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重逢(1/2)

加入书签

  姚千却事前得了叮嘱,此时非但没让人收起武器,反而命令道:“备箭!”

  众人一阵动作,纷纷取下了背上负的弓,搭上箭直直的对着萧虎嗣。

  姚千再不用旁人喊话,自己驱马上前两步沉声道:“萧将军,还请止步,否则莫怪末将不客气了!”

  萧虎嗣一直冲到了队伍跟前才一勒缰绳,翻身下马,一柄长刀瞬间就往队伍中劈来。

  众人再无迟疑,手上弦一松,乱箭纷射。

  萧虎嗣有如一头野兽般敏捷灵活的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借着旁人的遮挡纷纷避过箭枝。

  姚千非常恼火,大喝一声:“结阵!”

  一队士兵立即将呈圆形萧虎嗣围了起来,前排执盾,后排执弓。

  “放!”

  箭羽齐齐向着中间毫无遮挡的萧虎嗣射去,他长刀一旋便将箭羽击落。

  薛池看得大惊,这样下去,萧虎嗣被射中只是迟早的事。

  虽然他武功高强,在众人的围攻下可脱身,但不代表他可以正面以一人之力击倒这许多士兵。他总是会力竭的,无法一直这样防御自己周身每一处角落。

  薛池立即要下车,阿福却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腰。

  薛池大喝:“你放手!”

  阿福喊道:“婢子的任务就是看好姑娘,姑娘要跟萧将军走的话,先杀了婢子好了!”

  薛池着急:“我只是去劝他回去!”

  阿福死死的抱住不肯撒手。薛池因在萧虎嗣处学了些简单招式,此时心一横,抬手就往阿福颈后一切,直把她击晕了过去。

  但谁知她刚一下车,就有两名士兵执长矛拦着她:“请姑娘回车上去。”

  薛池索性两手围在嘴上做个喇叭,大声喊了起来:“长安哥,你回去吧,我无妨的!”

  萧虎嗣猛然一抬头看她,眼中血气翻涌,看得薛池都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段时日以来,萧虎嗣在她面前气息和顺了不少,她倒是忘了初见时他满身勃发的杀意。

  姚千趁此机会喝了一声:“收!”

  就见一圈长矛从盾牌的间隙后击出,一齐落到萧虎嗣身上,交织成张密网架在萧虎嗣肩头,齐齐往下压去。

  众人合力,重逾千斤,要将萧虎嗣压得跪倒在地。

  然而萧虎嗣硬挺着站得笔直,连膝盖也不曾弯一下,只直直的望着薛池。

  为首的使臣是元国中书侍郎赵章,此时赵侍郎见萧虎嗣已经被控制住,这才缓步走过来相劝:“萧将军这是何苦。”

  萧虎嗣看他一眼:“我只是要护着她罢了。”

  赵侍郎声音略低,并不让所有人听见:“成国摄政王递了话来,要好生伺候,显见得薛姑娘此番去并非是吃苦的。”

  萧虎嗣看向薛池:“我只知道她自己不想回去。”

  薛池一怔,心中又羞愧,又内疚。她一见事不可为,很快就妥协了。却没想到有人在为她的意愿坚持。

  赵侍郎相劝:“萧将应该也察觉到了陛下的一片爱护之意,怎好为一女子辜负陛下的心意!”

  萧虎嗣一声不吭,再不言语。

  薛池叹了口气,对前头拦着她的两个士兵道:“他已经被制住了,你们放我过去,我只同他说几句话。”

  这两士兵往姚千看了一眼,见他点头,方才收起兵器。

  薛池便朝萧虎嗣走近了些,低声对他道:“长安哥,我多谢你一片心意。”

  萧虎嗣没有说话,只抿紧了唇。

  薛池道:“其实我如今,也想回成国了。”

  不止萧虎嗣,连一边的赵侍郎和姚千都露出惊异的神色。

  “当时一时冲动跑出来了,出来后,却还是惦念着家乡。平城山好水好又繁华,我回去也没什么不好的。摄政王他让我回去,总也不会害了我,少许不如意……我也想通了。”

  萧虎嗣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目光里露出些悲伤。

  薛池像心被人掐了一把似的。她说这些话,大半都是好让萧虎嗣安心放手的,但她也确实没有什么抗争到死的念头。看到萧虎嗣这样一个愿意抗争的人被她伤了,让她觉得自己仿佛做了十恶不赦之事一般。

  她低下头去,从荷包里翻出一张画纸来,伸手向萧虎嗣递过去:“这里画的是一种粮食,我知道海外国家是有的,种植这种作物,收产会比麦子强上许多,也适合旱地生长。元国不临海,但也可花银钱委托其他出海商人寻得此物回来种植。”

  萧虎嗣伸不出手来,一边赵侍郎却一把抢过了纸道,激动的问:“姑娘此言当真?”

  薛池只道:“也只是听说罢了。”

  赵侍郎兴奋之情稍减,然而还是宝贝的将纸张叠好收起,不管怎么说,也只是花银两试一试,若是真的高产又适合日常食用,却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萧虎嗣定定的看着薛池,突然道:“我知道了,你方才是说来宽我心的。是我无能,倒让你费心了。你放心,我现在虽带不走你,但我会想到办法,让他愿意放了你。”

  薛池一怔,顿生无力之感:“你好好的做你的将军……”

  话未说完,萧虎嗣已经抬手一拨,将肩头架着的长矛震落。

  姚千顿时戒备起来,又要发出指令,却见萧虎嗣转过了身去。

  原本皇帝就暗示不可伤了萧虎嗣,姚千自不会押着他不放,连忙挥手,士兵们便让开了一条路,萧虎嗣走到坐骑旁边翻身而上,回过头来看了薛池一眼:“你且等着。”说着一扯缰绳,扭转马头飞驰而去。

  姚千舒了口气,然而接下来的一路他仍是提防着,尤其夜间多派了人值夜,怕萧虎嗣杀个回马枪。还好再无情况,一路顺利的入了成国国境。

  薛池入了平城,立刻有融伯府的车辆事前得了吩咐,赶到宫门口接了她。她与元国使臣便在宫门前分别,自回了融家去。

  薛池一时摸不清这是个怎么样的安排,然而车马劳顿,也无心探究了,一路进了府去,回了自己熟悉的屋子。四个丫环青书、绛衣、重紫、叠翠都还在屋里眼中含泪的等着她。

  薛池大为怪异,不由问道:“你们竟没拿着银子回家去?”

  四人都哭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