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怀的什么还不确定呢(1/2)

加入书签

  院子里的路笙也愣住了!

  有了身子是什么意思,他还是明白的。

  就是怀了崽了呗!

  可问题是,青色怎么可能怀崽啊?

  不对啊!这问题出大了啊醢!

  路笙也顾不得了,抬腿就也飘进了房间里。

  只不过这会儿大夫背对着房门,而花默和圭贤,已经完全沉浸在错愕和惊愣中,谁也没多余的心思,注意到路笙的脚,到底是走进来的还是飘进来的了!

  “大夫,你没看错吧?你是说青色的昏迷,是因为她怀了……咳咳,孩子?缇”

  差点脱口而出‘崽子’字样的路笙,赶紧在话都到嘴的当口,生硬的转了个弯。

  “老朽看错?老朽我怎么会看错?”

  大夫本来就不开心了,被圭贤一句‘老虚头’给叫的,现在又听到另一个人说出怀疑他水平的话。

  顿时就更加生气了。

  转身就怒气冲冲地反驳的同时,看向了说话的来人。

  气立马就消了大半,他可老眼不昏花,虽然这位公子身上穿的似乎比圭贤大官人好不到哪里去。

  但是那通身的气质,可就完全不一样。

  感觉比城主府那些仙师们还要感觉像仙师。

  再目光瞥到花默家这满屋子的奢华摆设,大夫顿时就挤出了一个笑脸,才又道,“这位公子,老朽从医好歹也有四十余年了,真要是疑难杂症,从未见过的,可能还会有错漏不清之处。”

  “可这妇人妊~娠之脉,流若滑珠,这怎么可能会诊错呢?这等便是学徒刚出师的赤脚大夫,那都是能看出来的。”

  “几位要是实在不相信,平阳城里还有好些个大夫,都去请来,一起看一下花默媳妇便是,看看老朽有无说错!”

  大夫这话刚落。

  圭贤和花默稍稍有些回神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这位眨眼前还站在大夫面前的路圣使,一个眨眼后,就这么活生生的消失在了三人的面前。

  圭贤和花默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还算好。

  大夫可是只是猜测,现在眼见大变活人了,吓的一个屁墩就坐到了地上。

  不停地抚胸口直喘气,心里后怕不已:哎哟喂!果然是仙师啊!真是吓死老朽了啊!

  “大夫,你,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刚才对不住啊,我太着急了,所以才口不择言,圭贤在此向您老赔罪了!”

  圭贤说着,便伸手把大夫给扶了起来。

  大夫本来就认识圭贤,能不得罪他,自然不想得罪他。

  更何况现在发现他和花默,还和刚才那位气度高雅的大仙师是熟悉的,就更加不敢怪罪了。

  如今圭贤又说了软话,道了歉,大夫那就更是把最后一点气也给赶跑了。

  闻言,赶紧道,“不敢当不敢当!大官人也是替花默相公急,老朽理会得。只是,这会儿可以真不用急了,就是怀了身子,要当爹了,是好事啊!别害怕!”

  “倒是花相公,以后要给你~娘子多吃点补的,她这身子亏得也太厉害了,都营养不良了,你这做相公的可做得不地道啊!”

  “上回你伤了头,我记得你~娘子可是急的不行,就为了你丢了一天的记忆,她还差点和老朽急了呢!”

  “你~娘子可是有良心的,你这个当相公的,能娶到这么好的娘子,可是要好好珍惜,也要多关心关心自家媳妇的身体,这都有了身子了,还不知道,听大官人的意思,你们似乎还准备出远门,那可不成啊!”

  “你~娘子这身体,现在除了安心在家养胎,多补充营养之外,哪都不能去。记住没?”

  圭贤目光愣愣地看向花默。

  花默则更是默默地点头。

  整个动作都显得很有几分僵硬。

  似乎完全傻住了一样。

  圭贤不得不借故扶着大夫,往旁边去了一点点,然后一脸诚恳地道,“大夫,您说的对,说的太好了!”

  “说来也怪我,你也知道,我那羡鱼楼吧,之前生意这么好,全靠阿默的那一手做鱼的绝活,这不生意每天都忙,他就每天在楼子里忙个不停,家里不免就有些疏忽掉了。”

  “青色嫂子吧,又是个贤惠的,有点什么痛啊,痒的,也不说,这不我们都不知道,这次还说出门去外头见见世面转转的,哪料到出门前,出了这事不是?”

  “以您的经验,我嫂子这身子怀了有多久了啊?”

  说了上面这么多的话,重点其实就为了这一句。

  大夫可不知道圭贤说来说去的,重点是在这,再说了,这有了身孕,人家问一声有了多久,也都是题中应有之意。

  一点都不算什么奇怪,所以,大夫也立即就答了,“看脉络,日子倒是还浅,顶多也就是一个月左右,应当是刚怀上的。”

  “只不过这孩子应该是个强~健的,这不才刚上身,就把母体的营养给吸收了个干干净净,所以花默媳妇才会营养不良的晕过去了。”

  一个月!

  圭贤听了这三个字,心更是沉到了底。

  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算算日子,要是一个月的话,这孩子可十有八~九就不是阿默的了。

  他们俩的同房情况,以前圭贤可能不知道,可这一个月里头,他还是清楚的啊!

  最近的一次,也才隔了半个月啊,还多亏了翟亦强和路笙他们一干修士在他的楼子里闹了一番,结果伤了青色,才让阿默和青色在了一起。

  可这点时间,绝对不够青色怀上身孕啊。

  这孩子算算日子,应该就是在原来的青色死了前后的日子里,怀上的。

  圭贤不由自主地偷偷注意花默的表情。

  他问大夫的这些话,并没有背着花默,也其实就是替花默问的,他相信阿默应该都听在耳朵里了。

  那这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阿默心里肯定是有数的才对。

  当然在圭贤来说,他自然是希望这孩子是阿默的,毕竟大夫说一个月,这一个月前阿默和青色也一直是恩爱的,不管是不是有在那几天同房,但是只要是有的话,还是有一半的可能是阿默的孩子。

  可另一个声音又告诉圭贤,不能这么自欺欺人。

  就算那几天阿默和青色的确是有过恩爱和同房,可他们夫妻俩成亲多少年了?少年夫妻少年夫妻,十五六岁就已经成亲了。

  如今阿默都二十好几了,两夫妻一直都不曾有过孩子,他都曾偷偷地叫过大夫替阿默和青色都诊过脉,要不是大夫说他们身体都没有问题,孩子没有,可能是暂时的,缘分还没来,迟早会有的。

  他都差点没怂恿花默买个妾了。

  可见他们夫妻间孩子缘分有多么的薄。

  偏偏这个时候,青色好巧不巧的就这么怀了。

  而且又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