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花默的宏愿(1/2)

加入书签

  下了追云兽,过去就是一通敲门。

  “喂,阿默,开门!快开门!”

  吱呀——

  门开了偿。

  不等花默说话,圭贤就已经忍不住怒火了,“我说阿默你这家伙够可以啊,楼子里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说你们夫妻俩可好,声都不吭一声就这么回来了!”

  “枉我还担忧你们来着,怕你们出了什么事,结果,我累得像条大嘴兽,你们已经烛火灯光,温暖的休息了吧!”

  “公子,别吵了!我娘子还昏睡着。你别吵到她。”

  花默等他数落完了,才面有愧色的说了一句。

  “睡了怎么了?睡了还有理了?我说——你说什么?青色昏睡着?什么意思?”

  圭贤原本的大嗓门,叫了半茬子,猛地就刹住了。

  立即伸长脖子,就把头往屋里探。

  k!他就说阿默这小子不会这么没良心的。

  看样子果然是出事了。

  而且倒霉的又是青色。

  话说花默他娘子的这个身体不会天生就带邪气吧!

  怎么原来的青色无端端地遭*害了,寻死了不说,新来的这个青色,这才来几天啊,又遭遇事故了!

  真是太邪门了啊!

  “哎,我说阿默你挡我~干嘛,让我进去看看!”

  “公子,时间不早了,你回吧,明天要是娘子醒了,我会立即派人过去和你说一声的。”

  “嗐!你这防我防得跟什么似的做什么啊,那是你~娘子,我能起瞎心思不成?我这不也是担心嫂子嘛!”

  圭贤以为花默还是在不放心他呢,赶紧无语地说道。

  “不是这个原因。”

  花默有点沉默。

  “不是这个,那是什么?对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圭贤太了解他了,见他这个面色,就知道肯定是有大事了。

  不由急忙地催促他。

  “今天楼子里之所以会出事,全是因为我们引起的,记得那块中品灵石吧,你还说给得起这个灵石的人,一定是不简单的大仙师。”

  “你没有说错,的确来历不凡!来自秋阳宫剑尊翟亦强的座下弟子。一男一女,男的姓阮,是师兄,女的姓秦,是师妹!”

  “那秦女子好没道理,明明是她先无理在先,居然还因此记恨住了我娘子。我在小厨房做鱼的时候,娘子吃饱了出去消食,在后院走道那,不知怎么的就被那秦女子给堵上了。”

  “她居然直接辣手对我娘子下手,若非被其他两个仙师给阻拦和救了,现在兴许我就失去我娘子了。”

  “公子,这是短短这些天里的第二次了!我接连差点两次失去了我的娘子。我已经决定了,不管修仙的过程有多么艰难,我也要想办法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我要给我娘子报仇!我要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的娘子!我想要我娘子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不管面对的是什么人。”

  “所以,公子你走吧。这些年你对我照顾了太多,事到如今,我也不能继续再拖累公子。”

  “得罪了翟亦强和秋阳宫,平阳城的地界,我和娘子也待不了太久了,就是以后公子怕是要重新寻一个做鱼的厨子了,请恕花默不能再替公子效劳了。”

  圭贤听完这些话,脸上的神情,从最先的大惊,到后面的大怒。

  “混账!瞧你说的是人话吗?”

  “你这么说,你是把我圭贤置于何地了?我怕你连累吗?”

  “还想着远远的离开平阳城,你知道平阳城外的世界有多大?你离开了这里,你就肯定那翟剑尊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不会找我的麻烦了?”

  “人家一个剑尊,要捏死我等几个凡人,还不是抬抬手指的事?”

  “所以既然已经得罪了,便得罪了,躲能解决什么问题?听我的,就安安稳稳的在平阳城里待着,我就不信,他堂堂秋阳仙宫里的剑修掌尊,纵容徒弟欺压平民,还有理了?哼!”

  说着,圭贤就没好气地一把推开,还挡着房门的花默。

  “赶紧给我让开,让我进去看看青色到底怎么样了?”

  “公子!”

  花默追在后面拦都没拦住。也知道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夫妻站在一起了。

  不由心里又是感动,又是惭愧。

  其实她抱着娘子坐着绿绿到家后,他就清醒和颓唐了不少。

  因为撂狠话容易,但是撂完狠话后的自己,又能用什么本事来证明自己是能够给娘子找回这个公道的呢?

  他只是个没有灵根的普通人,甚至在普通人中,他也不比其他人更有力气,更优秀。

  这样的自己,便是穷尽所有的力气,怕也是不能撼动翟亦强那样的大能半根毫毛的。

  所以为了能达成心底的誓愿,他必须要修仙。

  寻一种不用灵根的凡人,也能成就大道的方法。

  所以他预备离开平阳城,带着娘子去北都。

  传说那是人帝苏悬成圣得道的地方。

  苏悬是所有人类修士的传奇,他以区区一介酸儒之身,不过数千年的时间,谁能想到,他居然成就了三千大道中的文成之道。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又说文成武圣。

  可见成就文道巅峰是古往今来的传说。

  苏悬却做到了。

  花默不知道他有没有灵根,可想来他既然最早不过是读书人,料来便是有灵根,也当不会是什么太出色的好灵根。

  可苏悬如今却能令天下所有的人类修士,马首是瞻,恭谨俯仰。

  花默没想过成为第二个苏悬。

  只不过苏悬的成功,给他黑暗荒芜的前路,似乎点亮了一盏明灯。

  他隐约有种触发,那就是苏悬成圣得道的,最大的关键点在哪里?

  他是书生,既然能成就文圣地位,那说明最最起码的一点就是他书读得好。

  且好的程度超越了所有古往今来的读书人。

  因此同样是读书,其他人顶多从一个穷书生,读成举人,读成进士,再优秀一点,被点了探花,成了状元。

  可唯独苏悬居然读到了可以成仙的地步。

  若不是青神大陆似乎从自有以来,就没有飞升的仙人的话,以苏悬如今的成就,肯定早就够实力,飞升到真正的仙界去了。

  花默想的就是,一个人做一件事情,成就到了极致的地步,是不是就都能开辟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道。

  独有的,别人不一定能成就的道。

  苏悬读书读成了人帝。

  他花默难道就没有可能有一天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