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她就是一个大写的BUG(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七章她就是一个大写的bug!

  这声大叫,吓的青色的手一抖,差点没把那块他口中的灵石,直接给扔到地上。

  “圭贤,哎,你做什么?偿”

  都没来得及骂他,就见他已经一个箭步上来,飞快地把她手中的石头,给抢到了自己手里横看竖看了撄。

  花默也上前,与青色一起定定地看他。

  “竟然真的是中品灵石!我没有看错!”

  圭贤对他们夫妇二人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全然不见,只是目光专注地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都贴到那块石头上去。

  口中还神叨叨的嘀咕个不停。

  青色窘然地看了看花默,轻声问,“圭贤他这是怎么了?看着像是不太正常了的样子。”

  “公子他是太惊讶了!刚才那位阮公子竟然随手给了块中品灵石当赔礼,娘子,看来那位阮公子和他的师妹,应该不仅仅是富家公子小姐。”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二人很可能是大派名门的仙师子弟。”

  花默一开始听到中品灵石的字样时,也惊讶,这会儿已经完全淡定下来了。

  毕竟他从来不是贪心的人,这块中品灵石虽然稀罕,却也不是他们夫妇主动索要的,是人家非要给的。

  有也罢,没有也不影响他和娘子过日子。

  因此,短暂的激动过后,就恢复了平淡心情。

  “噢!”

  青色比花默的反应,更淡定。

  毕竟比起花默现在的猜到,她之前就已经猜到了。

  只是没想过那个姓阮的师兄,会给一块灵石做所谓的补偿。

  想到这个,她心一动,低头就问,“花默,中品灵石很值钱吗?”

  “肤浅reads;!这可是一块中品灵石啊!你怎么能用世俗的银钱来论她的价值呢?你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这么没常识!”

  这个时候,终于找回了自己的理智的圭贤,一回神就正好听到青色的话。

  立马就没好气地给了她一个鄙夷的眼神。

  “公子!”

  听到圭贤又用这种口气对自家娘子说话,花默冷静地叫了一声公子,以作提醒。

  “呃,阿默,得,我错了!”

  圭贤无奈地转头就再认了个错,然后果断地闭上自己的嘴。

  想着以后有阿默在,他可要记得对青色这女人多多忍耐一点了。

  手上却动作不慢的把那块中品灵石,又塞回到了青色的手中,“喏,还你!”

  “你不要?”

  青色疑惑地看他。

  “我要干嘛,又不是我的。我只是难得见到中品灵石,所以稀奇的看一下而已。”

  “你要的话,送给你好了。”

  青色笑眯眯地说着,又把白~嫩的手掌摊到圭贤面前。

  圭贤却不看她手中的灵石,反而戒备地看她,“你想干嘛?”

  “没有啊,我就是看你挺稀罕它的,好心送给你啊!”

  “可别,我一点都不稀罕,你还是和阿默自己留着吧!”

  圭贤赶忙摇头,被这个女人接连坑了两三回了,还学不乖,他也实在是太笨了。

  再说了,中品灵石虽然稀罕,毕竟对修士们更有用一点。

  对于他们凡人来说,又没有灵根,根本吸收不了灵石里面的灵气,再高品质的灵石,到了他们的手里,也无非是用来换更多一点的银子。

  或者偶尔胆子大的话,或可从一些草根出身的仙师们手中,换取一些对凡人有用的延年益寿,或强身健体类的丹药而已。

  而这两种东西,对目前的圭贤来说,都不算难弄到。

  他又何必要拿青色的灵石,还活生生的要欠她人情。

  “你真的不要?”青色一挑眉,“那好吧,不要拉倒,我们自己留着好了。”

  “话说阿默,既然活鱼在平阳城是这么稀罕的东西,一定是很贵的,这块灵石如果用来买吃的鱼的话,可以买多少啊,能不能让我吃上两个月?”

  “娘子你想用灵石来买鱼吃?”

  花默一愣,“不用的,娘子要吃的鱼,自然有我给娘子买回来,才不用花别人的灵石。”

  “傻啊你,什么叫别人的灵石,这是姓阮的赔给我们的,既然到了我们的手中,那就是我们自己的。”

  青色青葱玉~指没好气的就点了花默的脑门一下,“昨天和你说的话,又白说了,人要学会灵活变通啊,送上门的灵石,不要白不要啊!”

  “可是——”

  “还可是?你就说说能买多少鱼就是了reads;。”

  “只买普通的鱼吗?”

  “当然了啊,你不是说其他好多鱼都比多美鱼美味,还便宜吗?我又不傻,难不成还让你买多美鱼那样的鱼啊!”

  “那应该能买很多很多,足够娘子你吃上好几年都有余的。”

  花默默默地算了下后,很老实地回答道。

  “真的?哇!居然可以吃上几年吗?看起来这中品灵石真的很值钱啊,比那个灵珠还要值钱啊!不错不错!”

  青色一听这个回答,眼睛都亮了。

  几乎立即,她就拍了拍绿绿的脑袋,夸奖道,“绿绿,主人我原谅你之前闯祸的行为了,看来你无意中还算做了一件好事嘛!”

  “真的真的吗?喔!好激动哟!主人夸奖伦家了呢!哎呀呀,好幸福啊!绿绿是最幸福的兽了!”

  绿绿听了那叫一个激动澎拜啊,四蹄不由自主地就在原地蹦跳了起来。

  喉咙口发出长长的欢~吟嘶叫,说的正是上面的话。

  只不过能听懂听到的就青色一人。

  圭贤和花默看到的只是这只有点奇葩的绿云兽,因为青色的这一句夸奖,就原地乱跳乱叫的样子。

  “阿默,你家这只绿云兽这是——听懂了青嫂子的话了?”

  应该没这么聪明吧,这可是只低阶绿云兽,不开灵智的。

  “咳咳,不,不是,绿绿它,它就是偶尔有点太,太活泼了而已!”

  可怜的花默,长这么大,还真没说过几回谎。

  尤其是对着圭贤这个好兄弟,他更是浑身不自在。

  可偏偏绿绿的事情,他又和娘子说好了,一定是要保密的。

  所以也只有对不起公子一点了。

  圭贤倒是一点都没怀疑花默撒谎,闻言,只是赞同的点头,“嗯,这么看起来,倒的确是有点过于活泼了。听嫂子的意思,这块灵石来得还是有缘故的?”

  “嗯,我陪娘子去布庄买衣料,绿绿在布庄门口打喷嚏把口水喷到人家一对公子小姐的身上去了。那位小姐要打绿绿,被我娘子看见了……”

  “然后那位公子便替他师妹道了歉,送了这个荷包做赔礼!倒是没想到里面装的竟然会是灵石!”

  圭贤听了瞠目结舌,看向青色的目光,如同看怪物一样。

  “你,你没事吧!”

  “为什么这么问,我能有什么事?”

  “不是,我是说,那对男女竟然能这么轻描淡写的拿出一块中品灵石给你做赔礼,那显然是来历不凡,弄不好根本就是高阶的仙师了。”

  “嗯,那又怎样?又不是我主动问他要的,是他自己非要给的啊,我还让花默去还了,他不拿,怪我咯?”

  “不是,青色,我的意思是,对方很可能是有什么缘故,所以低调的装作凡人,在城中行走,你就这么的对上他们,真的好吗?”

  圭贤忍不住担忧起来reads;。

  他更想问的其实是,她确定对方不曾察觉到她身上发生的异常吗?

  青色这一刻奇迹般的领会了圭贤的意思,仔细回想了一下,摇头,“我觉得问题不大。”

  “你一点没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好的?”

  圭贤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他开这个羡鱼楼后,也算是经常接触修士的凡人类型了。

  他深知很多的人踏上修仙之路后,便已经不把凡尘俗世的人太看重了。

  而且大多数的修仙者都性情不是太好,一个不虞,凡人就有性命之忧。

  青色的绿云兽对着人家打了喷嚏,人家没灭了她的兽,还给她们两夫妻送了块中品灵石当赔礼,圭贤怎么看,都觉得事情不对。

  太不符合常理,也太颠覆了啊!

  这个没常识的笨女人,不会是被人在身上下了后手,还乐颠颠的全无所知吧?

  花默听了这话,却紧张了,“公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那阮公子和他的师妹,会对我娘子做什么吗?”

  “我想起来了,那位阮公子的师妹临走前,好像很愤怒地瞪了我娘子一眼,公子,那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毕竟她们可都是仙师啊!”

  花默一回忆,就想起了这个细节。

  这般一说完,后背冷汗都急出来了。

  圭贤听了,也面色一敛,“青色,阿默说的是真的吗?那位女修临走前曾经深深看了你一眼?”

  青色点头,对他们两人兴师动众的神色,很不以为然,“好了,紧张什么啊!不就看了一眼吗,是能看掉一块肉,还是能看掉半条命?别自己吓自己,兴许人家就是不甘心的瞪一眼而已,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你这个没常识的女人!真,真是气死我了!你道你面对的是什么人?有可能是金丹期的仙师,那能是一般人吗?”

  圭贤这下也顾不得花默还在旁边,顿时就忍不住骂她。

  他就知道,好端端的阿默他们手里竟然会有一块中品灵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