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曾议亲(1/2)

加入书签

  太后亲自领了太医前来探望薛池。

  太医只给薛池开了两幅安神压惊的药,薛池自觉无事,不必去吃这苦药,便都倒了。

  倒是小皇帝神情颇有些怏怏的。

  薛池奇道:“皇上有何心事?”

  小皇帝叹了口气:“……二弟、三弟被禁足了,往后,怕是半句话也不敢同朕说了。”

  薛池拍了拍他的肩:“他们还小,胆子也小,大了就好了。”

  小皇帝眼神一亮:“表姐说得有理。”全然忘记了自己也不过大他们数月。

  原本还说叫曹家几兄妹入宫来玩,但薛池这一惊马,太后便不许众人骑马了。小皇帝也只得遵从,暗地里对薛池道只能等太后忘了这一茬才成了。

  谁知小皇帝玩心还未散,朝中便发生了令其头疼不已的事情:众大臣奏请皇帝立后!

  照他们的说话,后位不宜空悬,以免阴阳失调——什么鬼!

  皇后为天下人之母,旁的不说,每年须得在先蚕坛行“亲桑”仪式(这在以农耕为天的古代是非常重要的,往年先帝是以贵妃代行),太后为孀居之人,亦不宜操持。无一嫔妃的皇帝,立后便迫在眉睫了。可先行大典,待数年后再成礼。

  薛池听了哈哈直乐,宗正寺已经将四品以上官员家中符合条件的女子名册送至太后案前,太后便传了薛池去一道甄选。

  因是选皇后,并不要多美貌,只消五官端正既可,要紧的是品行性情。

  若是选个奶娃娃上来,在大典上露怯也不成,不妨比皇帝年长两三岁,倒更稳妥些。

  薛池见画册上的画像实在是看不出美丑来,又逐一看关于各女的德行描述,却见一个个的仿佛观音下凡,无一不是自小便有仁心,悲悯众人,见一乞丐就要落泪,恨不能缩衣节食也要周济云云。

  薛池一边看,一边拉了小皇帝道:“皇上您看这个,吃一只鸡必要将鸡毛都收起立一个冢,真是阿弥陀佛!”

  小皇帝被她臊得满脸通红,将面前画册一推跑了出去,太后亦是满面笑意的看着reads;。

  好容易选出了三十来人,太后便起意在宫中设宴,见一见真人。又不愿太过直接,就另外广邀众人赴宴:“正好这两年宫中都无宴饮,也是该乐一乐了。”

  几位女官拿了节目单子呈上来,太后略看了看,递给薛池:“你有什么想看的?”

  薛池看了一番,心中一动道:“我听说凌云的歌舞乃是一绝,不知可否宣她入宫来献歌献舞?”

  太后笑吟吟的道:“自是无甚不可。”

  薛池一时大喜过望。

  果然半月之后太后以赏花名义设宴,广邀各家夫人、姑娘赴宴。众人也是心知肚名,纷纷而来。

  **

  曹七姑和曹八姑被引到薛池面前便拥了上来:“表姐!正想找你,这宫中有甚好住的,还不快出宫去,过得几日便是七夕,撤了宵禁,朱雀街上通宵达旦的灯会,这一日各家公子、姑娘都许出门玩耍,最是热闹不过,你可千万别错过了。”

  薛池咦了一声,心道怎会这般开放,这不简直是官方许可耍流氓吗?

  事实上还真是官方许可耍流氓。

  成国有两个节日,一曰七夕,一曰元宵。这两日女子都可结伴出游,男子亦可借赏灯相看。回家说予父母,若是门当户对,自无不可。当初太后与融伯爷初会,亦是在七夕节上。

  曹七姑道:“表姐,旁的不说,却有许多路边小食。平素都不许吃的,这回尽可偷着吃了。还有各色各样巧夺天工的花灯,平城所有的商户都拼尽全力,要夺一个灯魁。”

  薛池听了大喜:“正好正好,那一日我必要想法出宫去的。”

  正好眼一瞥,薛池瞧见融家也来了人,伯夫人没来,反倒是二夫人带着几位姑娘来了。见到薛池,二夫人再不敢摆那副尖酸的架子,十分亲热的道:“大姐儿这一阵不在家中,你几个妹妹都想念得很。”

  薛池笑着颔首,并不多说。

  二夫人讨了个没趣,只得走开。

  **

  太后坐在园中宝座上,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各家女子,实则心中已有几家人选。众多宫人私下里又偷偷观察纪录着众适龄女子的言行。

  小皇帝躲在假山腹中,从石缝中偷窥着,虽说还是小屁孩一个,但妻子这个重要的位置,也让他忍不住又兴奋又害羞又好奇。

  薛池和曹七姑、曹八姑挤在一处坐着,悄悄的耳语。

  荣恩公世子夫人领着个小姑娘在同人说话,曹八姑悄声对薛池道:“你看见没?那是我十一妹,今年正好就十一岁。”

  原先在曹家,因着年纪相差太大,薛池只顾得上同曹七姑等人说话,并没留意过这个十一妹,此时知道她是皇后人选之一,不由留神看去。见这小姑娘目光闪闪的盯着水榭台上的歌舞,却也竭力装出稳重沉静的样子,心中不由暗道:与小皇帝倒也相配,只是表亲其实不宜婚配啊!

  曹七姑道:“祖母倒并不想十一妹入宫,她说……”曹七姑迟疑了一下道:“已是烈火烹油了,倒不需再锦上添花。”

  薛池正是发愁近亲婚配的事,闻言连忙点头道:“正是正是,外祖母果然是有见识之人。”

  曹七姑又道:“可我母亲倒是满心满眼的盼着……不过祖母估着皇后大约要从三位辅政大臣家中挑选reads;。”

  薛池一听,大有可能,皇帝如今每日坐在龙椅上却只是听政做个摆设,太后为了拢权,与辅政大臣联姻是极有可能的事。虽不知未来皇后真实性情如何,总归不用担心近亲结婚了,当下放心了不少。

  一时轮到凌云上台,曹八姑忙打断了两人说话:“快看!”

  只见包括凌云在内一共八名女子,俱穿着水红色的舞衣,化着飞天妆,个个怀抱着琵琶上了台。凌云率先轻轻的拨了两声弦,珠玉一般的歌声幽幽响起,众人仿佛被牵入了一个幽渺之境,琵琶却突然一声急响,众人一个旋身,像花朵骤然盛开在水榭之上。

  曹八姑道:“她们竟是边唱边弹边舞!”

  一众舞女有如飞天一般在舞台上轻盈灵动跃动着,声声琵琶随着舞姿时而幽咽,时而激昂,间或有凌云曼妙的歌声响起,歌词顺应舞姿,舞姿贴合着歌词。

  众人只觉耳目一新,比起唱念作打的戏曲来更悦目动听不说,亦是更能雅俗共赏。

  因是薛池点了名的,太后也不吝让薛池高兴,特地唤了凌云前来赏赐了些金银布帛。

  薛池暗笑,心道凌云在太后面前也是露了脸的,寻常人再想欺辱她也得掂量一二,再说她回头就教唆凌云将太后赏的布帛裁成衣裳穿上,也好借这一身狐假虎威。

  一时她瞧见凌云退了下去,忙就起身找了个借口尾随而去。

  一路被人看见,少不得又说笑两句,等再走去时就不见了凌云一行人人影。

  薛池往前走了几步,正待放弃,便听得有人说话,似乎正夹着凌云的声音。

  薛池朝一边的宫人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因她已在宫中住了一段时日,是以宫人都认得她了,俱都听从。

  薛池走近了去听,只听有个女声道:“……凌云妹妹,看到你今日落到如此境地,姐姐也是心疼。不如——你去求求摄政王,自荐枕席,兴许他看在昔日曾与你议亲的份上,也会开口救你……”

  薛池心中一突,拨开枝叶,就见有三名做妇人打扮的年轻女子正围着凌云说话。

  三人俱都是衣着华贵,又想到今日到场之人,最低也是四品官员家眷。

  凌云并无一丝退怯,抬眼直视着说话之人:“钱夫人慎言,我不惧污名,然污了摄政王的名声,也不是夫人担当得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