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我记住了(1/2)

加入书签

  可怜路笙这番有力的宣告和威慑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飞快地朝着这里直奔而来。

  然后就见一个还穿着一件偌大罩衣的男人,一脸惊慌地大喊着,“娘子——娘子——”

  待看见地上的青色之后,他脸都变了撄。

  完全就像是没看见还站着的路笙、红衣,还有翟亦强他们三个大活人一样偿。

  一个箭扑,就跪到了地上,赶紧快速地把青色的头和身体,给扶抱进怀里。

  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指去她鼻息下,试探呼吸。

  感觉到有轻微的气息,吹拂到他手指上后,几乎吓得脱了血色的脸庞,才稍稍敢于喘口气。

  “娘子,娘子,你醒醒!娘子——”

  青色的皮肤本来就白,非但白,而且还白的很透明的那种。

  是以,脖颈上那刺目惊心的指印,就更加的骇人和明显。

  花默就这么跪在地上,抱紧手中的青色,仰头仇恨无比地看向站着的这三个人,“是你们伤害我娘子?”

  “这——你误会了,我们没有伤害她,相反是我们救了她!”

  路笙摸了摸鼻子,本是可以不予理会这个男人的。

  但是不知道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他的态度就立即在心底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竟然赶紧冲着花默就解释了起来。

  红衣有点疑惑地看了眼路笙。

  对这个家伙,她还是了解的,别看他平日里一副人类软骨头一样的做派,但是他并不真的是虚怀若谷的人。

  人修中威望如翟亦强这样的人,别看路笙对他说话看似平和客气,骨子里并不真的就把他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

  更别说对着一个普通平民,以这样的姿态讲话了。

  难不成这个男人也有什么特别不成?

  “人呢?是谁伤了我娘子?”

  花默并不相信路笙这个人,更别说相信他说的话。

  但是他的目光此刻已经看到了地上的那只断手。

  已经变得惨白了的纤细的断手,一看就知道正是掐自己娘子的那个人的,而这只手的主人,应该是个女人。

  的确不是站着的这三个人对娘子动的手。

  花默的目光,在接触断手后,第一反应就是看向红衣。

  确定她两只手都在,且手掌的大小和手指长度,与地上的断手没有一丝相像后,他才算勉强对他们站立在一旁的姿态,没那么强烈的敌意。

  红衣自然也注意到了花默的这些动作,换做以往她早就暴跳如雷了。

  区区一个凡人竟然敢拿看疑犯一样的眼神,怀疑到她红衣的头上来了。

  可此刻,她却只觉得这个男人还挺有意思的。

  起码胆子一点都不怂!

  明明知道他们都是修士,只要小小一根小指头,都能把他们碾压得渣渣都不剩,他却还是这么不顾一切地冲了过来了。

  等等!

  红衣终于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翟亦强刚才让所有的人离开,固然领命走的都是修士。

  可就冲着他们三大巨头,这么伫立在这里,修士特有的威压和强大的气势,哪个凡人还能清醒着站立?

  更别说如花默这般,不知道从哪个角落这么一路奔跑到了这里。

  好似他们三个根本都不存在一样!

  “你是谁?”

  红衣终于忍不住扬声问道。

  “我是花默。这是我娘子,你们又是谁?伤我娘子的人去哪里了?”

  花默毫不畏惧的昂头看向她们,一字一句地问。

  “你是凡人?你怎么来的这里?”

  红衣微微皱了皱眉,她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这个叫花默的男人,竟然可以无视他们身上透出来的威压,完全无压力的出现在这里。

  可花默的回答,似乎并没有听懂她的意思。

  “我是这里的厨师,我当然在这里。”

  换了过去的花默,肯定不会是这么个犟头倔脑的回应,起码他有他长期以来固有的宽容和温厚脾气。

  可现在,他已经完全冷静温厚不起来了。

  他的娘子,竟然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受伤了。

  而凶手差点把她娘子掐死后,却人都不见了。

  虽然这三人一看就是了不起的仙师,那又怎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