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要不从了吧(1/2)

加入书签

  第六十六章要不从了吧!

  青色不想用看*的眼神看他。

  所以对于圭贤各种夸张,各种饮恨的模样,只作不见一般偿。

  转而看着花默,肯定地道,“所以你说的路笙和红衣,不是人。是妖兽中的大能。但是却和你说,是他们救了我?撄”

  花默点头。

  “是的,娘子。我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在地上不知道多久了,所以我没有看到。只是——”

  “你说!”

  “只是我虽然不想相信他们的话,觉得他们身为妖王,为什么要无端端的对我们示好,尤其是那个路笙还说什么,他们两个来到平阳城,就是为了保护娘子你而来的之类的话。”

  “可是,若是他们说了谎,他们又已经堂堂的妖兽之王的级别了,连那位翟亦强剑尊,碍于他们的存在,都不敢对我怎么样,这样的妖修,用得着说谎来骗我吗?”

  青色闻言,也沉默了。

  只不过她沉默的原因,却是在思考,那两位妖兽巨头,为什么要说谎,还冒领不属于他们的功劳的原因。

  要是她不知道秦贱人的手掌被斩断了的话,她可能会相信真的是他们救了自己。

  可从花默的口中知道,那个秦师妹的手掌可是齐根被切断的掉在她身边的地上的。

  那么就绝对不是那两个妖王的功劳,而是她身体里,神出鬼没的那把水果刀的功劳。

  既是这样,问题来了。

  路笙和红衣他们为什么要和花默说,他们是她的救命恩人?

  还说什么他们来到这里是为了保护自己之类的?

  原身的青色,难不成还有什么其他的隐藏身份不成?

  诸如狗血一点的猜测是,她可能是某个妖兽界大能遗留在人间的血脉之类的?

  然而可能吗?

  一山、二帝、三圣、四季宫。

  这种排列很清楚的算得出,能出动三圣域中的两位圣使来保护,那个命令他们的人有多么的尊贵和厉害。

  且,碍于这种排名实在是太简约和霸气。

  青色都不需用排除法,就能知道路笙和红衣若是真的是受人之命,来保护她的话,能命令他们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万妖之皇,万兽之帝的妖皇畴铮。

  艾玛!

  这是一不小心,就刷到了最大~boss的世界好感度,还是怎么的?

  不然的话,这种妥妥地女猪脚光环,怎么就这么毫无防备的降临到她头上来了?

  可若是他们说谎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而是另有目的的话,那他们又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什么呢?

  她如今的身份可是一个寻常的凡妇。

  固然面容娇美,有那么几分姿色,可她却不认为,人类的长相对妖兽的审美,也具备诱~惑力。

  纵然真的有,她亦不相信妖兽群数量这么庞大,化形后的美妖兽会少。

  不说别的,那位红衣仙子,光听名字都知道不会是个丑八怪。

  路笙但凡求色的话,也不会弃同类,而选到她头上来。

  “阿默,青色,你们不会是想和妖兽们合作吧?”

  圭贤见他们夫妻俩,不约而同的竟然都沉默了不再说话后,便有些急了。

  “我承认,人修中有坏人,可不等于妖修们就能信任啊!咱们毕竟是人类,而且还是普通人,那些妖兽对人类修士们,尚且从不手软,何况咱们?”

  “你们可不能犯糊涂啊,这事情得从长计议,明白吗?”

  “你想多了,我没说要和妖兽们合作。”

  花默见他真急了,赶紧摇头。

  “那你们怎么突然都不说话了?还有青色,你在想什么?”

  圭贤是相信花默的操守和坚持的。

  毕竟他认识他这么多年,对于花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还是明白的。

  但是青色就难说了。

  她到底来自哪里,他都没弄清楚,而且从她刚才骂他们两人傻的话语里,也看得出,她有的时候,并不是多有底线的人。

  这不是说她怕死,只能说她应该是基于保护自身为第一准则的。

  纯纯粹粹的利己主义者。

  这里又不是她原来的故乡,她对这里自古以来的人类与妖兽对立的历史矛盾,并没有切身的感知,如何能要求她感同身受,带入其中?

  若是她歪了立场,打算投到妖兽那一方去的话,阿默这个妻奴,弄不好就应了。

  那可就真是大错特错了。

  “我在想那个路笙他们为什么要说谎。”

  “啊?(什么?)”

  花默和圭贤闻言,立即异口同声地惊讶。

  “我说他们骗了相公。”

  青色摸了摸下巴,淡淡地道。

  花默一方面激动于娘子又肯叫他相公了,要知道之前因为娘子叫了他一声相公,他受了惊吓,表现的太夸张,直接摔到了地上后,娘子就恼羞成怒,说以后再也不会叫他相公了。

  花默心里很是后悔和懊恼了好久。

  之前娘子说相信他会成功之后,就又改口叫他相公了。

  他其实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敢表露出来,生怕让娘子发现了,她又改口收回去不叫了。

  可现在,娘子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又叫相公了。

  叫花默如何不欣喜不已?

  只是娘子又说路笙骗了他,不知是指什么,“娘子,难道他不是真的冰海圣域的圣使?”

  “这个我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他的身份骗你,当然了,他到底是不是真正的路笙,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和你说,是因为他和那个叫红衣的人一起救的我,就纯属胡说八道了!”

  “啊?那是谁救的娘子?”

  青色微微沉吟了下,看了眼圭贤,才不动声色地道,“其实我也没看清,我只隐约在昏迷的最后一刹那看到了一道青色的光芒,奔着姓秦的那个女人去了。”

  “因此,我判断,应该是那个青光的主人救了我,那只断手就是明证。”

  “那个路笙和红衣,顶多也就是随后而来的,捡了现成的人家的功劳,占便宜的和你说是他们救了我,当真是——”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圭贤和花默都秒懂了。

  圭贤是一副惊奇中又透着懊恼的神色,“果然我防备他们是对的,翟亦强都是人修尊称的剑尊呢,尚且对我们普通人视若敝履,更何况妖兽?”

  “只是娘子,我看那个路笙他们似乎不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放弃,虽然之前被我说的话,好像气走了,可我总感觉他一定会找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