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吵嘴(1/2)

加入书签

  不过数日,王府便遣了长史和官媒携礼上门提亲,双方互换了庚贴,算是拉开了繁琐的六礼流程序幕。

  在这个过程中薛池能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忙的都是别人了。

  时谨并不避讳,有了闲瑕仍旧接她出府去游玩,甚至他还带着薛池去进行了一次冬猎。

  这一日又接了薛池去北诚伯的冰雪园看冰雕。

  北诚伯家的这座园子每年都能引贵人一顾,因此他们家就算并无什么出色的人才,但也并没被人忘了去。就因为这,家里长年养着些工匠,每年冬里冻好了冰,做成各种冰雕和冰灯,把个冰雪园装扮得有如水晶宫一般,也算平城冬日里最有名的一景。

  在去的路上,薛池就在摆弄她的黄铜小箱——这得来的可不容易,好说歹说时谨才肯还给她。但令她惊奇的是,时谨居然没有破坏箱子上挂的密码锁。

  她抬眼看时谨,见他斜眼看着箱子:“打开来让我瞧瞧你的嫁妆。”

  薛池迟疑了一下,终是对上了密码,锁头啪的一声就开了。

  时谨目中微露思忖的神色,从没人见过这种没有钥匙孔的锁,捏碎了虽然容易,但他也并没有觊觎一个小丫头的东西,当时不过是逗她才扣着的罢了,是以倒也没强行打开箱子。

  如今看来,这锁的技艺确实非凡,不知池儿的故乡到底是何种地方呢?不期然的,他突然想起她曾经说过的,她梦中的那个世界。

  正想着,薛池就已经掀开了箱子。

  里头鼓鼓两扎油纸包着的银票,一荷包玻璃宝石,一个钱夹子,一个手机,一个led灯,还有许多她攒下来的头面。

  时谨一伸手就拿了她的手机,看了一阵道:“这就是那个会唱歌的小匣子?”薛池吓唬信娘那晚,正有影卫在屋顶看了全程,时谨却是只闻其名了。

  薛池点了点头,拿过手机非常怀念的磨挲了一阵,笑嘻嘻的按了开机键,准备震一震这个土包子。

  白光一闪,一只卡通兔子在屏幕上朝人送飞吻。

  时谨面上神情不变,但是双目一缩,薛池这些日子对他的面部表情非常熟悉,自然是看得出来他受到了震动。

  时谨揽着薛池的肩,俯身去看。

  薛池指着右上角的电池对他道:“只能给你看这一次啦,你看,这里有三个黑色小点,代表,呃,就和银丝炭差不多啊,每一次用它,就像在烧银丝炭一般,等这三点儿烧完了,这个小匣子就再也看不到画影,听不到声音了哦。在我的故乡还能补充,在这儿可真是没处找去。”

  薛池打开了相册,很郑重的给他介绍:“这是我祖母的画像。”

  薛池举着相机,将自己使劲的依偎在时谨怀中,对他道:“笑一笑。”

  时谨不动声色,白光一闪,薛池已经给两人照了张合影。她拿给时谨看:“呶,就是能这样,非常非常迅速给人画像,看——你都没笑。”

  时谨拿过手机,盯着屏幕看了半晌,除了小了点,完全和真人一致,神情永远定格在那一刻,画像上他的神情虽然平静,但嘴角却是略有些不自然的紧绷着。

  薛池又拿过来给他放mp3,《飘洋过海来看你》,电子合成乐声配着绵甜的女声,仿若琴师歌姬就在眼前表演。

  她满意的看着时谨神情果然不如平日自如,又叹了口气,伸出手指去准备关掉手机:“可不能把这银丝炭耗光了,将来想我祖母的时候可就看不到了。”

  “莫忧心,其他人会照料好她。”时谨抬手摸摸她的头。

  薛池低着头,手顿住:“她早就过世了……我唯一的亲人呢。”

  时谨微微一怔,然后立即抬手将她紧紧的搂在怀中:“池儿……”,

  薛池把脸贴在他胸口,环抱住了他的腰:“许久以前的事了。”

  时谨轻声问:“池儿的故乡,便如你和我说过的那个梦么?”

  薛池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这样的神乎其技……有那样能日行万里的铁鸟,到此处来该也并非难事,为何我等却从未见过呢?”时谨一边轻轻的顺着她的发丝一边问。

  薛池自他怀中仰起头来,露出个笑容:“自然是离得太远,不止万里,铁鸟上装满了银丝炭也飞不过来啦。也只有天地才有此莫测之力,能将我卷过来。我从前,可也从来未听说过有成国。”

  时谨看入她眼内:“你想回去?”

  薛池微怔:她想回去?怎么会!她已经没有亲人了,在此处科技文明虽然跟不上,但只要有银子,享受方面也不差多少。最重要的是,与她相爱的人在此处……再说想也没用,不可能回去。可是,为何她心中有点空落?

  她哈哈一笑,不再去细想,只瞎掰道:“当然想回去!你是不知,我的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