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相公我崇拜你(1/2)

加入书签

  正着急上火间,床~上的青色嘤唔了一声,竟然是有醒来的征兆了。

  “娘子?娘子,醒醒!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花默立即扑了过去撄。

  圭贤也赶紧重新低头看了过去,比之花默,他的表情更加的紧张和担心偿。

  阿默自己是不知道了,他可是还清楚的知道的,上回青色死了之后,醒过来就换了个魂。

  这次的青色又晕了过去,不知道会不会醒过来再次换了个芯子。

  他虽然总叫青色为没常识的女人女人的,可心里其实已经接受了这个新的青色的存在的现实。

  觉得她的性情,不娇气,也磊落直爽,比之阿默原来那娇弱弱的娘子,要好多了。

  可能他天生就不怎么欣赏菟丝花一样的女子。

  宽宽的上眼睑,缓缓地眨动了两下,慢慢地掀开了眼帘。

  六只眼睛,就这么定定地互相对上了。

  青色蹙了蹙眉头,刚要开口说话,却发现喉咙口痛的不行。

  赶紧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脖子,果然全肿了。

  是姓秦的那个贱人!

  “我——怎么,回的家?那个贱人呢?”

  尽管吐字痛苦,青色还是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了出来。

  “娘子,你现在先别说话,你的脖子还肿得很厉害,我给你倒点蜜水喝一下,好吗?”

  青色见他避开自己的问题不答,就看向圭贤。

  圭贤可没有花默那么多的纠结。

  见状,顿时道,“青色,你先把你的喉咙和脖子的伤养好了,再来关心其他的问题。”

  “你想问的,我挑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试图掐死你的那个女人,是四季宫中秋阳宫的剑尊翟亦强座下的女弟子,姓秦,叫什么名字,我和阿默都不知道。”

  “那个该死的女人,已经被她的师傅包庇的带回秋阳宫去了,所以,你就是现在从床~上爬起来,冲回到羡鱼楼去,也见不到那个女人了!”

  “你被她伤了后,就昏迷了,然后阿默把你带了回来。现在已经半夜了,楼子里这一天的生意结束打烊了,我不放心你的情况,所以过来看看!”

  关于因为她,羡鱼楼那兵荒马乱,差点没被拆了的乱象,圭贤一个字都没提。

  是以,青色根本不知道,从她昏迷之后,整个羡鱼楼就没做成生意了。

  这会儿听圭贤这么说,还以为除了她昏过去,一切都挺正常的呢!

  闻言,微微地闭了闭眼睛。

  然后双手撑着床板,就要起来。

  花默赶紧去扶,“娘子,你起来做什么?”

  “花默,你发现我昏倒的时候,那个女人在做什么?她有没有哪里伤了?”

  之前没注意,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在她以为自己濒死的最后一刹,她有看到那抹熟悉的青光的。

  不会是那把该死的小刀,被她咒骂咒骂着的飞了出来吧?

  不然的话,以那个秦贱人的狠辣,没可能给她留一条小命的。

  只是那个时候的她,毕竟已经快要离窒息不远了,所以青色也不肯定究竟是确有其事,还是只是她神智不清后的幻觉。

  “娘子,她的手断了!”

  花默立即回答。

  “掐我的那只手?”

  青色闻言一喜,赶紧追问。

  花默点头,“是的,我发现你不见了,然后旁边的人都昏迷了之后,就赶紧跑出去找你,等找到你的时候,你昏睡在地上,脖子上都是指印,旁边的地上,还有一只齐腕被斩断的手掌。”

  “但是我没能看到那个伤害你的女人,路笙说她被翟亦强包庇的送回秋阳宫了。”

  翟亦强!秋阳宫!

  青色心里暗暗地咀嚼了下这几个字。

  脸上没露出什么神色来。

  仿若一点也没在意的样子,转而反问起了另一个人,“路笙是谁?我们认识?”

  “呃——”

  花默迟疑了下,没立即回答。

  而是下意识地看了眼床边的圭贤,似有什么顾忌一样。

  圭贤见状,不满地大喊,“喂!阿默,你这又是什么眼神?我都说了不怕被你拖累,愿意站你一边,共同把翟剑尊当仇人了,难不成你还有什么话是要背着我,不能让我听的?”

  “你要是真这么做,能对得起我吗?我可当你是好兄弟的,你这么对我还讲义气吗?”

  花默一头黑线。

  青色也无语地瞪大了眼睛,看向他,觉得耳膜都被他的大嗓门给震疼了。

  “闭——嘴——”

  青色吐出拖长了声音的两个字。

  圭贤立即僵住神情,目光还略带委屈地回看向青色。

  青色不得不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又低声地道,“我说你们,两个普通人,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大声嚷着要和秋阳宫的修仙祖师当敌人,是嫌命太长了吗?”

  “还是觉得人家不屑来杀你们两个蝼蚁?长没长点脑子啊!你们这么勇敢的不怕死,我还怕死呢好吗!”

  “呃——青,青色,你这么说,也太没骨气了吧,哎喂,我和花默可都是为你抱屈,想为你复仇,才,才这么勇敢的好吗?”

  圭贤傻眼了。

  似乎怎么也没想到,青色竟然会是这个反应。

  她听了那些话,不是应该觉得他们太男人了,太感动了,然后抱着阿默痛哭流涕,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个可以依靠,又有担当的超级好男人吗?

  怎么她的反应……这么……怂?

  “呸!骨气,骨气是用在这种时候,这种地方的吗?以卵击石不是勇敢,是愚蠢,ok?”

  若非身上还没什么力气,她真想跳下床,狠狠地用手指头戳这两个傻货的脑门。

  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欧开是什么?”

  傻货一号圭贤,傻乎乎地跳题地问。

  青色这回理都不想理他了。

  而是正色的看向花默,“你没做什么傻事吧?在我昏迷了之后?”

  花默沉默,没敢说话。

  之前的雄心壮志,宏图大愿,以及满满的专研决心,已经被他娘子醒过来这番话,给全泼了冷水。

  他以为他那么做是对的,娘子会高兴,会支持。

  现在看来,娘子非但不会高兴和支持,反而会骂死他的样子。

  肿么办?

  青色一看他心虚地躲避她眼神的脸,就知道这个爱妻如命的男人,肯定干了点什么傻事。

  本以为自己会生气,会无奈,会发怒的心,这会儿却竟然这些情绪都没有。

  转而是感动和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