住嘴的手立即上移,将整张脸都捂住了,一言不发,转身就跑。

  两个丫鬟已经培训出师,连忙学着主人的样子,抬手捂住脸跟着一起跑,三人很快就消失在树丛后。

  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