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50天90天(1/2)

加入书签

  这绝壁是活生生的戳兽心脏的打击啊!

  路笙要是会玩网游,一定会仰天吐出一口血,然后头顶飘出十万加的伤害!

  “青色姑娘,你这么嘴巴犀利,走在街上都会有人想要揍你的,你信吗?偿”

  路笙捂着胸口,一副被她已经打击的无言再活下去的夸张表情撄。````

  青色没好气的瞪着他,不用他说,她已经不仅仅是被打,要是没有小刀的出现,现在都有一次翘了。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

  只不过青色是不会承认她自己有错的,只能怪这里的人,抗击能力也太差了。

  她说什么了,一个个的就恨不得生吞了她的样子?

  好比那个秦师妹,还堂堂修士呢,就那点度量和心胸,真怀疑漫长的修炼岁月是怎么熬过来,简直不能理解。

  “只要你不会动手就行了!别人你就不用管了!”

  “哎,怎么可以呢?都说了嘛,我是要来保护你的,你放心,真要是有人再和姓秦的那个女修一样不长脑子,我铁定第一时间替你好好的教训他。”

  “……你与我们耗上了是不是?”

  青色见他无赖地就是不走的样子,也疲了。

  “这不你不同意,我不能走啊。”

  “你会偷看我洗澡吗?”

  青色冷不丁地看着他的眼睛,突然问道。

  路笙闻言吓的大吃一惊,然后赶紧捂住自己的眼睛,口中夸张地大喊,“唉哟,怎么可能做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我们兽可是很纯洁的,你放心,我还没找相好呢,哪里会偷看你,谁偷看我挖谁的眼睛。”

  “那就是监视我和我相公的一举一动,偷听我们的聊天对话?或者跟踪我们去任何地方?”

  “哇,你想到哪里去了,想这么可怕,那还叫保护你啊?那不是成了监视你,囚

  禁

  你了吗?”

  “我哪里会这么干,青色姑娘你绝对可以放心,我一定不做偷听你们对话的无耻兽,我发誓!哎呀,这次是真的啦!”

  “再说了,你们这一对普通的人,就是聊天又能聊什么我们妖兽能感兴趣的东西,是不是?”

  “要是聊到你们感兴趣的就要听吗?”

  青色抓~住他语句中的漏洞,就马上紧追不放。

  “不会的!真的不会的。”

  路笙觉得无比头疼。

  尤其是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受折磨,而红衣压根就不露面的情况对比下,路笙更加觉得自己好苦逼。

  “行,那最后一个问题,你总不可能说要保护我一辈子的,说说时限吧,你要在我们家附近待多久?或者说,什么时候开始就不用再保护我了?”

  “呃——”

  路笙迟疑了下,这个具体期限,他还真的不知道。

  一开始按照估算,顶多也就七七四十九日,就能大功告成了。

  可现在影壁上只有一道很浅的线,其他啥都没有,妖皇之心又神秘的隐匿于她泥丸宫~内不出。

  连气息都察觉不到。

  路笙也不确定是不是妖皇之心也发生了某些他们未曾预料过的变化。

  所有的这些,都令得他不能给青色一个落定的答案,只得支支吾吾地道,“大,大概断则五十日,最多也就是九十日的样子。”

  “50天?90天?”

  青色口中轻声重复,脑子里却转开了。

  五十天或者三个月,能改变什么?

  或者在她身上,最近的这三个月内难不成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会发生?

  所以路笙他才死赖着不走,也要待在她身边?

  “娘子,你真的要同意他在我们周边待三个月?”

  花默间青色沉默着沉吟思索的样子,有点急了。

  不是他不听娘子的话,只是这个路笙真的令他很不安,人类尚且都不能相信,路笙可是货真价实的妖兽化形大修,如何能就这么放任他待在娘子身边?

  青色先是用眼神安抚住花默,然后才对着路笙道,“路圣使,我原则上同意你所谓的保护了,现在我和我相公要说私房话了,能不能请你先离开我家的院子?”

  “呃,好吧!我走,我这就走!你们慢慢聊!”

  路笙又被噎了下,才摸了摸鼻子,尴尬地转身往院门走去。

  更令他觉得被补刀的是,他前脚刚跨出院门,后脚跟上来的花默,就重重地把门给关上了,关上了,关上了!

  站在外面的路笙,差一点再次喷出一口血!

  就没见过有这么会欺负兽的人类夫妻俩,悲催的他却还得厚着脸皮上门来推销自己去保护人家。

  路笙觉得他真是有史以来最可怜的妖兽了!

  “娘子!”

  很快回到青色身边的花默,还是一脸虎虎的不高兴的样子,有点不高兴青色答应了那个路笙的事。

  “相公,别这样!”

  青色摸了摸~他的脸颊,认真地看他,“我也不想答应,只是你觉得真的容得了我们做选择吗?”

  “连翟亦强都要避他们锋芒的人,现在对着我们嘻嘻哈哈赔着笑脸,可见所图一定不小。”

  “不管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哪怕是为了要我们夫妻俩的命,眼下的我们也只有接受和同意的份。”

  花默其实也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妥协。

  可正因为知道,他才越加觉得沮丧,“娘子,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