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一山二帝三圣四季宫(1/2)

加入书签

  青色和花默本来就走进布庄没几步路,一开始两人都没注意到门外绿绿和这对师兄妹的‘互动’。

  凑巧是花默跟在青色的身侧,发现进门左首上方的一匹料子的颜色和花样,正好是自家娘子喜欢的青色,便侧身想要叫伙计去拿。

  就这么很正好的看到背对着他的那位黄衣女子,抬手似乎正要对他家绿绿做什么,被她身旁的男子给阻拦住了。

  他微微松了口气,想着可能是他们两人正在说话,正好是对着绿绿的方向,并不是那女子要对绿绿做什么偿。

  可随后他见到绿绿对着那男子打了个喷嚏后,那女的抬手的动作就太明显了reads;。

  这下花默有点急了。

  顾不上布料,一个转身就往外去。

  青色一回头见花默说也不说一声就往外冲,哪还不知道肯定是有事了,便也赶紧跟了上去。

  这不一跨出门槛,就正好看到绿绿充满鄙夷和傲娇的小眼神,脑子一炸,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蠢货惹祸了。

  知道归知道,对外,她又不蠢,哪里会主动认自己的绿云兽有问题,正好那女的还抬着手腕,于是,就有了人还没到,那声质问的断喝就先一步叫了出去。

  如此一来,那两人僵住了。

  周围的人本来就有些在看热闹了,再听到青色的这声喊,更是把目光炯炯地都落到了那对师兄妹身上。

  不刻意显露修为的话,凡人是看不出对方是否为仙师修士的。

  而这对师兄妹为了显示低调,这些日子都并未刻意打扮的和寻常人有什么不同。

  虽然身上的衣着不菲,看着就是富贵料子,但是凡人里富家公子小姐的也不要太多,穿两件好衣裳不代表什么。

  因此,除非他们俩现在显露各自的身份和修为,不然的话,这些围观百姓,可不会因为他们穿的衣裳比青色花默夫妇穿的好,就站在他们一边。

  相反,在他们看来,穿着这么好衣裳的两人,居然和一头最低阶的拉车的绿云兽过不去,实在是太跌份了。

  尤其是人家绿云兽的主人还不在的时候,这个行为有点太出格啊!

  这位师妹都快要气疯了!

  这些平民是什么眼神?鄙视她和师兄?

  有没有搞错?她堂堂金丹期的女修,谁见了不恭敬地叫一声仙子?

  却没料到,今天居然要因为一只蠢笨的绿云兽,被一群没有灵根的凡人鄙视,真是……

  偏生这个时候,她和师兄都已经不能在凡人面前暴露身份了,原因还是那句老话——丢不起那个人啊!

  只好把满腹的愤懑,都冲着青色来了,“这绿云兽是你家的?”

  两人这一转身回头,青色见了也忍不住心中赞叹,这对男女好相貌!

  飞快地注视间,她也看出了自己和花默和他们两人,是两个阶层的人。

  弄不好这对男女有可能还是修士,毕竟若单是富贵人家出身的话,那种含而不露的气息可就太不寻常了。

  可那又怎样,这个时候可容不得她装怂后退。

  因此闻言,青色非但没有露出半分神色,反而眉眼一挑,很不客气地反道,“绿绿不是我家的,难不成还是你家的不成?”

  “你这妇人怎么这般与我说话?”

  “嚯!这位小姐,我还没问你呢,你无端端地抬手可是想要打我家绿绿,我家绿绿好端端的乖巧的站在布庄外,哪里得罪小姐你了?你居然要趁着我们主人不在的时候打它?”

  论嘴角活络,青色哪里会输?好歹也是谈判桌不知道上过多少回的人!

  “乖巧?你这只蠢兽朝着我和我师兄喷口水鼻涕,这也算乖巧?”

  “师妹reads;!”

  当师兄的一听师妹被气得,说出上面那句话,就知道不好了,赶紧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听到这话的青色夫妇,以及围观的群众,脸上都露出‘你好无语’的表情。

  “我说这位小姐,你这算不算是强词夺理,没事找事?我和我相公进布庄买东西,让我家绿云兽在外头等着,它一直站在那里没错吧?别说打喷嚏是大多数兽的习性,便是我等人类,亦或者是法力高强的仙师们,也不能说永远不打喷嚏啊,是不是?”

  围观一干群众,马上变身最配合群演,一栩地点头。

  青色满意地又道,“看,既然咱们人都避免不了打喷嚏,又更何况我家绿绿只是一头低阶的绿云兽了。”

  “它站在我让它站着的地方,打了个喷嚏,你就要打它,还有没有天理了?”

  “你少跟我来这套,它只是打了一个喷嚏吗?它打了两个,一个冲着我,一个冲着我师兄,你这只绿云兽就是故意的。”

  “师妹!你住口!”

  身为师兄的人,额头都满满黑线了。

  自打结婴成功后,他还从没一刻觉得这么囧过,平日里师妹虽然有点小任性,却绝非此刻这般刁蛮和不用脑子的人。

  这几句话,他在旁边听着都觉得跌份到丢人,亏师妹还全无所觉,再让她这么说下去,便是他们修士的身份今天不曝光,他都觉得以后没脸见人。

  赶紧打断喝止住了师妹的话,然后立即对着青色和花默一拱手,“这位郎君和夫人,抱歉,我师妹今天有点心情不好,所以迁怒了,真的不好意思,还请见谅!”

  “师兄!”

  当师妹的人似乎没想到自家师兄会因为一头低阶畜生,向凡人赔礼道歉,不由面露错愕震惊之色。

  若他们不是修士的话,青色可能还不愿意就此熄火,可既然怀疑他们可能是修士的话,她本身又是个外来灵魂,生怕被人发现不对。

  现在这个男子出面道了歉,青色便也有意顺台阶下。

  闻言,面色便是一缓,“罢了!既然这位公子如此说,所幸我家绿绿也没受到实际伤害,便算了,您二位走吧!”

  “你——”那位师妹分明不愿意,却被师兄一个严厉的眼神给愣生生地阻住了刚要出口的话。

  “多谢这位夫人。在下姓阮。这个荷包里的东西,便算作赔礼吧。”

  说着,这位阮师兄就凌空把一个素色的荷包,恰好的落到了花默的怀中。

  花默手忙脚乱的赶紧接住,愣住了。

  青色也有些意外,“阮公子,赔礼就不用了,算是个误会,双方都无损失,还请把荷包收回去吧。”

  “是啊,这位公子,荷包还请收回!”

  花默可没阮师兄那个本事,随手一丢就能把荷包丢到人家手里,便上前几步,亲手要送回那个荷包。

  却见阮师兄飘然一笑,后退了两步,“应该的,虽然是误会,却总也是我师妹说话太没礼貌了,荷包里的东西不值什么,就是一个歉意,两位只管收下,后会有期reads;。”

  说完,他便转身而去,那师妹虽然还是有些不甘心,可自家师兄都走了,她也只得愤愤跺了跺脚,也快速地走了。

  临走前都没忘了深深地瞪了一眼青色。

  换了旁人,被她这么‘饱含深意’地瞪了一眼,少说也要打个寒颤之类的,毕竟对方是个金丹修士。

  然而,青色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位女修的那个眼神所含带的锋芒,一接触到青色的身体,就自动自发的被吞噬和化解了个干干净净。

  所以,身为当事人的青色,完全不知道,她于无声无息中,就避开了大病一场的危险。

  还以为刚才那女修的眼神,就是恼怒和不甘的瞪她一眼罢了。

  哪里知道人家睚眦必报,暗暗下了一次报复。

  当然,碍于修士修心,不能平白无故就害平民的关系,那位女修倒不会要了青色的命,只不过是想让她重病一场,解解今天师兄居然替她向青色低头的恨而已。

  不管怎样,这莫名其妙的师兄妹走掉之后,青色和花默也没了继续逛布庄的心情,干脆就重新上了绿绿的背脊,直接奔着兽粮市场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