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霸气的小刀(1/2)

加入书签

  “怎么我跑来做什么,还要经过你同意吗?这里可不是刚才的大街上,你的牙尖嘴利可没有用!”

  虽然答应了师兄不再做额外的事情,但是既然在这里冤家路窄的碰上了,不说点什么,也不是她的性格。

  青色就知道,女人的报复心是最重的撄。

  她虽然有心退让,可若是对方执意寻她的茬,光是忍怕是无济于事偿。

  “这位小姐,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先要打我家绿绿在先,我不过是与你理论一番,你莫不是还要从街上追究到这里不成?”

  “之前来楼里的路上,我和我相公也把你师兄,那位阮公子给的荷包,给这里的掌柜圭贤公子看过了,他说令师兄居然给了一块中品灵石当赔礼。”

  “我们夫妇自问不曾要过赔偿,令师兄非要给,原以为是一些银子之类的,不曾想到,居然是灵石,想来两位应该都是修士了!”

  “我且还是称你为小姐,不是惧怕你女仙的身份,只是与你站在同等的位置,论一论事情的短长。”

  “换了布庄门口的你是我,你会如何做?”

  青色这番话,句句说的缓慢而平和,并未抬高声音显得犀利,却也没有因为知道她修士的身份,就显得怯懦。

  只是神情正色,修眉敛目,全然就事论事的平实。

  秦师妹也被她说的有点发楞。

  她骨子里就没经过什么历练,从小在一群修士们的教导下长大,听到和谈论的最多的就是有关于修炼的事情。

  想要什么,也几乎抬手开口就有,哪用得着这般和人论口舌?

  稍有不如意,发顿脾气,也自有比她年长的师兄,亦或是长辈替她解决麻烦。

  这种种就造就了她娇蛮不通人情世故的天性。

  现在,冷不丁地被久经考验,人情练达,又口齿极为灵活的青色这么一说,光论理,她还真的找不出反驳的话。

  自然而然的就被噎傻眼了。

  “喏,这块中品灵石还你!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普通小老百姓,可消受不起。本也是要还阮公子的,只是不知道到哪里可以寻到你们,既然这么有缘的在这里又碰上了,给你也是一样的。”

  青色说话间,已经不着痕迹地从储物镯里,把那块中品灵石又偷运了出来。

  脆生生地就递到了秦师妹面前。

  目光也极为坦诚和直愣地看着她,似乎一点都不害怕她会对她报复一样。

  秦师妹再次傻住了,下意识地反问,“你不要?”

  青色哪里是不要,她要啊!

  要是没看到秦师妹的话,或则不是在这里狭路相逢的话,进了她口袋的东西,想也别想她会拿出来啊!

  可这不是看着这女人本身就暴脾气,不太走寻常路吗?

  为了最大程度保护自己人身安全,不得不忍痛拿出来,做出大方的要还给她的样子。

  “对啊!我不要!本来也没有多大的事,阮公子也说了是个误会,我家绿绿不会故意冲着你们打喷嚏,我相信这位小姐你都已经是修士了,还会故意针对我家那只笨笨的绿云兽。”

  “你固然态度不好,我想了想,我在布庄门口也反应有点过激了,所以大家都有点错啊,算是个误会!”

  “既然是误会,阮公子也代表你道了歉,我们就算说开了,还收这么贵重的灵石就不该了,所以还给你。”

  “嚯!真没看出来啊!我说你不会是害怕我对你做什么,所以故意在这里对我示弱吧。又或者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不追究你让我在大庭广众下丢脸的事情了?”

  秦师妹一开始,的确对青色的这番言语招数,有点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可这会儿经过一番思索,已经回过点神来了。

  觉得这女人真狡猾,这分明是拿话在忽悠她呢!

  她觉得自己这么容易被糊弄?

  顿时,脸色就沉了下来。

  而青色一见她这模样,暗叫不好,可装b都已经装到这份上了,要是这会儿露出心虚之色的话,只会更糟。

  因此,就算是被看穿了意图,她也要表现出,一派坦然的,纯属对方在阴暗心理的样子来!

  顿时,面色一敛,更加正色道,“你是修仙者,你要对我区区一个凡人做什么,我也阻挡不了你,更不会害怕。你请便就是。但请不要在人格上侮辱别人。”

  青色想,如果有面镜子的话,自己此刻的模样,一定超级无敌玛丽苏加白茶婊般的正义。

  不过没办法,谁让她武力值等同于渣渣。

  如果这个表面‘正义’‘纯洁’‘善良’的大旗,都不竖起来的话,以面前这个女人比针眼还小的心眼来看,她绝对会把自己虐的惨惨的。

  “你——”

  秦师妹气急,随后又嘲讽地笑了一声,“行啊,本仙子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死!”

  说着,手就猛地伸了过来,似是有意给青色造成惊恐,明明动作很快,却又能让青色看清她每根手指的曲线。

  简直如同电影里的慢动作分解一样。

  眼睁睁地看着那只白~皙优美的手,就这么紧紧地掐到了她的脖颈间,而她却别说躲,连最基本的想要动一下,都做不到。

  立即,青色就感觉到了窒息的痛苦,如同潮水一涌而来,把她没顶。

  手中的灵石,‘噗通’一声滚落地面,她的双手本能的抓向秦师妹的手。

  双目死死的瞪着她,宛如要把面前这个该死的女人千刀万剐了才好。

  前一次莫名其妙的死到了这个时空,她根本不曾体验过真正死亡来临一刻是什么感觉。

  所以她一直以为她是不怕死的。

  但是,现在,窒息、剧痛、眼眸充~血后造成的强烈的视网膜扩张,都令她有了种深深地恐惧。

  却原来再多的勇敢,都只是她的自以为是。

  人类在面临死亡的最后一刹那,都是极度害怕并想要求生的。

  只是她还有机会吗?

  都说修士杀人,比天打雷劈还要爽落,后者好歹还能留具焦黑的尸体呢!

  但是修士们却是能把尸体,化得连灰都不会剩的。

  可怜的花默,那个笨男人,她怕是再没有机会对他好了。

  最可恨的就是那把破刀了,明明是它把她带过来的,现在自己都快要被人掐死了,这把破刀怎么不飞出来,把面前这个该死的女人的手给剁了?

  彻底陷入无边的黑暗前,青色似乎听到了一声凄厉无比的尖叫声,“啊——”

  然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已经无力睁开眼睛去看了!

  所以她不知道,就在她那强烈的咒骂小刀的情绪刚结束,一道耀眼的青光,就猛地从她体内飞出。

  然后在秦师妹完全没防备,也根本闪躲不及的光速间,便切断了她整只还掐在青色脖颈上的右手。

  那声惨叫,就是秦师妹在猛地看到自己的断手,落到地上后,发出的凄厉惊恐的尖叫。

  青色的身体,因为失去了她的掐提之力,已经摔落到了地上。

  也同样是在青色光芒飞出青色身体的瞬间,那一股宛如透天而来的霸道强横气势,几乎划破长空。

  别说羡鱼楼的后厨这点防君子难防小人的迷幻阵了,便是整个平阳城的主城防御罩,都跟着动荡了一下。

  顿时,就惊得无数元婴大能,离地而起,飞凌半空。

  而本来就在羡鱼楼内的修士们,就更别说了。

  那股气势爆出的瞬间,几乎所有人心头都重重一凛,有如万钧山峦直压而下一般。

  虽仅一臾,已经让无数人变了脸色。

  其中脸色变得最难看的,就当属路笙和红衣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喊了一声,“不好!”

  然后顾不得隐藏修为,倏地一下,就朝着那股气息爆出之处,疾射而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