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傻样(1/2)

加入书签

  或者他以为她问他这个,是催他出门去干活赚钱?

  这男人的脑袋回路,简直了reads;。

  再说他喝的那药根本不是治外伤的,而是那天圭贤抓回来原本是打算给‘失忆’的她喝的。

  现在既然失忆的人换成了花默,本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打算,青色就干脆让他煎了自己喝了。

  不过事实证明,那天那位郝大夫,实在不算什么‘好’大夫,分明就是庸医嘛!

  这药都喝五天了,花默也没想起半个字有关那天发生过的。

  想到这个,青色就只有两个字——闹心。

  “上什么工,脑袋没好之前,什么都不许去做。把外伤养好了再说。咳咳,那个药也别喝了,明天我们换家医馆,重新找个大夫看看,给你开点别的对症的药。”

  “娘子,不用了吧,我真的没事了,一点都不疼了。”

  “听你的还是听我的?”青色顿时眼眉一瞪,没好气的问。

  花默脖子一缩,下意识地就赶忙点头,“听娘子的,我什么都听娘子的。”

  ……

  青色真想问他:你能不能出息点?好歹也是个男人啊,被女人这么吼,也不知道反抗一下?

  难不成以前他们夫妻相处也是这样女强男弱的?

  青色觉得她好似真~相了。

  可纵观原主因为失~身竟然寻死了的懦弱行为,怎么也不像是在家里能狠得出来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