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再相逢(1/2)

加入书签

  薛池艰苦非常的随着萧虎嗣翻山越岭。

  其间她怕融语淮被绑废了,求了情,让松开融语淮令他自己走。

  萧虎嗣发觉附近并无追兵痕迹,便也允了。

  等三人历经了月余,终于将要走洛图山脉时,除了萧虎嗣微染尘埃外,薛池和融语淮都如同花子一般,融语淮更是眼底发青,瘦得薄如纸片。

  此时关于对融语淮的处理就到了刻不容缓之时。

  带着他,他梗着脖子不配合,到了人群密集之处,手边拎个五花大绑的人也实在惹眼。

  丢下他,又怕他去报官。

  杀了他,薛池又坚决不许,直嚷嚷杀了融语淮她就不配合。

  萧虎嗣长刀出鞘,眼神一厉:“既不能杀了,那便割舌断手,让他报不成信便是。”

  凌厉的杀意瞬间高涨,将融语淮吓得退后两步绊倒坐地,此时那里还有半点清贵骄傲的公子哥模样。

  消防员薛池连忙使劲拉住了萧虎嗣的手臂:“别啊,别啊!我想想啊……”

  最后的结果是萧虎嗣削了块木板,将融语淮塞了嘴像个棕子一样捆在木板上,全身没一块骨头能动的。然后再在他身上堆满柴枝捆好,直接伪装成一堆柴。

  薛池觉得他很可怜,可总比割舌断手的好。

  薛池看了看萧虎嗣:“萧壮士,您这眼睛太惹眼了呀。”

  萧虎嗣盯她一眼,不吭声。

  薛池左看右看:“您剪一剪,用头发遮住吧reads;。”

  萧虎嗣点了点头:“好。你来。”

  人说男子头不可碰,但他自己都不介意了,那就上吧!

  “可没剪刀呀?”

  萧虎嗣把匕首递给她:“用这个。”

  薛池犹豫:“用剪子我能剪好,这用刀割,割不好您可不能怪我呀。”

  萧虎嗣嗯了一声,往一边树桩上坐下来,一副随便来,我不动如山的样子,只一双暗金的双眼从下往上直直的盯着薛池。

  薛池看了又看:感觉好像以前隔壁那条挪威那犬在等着顺毛?虽然它表现得再怎么驯服期待,但薛池见它一脸凶相就下不去手……

  用拆炸弹的态度小心的替萧虎嗣挑下来一把头发,用指头理顺,再捏着小缕小缕的去割。

  萧虎嗣默默的看着她,感觉到她的指头有时候会蹭到他额上的皮肤,凉凉的。

  薛池给他割出了遮眼刘海,虽是尽量给他割齐了,但毕竟不是剪刀,难免坑坑洼洼的不齐整。

  萧虎嗣摸了摸额,临水照了照,并没表示不满。

  做好这些准备后两人拖着木板沿着山道出山,找了户住得偏远的农家,花了点银钱求宿。

  薛池又向主人家买衣服,这家女主人正好新做了衣服,一看银钱够再做好几身的,立即便卖给了她。

  这一番洗浴过后换上了新衣裳,薛池只觉活过来一般。

  在这农家只住了一宿,两人拖着融语淮继续上路。

  薛池并不知到了什么地方,萧虎嗣简洁的对她道:“这是密河一带,我们去坐船顺着河过齐郡。”

  薛池看他一眼,试探道:“您……不写信给时谨了?”

  萧虎嗣向前走去,嗯了一声,留给她一个背影。

  薛池心花怒放,几步赶上去,边走边探头对他说:“对呀!给他送信这环节一旦出了差错,被他揪住,那便是自投罗网啦!”

  萧虎嗣看着她斜探到自己面前的脸:“我们从粟阳入周饶国……到了周饶国就放了你们。”

  薛池一怔,不自禁的想:到了周饶国他真的会放了他们吗?

  这么一想就立即忐忑起来,自己怎么就这么心大!怎么一日一日的在个绑匪手里还高兴起来了!

  她突然打了个冷颤:自己不是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居然下意识的信任他!

  呸呸呸,绝对只是因为她原本也是想逃离融妩的一切是非,想脱离这个身份,看到了机会,所以才高兴的!

  薛池忍不住敲了敲脑袋。

  萧虎嗣站住了看她,露出了个疑惑的表情,可惜长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眉眼,削减了他的凌厉和野性,也让人完全看不出他的表情。

  薛池心道:卧槽……居然看起来有点呆萌!

  #论刘海的重要性#

  萧虎嗣不得不开口问:“怎么了?”

  薛池呵呵的笑:“没什么reads;。”

  萧虎嗣沉默片刻:“我会放了你。”很平直没有情感的语调。

  却听得薛池想拍自己一巴掌!明明刚警醒自己他很危险呢,但他一说,还是觉得他很可信怎么破!

  连忙另起话题:“我估摸着不管什么地方,都会有些不守律法以造假谋生之人,一定有人会刻萝卜章,办假文书。”

  虽然不懂她为什么说要用萝卜刻章,但萧虎嗣还是颔首:“我知道了。”

  实际上他非常清楚这个世界的阴暗面,就是不明薛池一个世家小姐怎么也知晓这些门道。

  所以当他们走入这个小县城街头,迎面遇上一个敞着衣襟贼眉鼠眼的帮闲时,萧虎嗣便侧头低声:“跟着他。”

  薛池心里咦了一声,略有了些兴奋,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她发现萧虎嗣的跟踪并不像她在电视中看过的一样,一味的在后头缀着,被人瞧见赶紧脖子一缩躲在掩体后。

  如果一段路是直线,他甚至会带着薛池超过那帮闲走到前头,在岔路口站着作出和薛池商量的样子。等帮闲择了方向,他们便也大大方方的向前走。

  见薛池满面好奇的望着他,萧虎嗣简直不解释都不自在:“这样的帮闲都是地头蛇,当地认识的人多。我们鬼崇的跟在他后面,时候一长,被旁人看了去也会报信予他。”

  薛池长长的哦了一声:“所以大路朝天,人人走得。我们大摇大摆的走,甚至走到他前头,发现了也不过是正巧和他同路罢了。”

  萧虎嗣点了点头,隔着厚重的刘海静静的看她。

  两人终于把这帮闲堵到了他家中。

  李长发吓得脸色发白,他上无父母,下无妻儿,成天游手好闲,偶尔牵桥搭线做点上不得台面的活计,但他胆小,大点的事儿就不敢沾,倒也没惹过祸事,过得很是自在。

  这时被堵在家中,只以为自己做下的某些事发了,谁知那高个男人张口就道:“我们要办几样文书。”

  李长发回不过神:“啊?”

  “路引,通商许可。”

  薛池斜里插一嘴:“户籍!”谁知道以后有没有要用到的时候呢?一次到位!

  萧虎嗣明显的感觉到薛池对他的惧意减退了许多,便保持默然,任薛池上前跟李长发比划。

  李长发发觉不是仇人,居然是生意找上门,立即不抖了,详细的询问了两人的各种需求,端起架子来:“这个文书嘛,要造得以假乱真可不容易啊!”

  薛池嗤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