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你们有钱吗(1/2)

加入书签

  “午饭前公子来了,没说一声又走了,我们担心别是有什么事,特意过来看看。”

  “我能有什么事,就是突然想到还是不要当你们夫妻之间的碍事包吧。”

  “公子何必这么说,我和娘子也是老夫老妻了,公子也认识我们这么多年,我们早当公子你是家人一样的存在了。撄”

  难得花默这个老实疙瘩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圭贤一方面惊讶,一方面也觉得欣慰和感动。

  总算心里平衡了些,觉得没白对他好,还算有良心偿。

  抬眼偷觑了一眼青色,似乎在说:你想顶替阿默他原来的娘子,看来还需要多多努力啊,起码目前的阿默一点都没把你当成全新的娘子在看待啊!

  青色奇迹地竟然领会了圭贤那短暂的一个偷瞄里,传达来的意思。

  顿时便回了个很漂亮的白眼。

  笨!什么叫潜移默化,什么叫温水煮青蛙懂吗?

  一下变化的太大,那不叫变化,那叫惊吓。

  “公子今天楼里不做生意?我怎么看廊檐下挂着休业的牌子呢?”

  花默忧心是不是终究是因为他们夫妻俩的关系,让公子受连带损失了?

  “我特意让人挂上的。”

  “啊?为什么?”

  “青色受伤了,你好好在家赔她几天吧。咱们羡鱼楼里主打的就是鱼,你这个大师傅休息了,高级些的下面的人烧不出那个味来,避免砸招牌,我就想歇几天。”

  圭贤说的轻描淡写,花默却听得大惊失色。

  “公子,不用歇业,我马上就去厨房!”

  上次因为娘子的事情,已经让楼里损失了不少,昨天他才第一天恢复来上工,结果今天又开始休息,这也太对不起公子了。

  这个时候的花默,已经完全忘记了,他们迟早要离开平阳城,到时候圭贤要么找到能接替他的人,要么就只能让这羡鱼楼改个名字,改经营别的菜肴的事情了。

  只觉得他不能因为娘子的事情,一再得让公子亏着。

  “站住,不用!”

  圭贤赶忙拦住他reads;。

  “真的不用去,其他伙计和小工,今天也都放假休息了,你就是现在去厨房,也没什么食材可做的。去什么啊,坐吧!青色,你也坐!”

  “可是公子——”

  “别可是了,你不是说你要带着青色离开平阳城,离开大风国,出去闯荡,要做遍整个海域里的鱼吗?”

  花默愣愣地点头。

  “所以啊,既然这样,楼里早关一天门,和晚关一天门有什么区别啊?当初之所以开这羡鱼楼,便是因为我知道阿默你在做鱼这方面有天赋啊!”

  “你能做出任何人都做不出的美味来,哪怕再简单寻常的鱼,经过你的手之后,味道都很不寻常。这些年,楼子能开这么大,全亏了你。”

  “不是这么说的,公子,当年要不是你收留和照顾我和娘子,哪里有我们如今的生活,我们都很感谢公子你的,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公子也不曾亏待我啊,每年都给我涨薪俸,这次是我任性的说要走,是我对不起公子你。”

  花默这会儿也意识到,他要和娘子出去走一走的决定,会给公子带来多大的麻烦和损失。

  可他不想更改决定。

  尤其是在见识过路笙和红衣他们的强势,翟亦强弟子们的嚣张之后,他亦渴望力量。

  尤其渴望能像一个真正的男人一样保护住自己的妻子。

  就是觉得对不起圭贤。

  “兄弟之间谈不上对不起对得起的,你知道我不爱听这个。其实我昨天回来也想好了,在平阳城也待了大半辈子了,也没出去见过真正的世面,这样的人生也太无趣和太亏了。”

  “因此,我想好了,不管你们什么时候要离开平阳城,都要和我说一声,因为我要和你们同行。”

  “啥?”

  这回花默和青色都傻眼了。

  “我说我要和你们一起去浪迹天涯!”

  圭贤见他们同样呆若木鸡的样子,得意的偷笑,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