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时谨(1/2)

加入书签

  薛池不是没见过热闹。却没见过这样万众一心的热闹。

  无数人在耳边呼喝着:“踏平元国!”

  其气势汹汹——宝宝心里怕啊reads;!

  那一队元人使臣在禁卫的包围下,连反抗也不曾有,脸色灰败的束手就擒了。

  薛池从人缝中去看呆滞的摄政王,只觉他并不大像印象中的那个人,只远远的看不太真切。

  这一桩变故在三天内就传遍了平城,各种真相也众说纷云。

  最鼻子有眼的一种说法是元人与成国某势力勾结,绑了摄政王,用了金针封穴之术令摄政王浑浑噩噩,又用了凌零子母香来控制摄政王。这种香分子、母两部份,佩子香的人会在无意识状态下跟随佩母香的人。因此摄政王一直混在元人堆里没被人察觉。

  薛池觉得这种说法是有人有意传出来的,不然怎么连元人用了什么香都说出了名目?

  只这成国与元人勾结的势力就叫人浮想连翩了,简直是为太后和小皇帝量身打造的!

  薛池那是家生的太后皇帝党啊,妥妥的早就贴好标签了。

  以至于薛池在给老夫人请安时被融妙给鄙视了一脸。

  薛池翻白眼:神马玩意儿?!

  虽然平城正在继续戒严调查此事,城门紧闭,但紧接而来的中秋节是不能不过的。

  薛池也是皇亲国戚,宫中的中秋宴她自是不能缺席,宫中来了车马接了她入宫。

  薛池先见了太后和小皇帝,小皇帝较先前少了一分活泼,似乎一夜间长大了些。

  而太后依旧妆容艳丽,华服加身。非但不见颓然,反倒全身满是战意。

  太后见薛池来了,笑着拉了她的手:“我让人依着你的尺寸替了你做了两身宫装,中秋宴上就穿着罢。”

  等薛池见着这两身宫装,不由咋舌。看来太后不但要武装自身,就连和自身相关的人她都要一并武装起来。

  这两身宫装简直前所未有的漂亮,一套是湖绿色的,面料细腻而泛着柔光,裙摆上细细的缀着珍珠,看着就像月夜下的湖泊,反射着粼粼月光。

  一套是大红色,完全看不出织线,只是一团浓烈的红,绣娘将一根根尾羽绣得活灵活现,便如火凤临世一般。

  一套雅致清新,一套热烈张扬。

  薛池爱不释手,最末害怕太张扬了引人妒恨,点了湖绿色的。

  定了衣服,相应的首饰也一并送了上来。妆扮出来揽镜一照,薛池来了兴趣,让拿了脂粉过来,自己运用超时代手法上了个妆,一众宫人看了纷纷说是仙女儿下凡,捧得薛池飘飘然的。

  “表姐。”

  童音传来,薛池转过头来,见是小皇帝。

  小皇帝抿唇一笑:“表姐这样穿好看。”

  薛池不由被他笑得心中一软。

  如今正是风尖浪头上,一会宴会上不知要受多少眼刀,照薛池的想法,这次宴会不如装病避开去。

  现实并不会反转,这件事还真有可能是太后做的,并且她现在控制不住这盘棋了,不然的话,太后应该是轻描淡写,不以为意。而不是这样从头武装到脚。

  可是……总归她薛池沾过皇帝和太后的光,此时见势不好就闪人,成什么人了?总归不过是受点闲气罢了,也在一边替太后接个话,递个梯子,方不负小皇帝的一番情谊reads;。

  想到这里,薛池便笑道:“我也觉得不错,一会可要站得离皇上近点儿,多让人看看,免得锦衣夜行了。”

  小皇帝闻言,眼前一亮。生在皇家,他本就比一般孩童老成一些,此时自然明白薛池的意思。只因这阵子他见了许多表面更恭敬实则更疏远的态度,薛池这样的才更难得。

  及至入了夜,宫中花园点起千盏灯,照得如梦似幻,宫女们衣裙飘飘束手立于一侧,丝乐声幽幽响起,好一派景象。

  受邀宫中中秋宴的除了宗亲和外戚,另有朝中各重臣。一时园中衣香鬓影,低语轻笑。

  薛池并没去园中,只在畅音阁中陪太后皇帝看戏,只每有人到场,必要先来拜见太后皇帝,太后必要问上几句话后再令其退下,因此这戏并没看全,反复中断。

  忽然远远的传来一阵骚动,薛池循声望去,只见一群人面上带着笑,簇拥着摄政王而来。

  薛池偷眼看了看太后,见她果然笑容一滞。方才这些人一听可以退下,忙不迭的就跑了,如今却都团团围着摄政王奉承,太后面上怎么过得去?

  薛池又看摄政王,见他比周围人都高了一头,头上束着玉冠,身上披着件玄色绣金大氅,长眉入鬓,眼如寒潭映月,面部线条精致,神情略有些倨傲,缓步而来便引万千注目。便是薛池这样心有所属的人也由不得多看他几眼。

  薛池只暗中称奇,那日见他呆滞消瘦,竟这几日就养得丰神俊朗了?

  太后和皇上起身相迎,互相见过礼后,摄政王在另一侧的高座上坐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