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宝石(1/2)

加入书签

  小曹氏的仇人,别无第二家分号,非大曹氏伯夫人莫属。

  因赵知府来信说匪首落草之前乃是泰郡人氏,竟一下确认了指使之人是泰郡九江一带的口音,这也是阴差阳错了。又说出这指使之人身长不过五尺,体格矮短肥硕。

  融府中人心中一琢磨,大曹氏的母亲正是泰郡九江出身,她的陪房中有个管事叫周钱的,一向极少往府上来,但也不是没人见过,细细想来却正是这般身形。

  一时众人闭口不言。

  小曹氏却不肯放过,立时更衣到了碧生堂要请老夫人做主彻查此事。

  小曹氏私库失窃之事才了,消停了没两日,这又闹将起来了。

  小曹氏一口一个要报官,老夫人是压着不许的,她心中也相信大曹氏干得出这桩事来,但再怎么笃定,也绝不可能把这桩事揭露出来让外人看了笑话。

  不单小曹氏身边的人义愤填膺,薛池也是气炸了,想她被劫之时真是又惊又怕,还迫不得己杀了人,有心理阴影的好吗?当下拍着桌子道:“什么家丑不外扬?告就告了,只要恶人得惩,咱们便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又如何?旁人说得再热闹,一年半载也就过去了,也不少咱们一块肉,怕什么?”

  小曹氏拿个簪子,正用簪尾调着胭脂,闻言只挑眉笑了笑,并不抬眼。信娘正端了个红纹白玛瑙子进屋来,里头放着一碟子红彤彤的荔枝,她人在门口便听到了薛池的话语,却并不附合,只是低垂着眉眼走近,将碟子放到桌上。

  薛池眼角一瞥,见信娘的手居然有些发抖,使得碟子在桌上磕出了声响。薛池便一手握住了信娘的手来:“哎,怎么了?”

  小曹氏没抬眼,柴嬷嬷倒啐了一口:“她就是个闭葫芦,只会气得直哆嗦,却半句话也不会说。”

  薛池本来横眉竖目的,一下又笑开了,拉着信娘的手摇了摇:“好信娘,很不必这般替我着恼,我自会出这一口气,啊。”她的音质很清澈,比旁人多几分爽朗,微扬的尾音带着股安抚的意味。

  信娘听入耳中,看了一眼她璀璨的笑脸,便也抿唇笑了笑,缓声道:“……还是算了,别惹事……”

  柴嬷嬷的三角眼一横,搡了她一把:“我就看不得你这样的面人,什么叫算了?”

  薛池道:“正是reads;!憋气会得癌的知不知道?做什么贤良人?有气就撒出来,让别人不好过,自己才痛快了,自是身康体健了,最末才能取得绝对胜利!”

  小曹氏等人是早知她会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此际也忍不住问:“‘捱’为何物?”

  “呃——,一种无药可医之病症……”

  小曹氏蹙眉道:“莫非是无药可医,只得苦捱至死,是以为‘捱’……”。

  柴嬷嬷恍然大悟:“大姑娘可真会乱取名。”

  薛池哈哈笑着:“……要这么说,也可以。”心中却道:总算知道牵强附会是怎么来的了。

  小曹氏和大曹氏年底撕逼大戏,现在是小曹氏彻底占了上风,虽然老夫人不许闹到外头去吧,但在家中关起门来,那都是和颜悦色安抚小曹氏,横眉怒目冷暴力大曹氏的。

  融伯更是自当免费牛郎,日日以身体来安抚小曹氏。

  简直没有薛池冲峰陷阵的机会,薛池琢磨琢磨目前要紧的事,倒是替太后准备寿礼了。先前老夫人让薛池同府里的各位姑娘一起给太后绣个屏风,让薛池给推了,后来小曹氏借着让薛池单备一件寿礼引出私库失窃一事,闹到后头彻底把寿礼给耽搁了。

  不管怎么说,太后和小皇帝对薛池都不错啊,薛池想来想去,只得动用自己的秘宝了。虽说她的秘宝在现代不值钱,一堆玻璃合成宝石罢了,但带着它们穿越了空间,以物以稀为贵这个角度来说,怕是比真正的宝石还珍贵了。

  当下她回了房,让几个丫头在门外站着不许进来,自己到屋里将自己从现代带来的一堆物件给翻了出来,从中间挑出来一套蓝色的合成宝石来。这套宝石是多切面方形的,一套有七颗,最大的那颗有个麻将牌大小,其余六颗分成三对,大小依次递减。这原先就是从一条超夸张的欧美风项链上撬下来的,简直是闪闪发光。薛池又把之前收人家见面礼中几个赤金的首饰拿了出来,一起拿个荷包装了。再把其余东**回了原处。

  她揣着东西,领着几个丫头就要出门,到了大门口,就见个婆子笑眯眯的在门口站着,见薛池走近便福了福身:“老婆子见过大姑娘。”

  薛池看她一阵,认出是老夫人屋里服侍的,叫什么名倒不知道。

  倒是她身边几个丫头是做过功课的,青书这时就上前道:“刘妈妈这是要去哪呀?”

  刘妈妈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