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失踪(1/2)

加入书签

  信娘被薛池抱着,全身僵直。

  薛池却是慢慢平息下喘息,这才松开了信娘,拿帕子去擦头上的汗珠。

  实际上吧,薛池在房中各隐蔽处藏了数座冰山,有意将房中弄得阴阴凉凉的,此际自然是没什么汗珠的,不过是提前往自己面门上弹的水珠罢了。

  薛池做得惊魂未定的样子,抬眼一看,连忙道:“来人,来人!屋里太暗了,多点几盏灯!”

  外头人听见,连忙进来将几盏立式宫灯的灯罩取下,点着了灯再罩好。一时间屋中明亮起来。

  薛池假装不经意的打量着信娘,只见她木愣愣的坐在床沿,发丝有些散乱,脸上还有泪珠,十分凄然。目光往下一扫,落在她腰间系的汗巾上,一时心中明悟。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没往这个方向想的时候,事实摆在眼前也看不清,往这个方向想时,蛛丝马迹都能发现。

  信娘的汗巾是姜黄色的,边沿细细的秀着一圈黑色忍冬花纹,信娘是喜欢用这个颜色花纹的,她的绣鞋边沿上也常这样绣。

  薛池猛然就联系想起当时劫走她的那个山匪,他被薛池用折叠刀刺死之后,薛池曾去解他腰上的大刀,就在那时,薛池看见了他的腰带,也是姜黄色绣黑色忍冬花纹的。只不过薛池当时虽觉得这山匪一身灰扑扑的却有这么条精致的腰带,不免多看了几眼,却是从没联想到信娘身上来,竟如证据摆在瞎子眼前罢了。薛池又想起离城相会之时,自己历难脱险,信娘非但不见欢颜,反倒郁郁寡欢,如今想来,那也是因得知了心上人的死讯吧,还好薛池一直没透露山匪是自己所杀,不然信娘虽不爱说话,爆发起来半夜提刀把薛池给抹了脖子也不是不可能,那得多冤啊!

  薛池此时只觉身上寒意阵阵,越来越多的想起来小曹氏、信娘、柴嬷嬷的各种诡异言行。

  她从现代来,从小到大免不了有不愉快的事,但现代人相对也疏远、浮躁,大部份都摆在明面上了,像她父母,不要她这女儿那就是不要了reads;。还真没遇过这样当面百般关切,背后百般算计的人,一时竟生无路可逃之感,似被丝丝蛛网束缚。是以薛池并不开口唤醒信娘,只与她无言相对。

  好半晌信娘才回过神来,神情奇异的看着薛池。

  薛池心知言多必失,并不敢先开口了,只做出一副迷迷怔怔的样子。

  果然信娘问道:“姑娘做什么噩梦了?”

  薛池便攥紧了胸前的衣襟,语速缓慢,似一边思索一边道:“许是前儿伯夫人提及,我竟又梦到了当初掳我的山匪……”

  信娘终是按捺不住,急问:“他,他说什么了?”

  薛池按了按头,道:“当时他扛着我,被人斜里飞掷把匕首钉死,那血喷了我一肩……”说着她眼角偷瞄,见信娘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在梦里我又梦见了肩上这一团血迹,他就似一团黑雾,从这血迹中挤了出来,说什么这血迹是他往阳间的路,他要来看一看故人……”

  信娘听得巨震,目光异常明亮的盯着薛池的肩头。

  薛池这一番话纯粹瞎扯蛋,不过,再简单的谎言,只要受骗的人愿意信,那便能骗得了人。其实以前电视上公布骗子的骗术,有许多简单到不可思议,但上当的人前赴后继,大多是抓住了人的一个“贪”的心理。薛池此际便抓住了信娘这份“情”,果然信娘并不怀疑,一向温顺木讷的面上神情又悲又喜。

  薛池揉了揉肩头,抱怨道:“居然做这种梦,唬得我只觉肩上凉飕飕的。”

  信娘看了她好一阵才道:“不妨事,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喝些安神茶便好了……往后做了这样的梦,说予我听,我予你开解……”

  薛池喜道:“好呀,好呀,正是怕得很了!”

  信娘微微一笑,抬手理了理发鬓,又道:“莲夫人她最近事多,被伯夫人闹得不安宁,这些小事,你就休要与她说了。”

  薛池点头:“好。”

  信娘起身,对屋里丫环吩咐:“姑娘再做噩梦,只管去找我来,休要惊动了旁人。”

  青书看薛池一眼,见她微不可察的眨了眨眼,便应道:“是,信姑姑。”

  信娘一阵踌躇,终是离去。

  薛池也舒了口气,吩咐丫环们把冰山搬出去:“一下又凉得很了,只留两座,各人屋里都分一分,凉快凉快。”

  等她们俱都出去,薛池这才弯腰将搁在床脚处的手机捞了起来。

  这还是从前同学一起要讲鬼故事,为了增加氛围,在网上搜寻许久才找到的一曲纯音乐,鬼气森森指数排第一,薛池下载后也没有删除过,此刻又派上用场。信娘之所以这么快就信了,也有一半是被这音乐给吓的。毕竟这么小一个屋子,没半个人演奏,却有诡异音乐凭空而出,她没昏过去也是因为相信这鬼是她的“志哥”。

  **

  西窗下,一名男子正着白底绣银纹的直裰立于案前,他身姿挺拔,一手后负,一手正执笔书写,编着珠玉的银色发带正垂在颊边,将莹莹灯光折射于他的眼角,愈发显得那一段迤逦的眼线满是风情。

  忽一人在门边道:“王爷,十六有密报呈上。”

  他闻言搁下笔,半转过身来reads;。便有一人快步上前呈上密报,他展开密报来看,一时长眉舒展,嘴角微微一挑。

  **

  小曹氏总是面容凄楚,一半是在融府众人前的面具,一半是当真心中郁结。

  她怨的人很多。

  怨太后,虽然能冷脸以待太后,到底不能做些什么。

  怨当年陷害她私会融伯爷的宫中嫔妃,但其人早在太后的上位过程中香消玉殒了。

  甚至她对父母也有点儿怨,却也只能暗藏于心底。

  是以能真正摆在明面上怨的,也只有融家人,尤其是直接害她落入困境的大曹氏。

  她很清楚,融家能将个妾室关起来,却不可能将个主母关上十数年。甚至她暗地里毒杀了大曹氏,也必有人会替她将一切抚平,却不能将大曹氏如她一般关起来。

  可大曹氏如果一死了之,反倒是痛快了,却怎么能解她心中怨恨呢。是十七年的折磨,不是十七个月,也不是十七日。

  所以她要一步步来,让其惊惶惧怕,不可终日。

  如今见大曹氏神志混乱,她也终于稍解郁结。若大曹氏就这么疯了,她倒要好好留着她,让她活得长长久久的……

  这么一想,小曹氏唇角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来。

  融伯爷进屋,正巧看见,不由一怔。

  小曹氏并不收敛,微微移过目光去看他,这目光带着冷意。

  融伯爷走到榻边坐下,握住她一只素白的手,温柔笑道:“华莲,昨日可是吓着了?”

  小曹氏目露嘲讽:“吓着了,你又意欲如何?将这疯婆子关起来么?”

  融伯爷但笑不语,过了好一阵才将手落在她肩头,附耳低声道:“华莲,夜已深,这种时候,你要为了不相干的人与我置气么?”

  小曹氏心中冷笑:融进彰,你莫不是以为只消给我灌些*汤,便能使我再像当年一般听你调摆?

  ***

  薛池陷入了一种焦虑之中。

  经过她一日夜的分析,当时她随小曹氏学习,除了语言,别的都是一塌糊涂,很是上不了台面,这显然是离融家姑娘的标准有点差别的。小曹氏恐怕是想将她杀人灭口,一则可以栽赃大曹氏,一则可防她日后露出马脚。

  虽则她顽强的没死成吧,谁知日后小曹氏会不会又再拿她的小命做点儿文章?

  就这一日之前她还自鸣得意,一日之后,自以为的金大腿随时可能抽腿。所处环境也从鸟语花香变成了荆棘处处。

  就在此际,她萌发了一个念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如果继续待在融府,看着光鲜,不过是镜花水月罢了。努力讨好小曹氏?错在不是亲骨血,将自己的未来托付在别人飘渺的心意上是多危险的一件事。

  早前在那小院中她便想过出小院后看情形抽身不是么,只不过到了此处形势大好,竟是陷在富贵堆里忘了这一茬了。

  薛池这么一想,倒有了个目标:首先,要弄个户籍,其次,要多多的存银子。

  倒要向谁去打听户籍的事儿呢?她所认识的人,大多都是因小曹氏而得的,此番却是要避着了……唯有凌云和时谨倒可打听一二reads;。

  心念一转,便手书一封,遣人送去给凌云,又自换了衣衫,准备出门去找时谨。

  时谨盘下这间半日闲茶馆后并未做变动,许多客人甚至都不知道已经换了东家。

  薛池进去时,一眼扫见墙上挂的茶水牌子倒换了新的,由以前的木质换成了碧青的竹牌,不由多看了两眼。

  掌柜眼睛尖利,曾见过东家与这姑娘同行,早已经记在心中,只迎上来道:“姑娘来了,请上楼,东家正在楼上。”顺着她的目光一看,又道:“倒还是那些茶,不过添了几种元人爱用的茶水点心。”

  薛池奇道:“元人?”

  掌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