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不就有了身子这点事吗(1/2)

加入书签

  废话!

  路笙他当然知道这货是只初阶绿云兽。可正是因为知道它是一只绿云兽,才觉得这个事情更加不可能发生。

  什么时候起,绿云兽也变得这么逆天了偿?

  它口吐的虽然不是人话,但是表达出来的意思已经足够让他明白的清清楚楚了撄。

  这可是到达妖将期的妖兽才可能有的灵智,也许可能等级要求更高。

  “你怎么可能会讲话?”

  路笙再一次把脑袋凑近绿云兽绿绿的大眼睛旁,似乎预备仔细地看看这货到底哪里变异了。

  一时间都忘记了屋子里还昏迷中的青色,才是他该关心的任务重点。

  而绿绿猛地听到他这么问,才倏地似乎想起来,主人和它说过,不许它和陌生人以及陌生的兽说话的。

  怎么办?

  它一个激动忘记了!

  居然和这个看起来很狡猾的兽说话了?

  还被他发现自己的英俊雄伟,聪明不凡了怎么办?

  他不会把自己给抢回去吧?

  呜……不要啊!它只要和主人在一起,它才不要和这个家伙一起呢,他刚才都欺负自己了。

  这货脑补了一顿好凄惨,孤零零的自己受~虐的画面后,对着路笙更是没好脸了。

  他一凑近,绿绿就猛地抬起前蹄,踹了过去。

  路笙是什么人,当然不可能被一只绿云兽踹到。

  及时躲开后,也被这货的胆大包天给气到了,“放肆!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踹我?”

  “你是坏人,不,是坏兽,你欺负完伦家的主人,你现在还要欺负绿绿,我才不要你靠近伦家,你给伦家滚粗啦!”

  绿绿一边大喊,一般又吓的带出哭音。

  只是不管显现在路笙心里的绿绿的说话声,还是它落在别人耳朵里听到的嚎叫声,都让路笙觉得脑仁都快要炸开了。

  他怎么就觉得这只绿云兽,似乎没他认为的那么聪明?

  听听它这说话的腔调和口吻,还有那一口一个‘伦家’,那嗲兮兮的颤音给用的……

  让路笙觉得深海里说话最令人受不了的电鳗一族,都赶不上这只叫绿绿的绿云兽啊。

  让他好有一种冲动把他的脑袋给拧下来,怎么办?

  “你给我要么闭嘴,要么好好说话!”

  路笙火了。

  而他的吼声刚落,就见花默一脸面色铁青地站在房门口,看着他的眼睛宛如要喷火。

  “路圣使,我娘子都已经这样了,如你们的意了?不就是不想让我们离开平阳城吗?又何必做这么多花样来?”

  “还有,翟亦强的那个女弟子,一开始也是借着想要欺负我娘子的绿云兽,到最后变成了想杀我娘子,你这是决定效仿她了吗?”

  “如果是这样,你不妨直接冲着我来,不管是想要对付我娘子还是想要欺负绿绿,都放到我身上来,我不怕这些!”

  说完,花默狠狠地鄙夷了路笙一把,甩了脸子,就重新进了房间。

  把路笙给气得胡子都发颤了(如果他有的话。)。

  这,这是什么意思?

  花默是说他在借着一头低阶首,指桑骂槐的其实是想要针对青色的?

  勒个去的!花默他一个凡人懂个p啊!

  可怜的路笙暴走了!一向致力于模仿温文儒雅的人类风范的冰海圣使大人,终于第一次破功的显露出他身为妖兽的本性一面来了。

  他立即就想要冲进房间去和花默理论。

  他一个人类知道什么?他知道他家买的这只拉车的绿云兽是只能开口说话的高灵智绿云兽吗?

  他当然不知道!

  自己是在和绿绿这只破兽说话,不是在指桑骂槐的预备害青色好吗?

  等等,所以说,他这算是被一只低阶绿云兽,给间接的陷害了?

  路笙猛地意识到了什么之后,几乎立即,就把目光再一次投向了绿绿这只不会好好说话的贱萌兽头上。

  如果青色知道在路笙的心中,绿绿这货也在第一时间被划分进了‘贱兽’行列的话,想来一定会对路笙稍微多那么一分顺眼的。

  起码在这个问题上,两人是有共识的。

  “你故意捣鬼?”

  这回,路笙没再失去理智的大声吼它了,而是面色微冷地盯着绿绿。

  绿绿觉得他好像变得有点可怕,怎么办?

  主人你快醒醒,快来救救伦家啦!这个兽好可怕,好像要吃掉它一样!

  一个劲地摇头,“伦家没有!伦家这么善良,这么纯洁,这么英俊,又这么聪明,主人都很喜欢伦家的,伦家怎么可能会做捣鬼的事情?都说了你不许欺负伦家,不许污蔑伦家!”

  “闭上你的嘴!你信不信再让我听到你多说一个‘伦家’这个词,我就让你脑袋和你分家。”

  路笙真是一句也听不下去绿绿的自称了。

  绿绿宛如受了很大惊吓,黑漆漆的眼睛里,马上就变得湿~润起来,好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了。

  张了张嘴,刚说了一个字“伦”,就立即憋了回去,“不说就不说嘛!好霸道!”

  路笙听到他那一个颤颤巍巍的‘嘛’字,全身的毛孔再次跟着战栗了一下。

  决定这只贱兽,如无必要,他绝对不要再和它说一个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