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1/2)

加入书签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就半个月了。

  圭贤的估算很准确,或者说他把时间掌控的很好,果然是在半个月内把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都出手了精~光偿。

  花默和青色没有别的恒产撄。

  除了他们住的这个小跨院外,最值钱的就是那只贱萌兽绿绿了。

  而他们的房子,却是没卖成。

  因为路笙说如果他们要卖房子的话,就卖给他。

  这样的话,他还是继续把房子给他们住,而他也要名正言顺的搬进来,就近当保镖保护青色。

  花默和青色当然不会同意这样的情形。

  虽然这房子就算卖了,他们也不可能和路笙住在一个院子里,因为一旦卖完,那边圭贤的事情都料理好,他们就该动身离开平阳城了。

  青色不相信路笙这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妖修大能,会不知道这些。

  可这些天,这个家伙,虽然不定时地会到他们面前冒头那么一下,表示他的存在之外,对他们的所有的动作,都宛如不曾看见一样。

  好似很笃定他们不可能离得开这里。

  青色面上不显,心里却已经严重的拉高了警报线,想着这个家伙不知道有什么后招在等着他们。

  难道他是打算用妖修的手段,强行不让他们离开这里?

  所以故意看着他们和圭贤,各种忙碌的卖产业,却什么都不做,然后等到最后一刻,给予他们深深的失望和打击?

  青色心底各种揣测路笙的打算,然后看到他,就觉得任何一个角度,他都显得恶意满满。

  眼看着明天一早就是约定好的出城的日子了。

  她决定起床后再把房间里,这些她添置的新的家具什么的都装进她的储物镯里带走。

  房子不能卖就算了。

  但是路笙要是真的站出来强留她们的话,她想着该怎么威胁他才好?

  拿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总觉得这种拿自己的小命威胁别人的行为实在有点蠢啊reads;。

  尤其是她要是猜错了路笙对她性命的重视程度的话,可是要砸自己的脚板的。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也许他并不会阻拦他们呢?

  或者他心里也是巴不得他们能离主动离开平阳城,等到了少有人迹的荒郊野外,他要是真对自己和阿默抱有什么目的的话,那个时候,想必也更容易露出真面目来。

  只可惜,青色的这种种的猜想和对路笙的深度恶意怀疑,都落了空。

  第二日,他们车马东西都已经装载好了。

  也成功的在这个小院子里,和圭贤汇合好了,正准备出发的当口。

  青色就觉得脑袋一晕,不知怎么,便从绿绿的身上摔了下来。

  亏的凭空出现的路笙反应快,及时的接住了青色。

  不然的话,青色估计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好端端地从妖兽背上摔下地摔死的人。

  花默和圭贤吓的脸都白了。

  只见花默连滚带爬地飞快地冲到路笙身边,从他怀里把青色抢了过来。

  双眼仇恨地盯着他,“是不是你做的?”

  路笙觉得真心很冤枉,他也不知道青色会突然跌下绿云兽,他也吓了一大跳好么?

  他知道她心里肯定是防备自己会出什么干扰他们不让走的主意,可实际上,他根本不会好吗?

  他们这些凡人把穿越整个青神大陆腹地,未免想的太简单了。

  到了他这个地步,也才能横穿大陆,去向各处游历好吗?

  金丹期以下的人修,若是没有强大的门派联盟做后盾的话,他们连跨越一个国度都不敢好吗?

  所以就算他什么都不做,凭借着他们的脚程和这点辎重行李,走个十来年,也许能走到大风国的边境线去。

  就这样的过家家式的出门,他堂堂冰海圣域的圣使,还用得着使不入流的手段去阻止?

  所以,他根本就是在看着他们准备这个准备那个,准备地挺好玩的,也预备花点时间陪他们晃晃。

  反正等帝尊需要的时候,他把青色再带回这里的话,也就一把飞剑一个瞬间的事情。

  根本不费力气好么!

  却是他也没想到,这个门会还没出,青色就跌下了绿云兽,还晕过去了。

  难怪这个花默怀疑他使坏了?

  要不是他确定自己没干,而红衣也不在周围,他都要觉得自己不是好人了!

  “本圣使要是需要阻拦你们离开这里,还用得着这样的手段吗?随便一个结界或者定身术,你们能走得了半步?”

  “那我娘子怎么会跌下绿绿的背?”

  花默狠狠地问reads;。

  路笙瞪大眼睛,“这我怎么知道?要不你放下她,我来查看一下如何?”

  他这话刚一落,就见花默立即抱着青色后退了一大步,“你休想碰我娘子一下!”

  而圭贤此时也飞快地挡到了花默的面前,同样神色警戒地盯着路笙。

  他也已经知道了这个人是妖修中的三大妖王之一,更是冰海圣域的圣使。

  要灭他那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可现在他顾不上害怕了啊,谁让他是青色和花默这个好兄弟这边的?

  不帮着他们还能帮着谁?

  这些天他也算看出来了,这个路笙似乎碍于什么约定和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