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等三月再说(1/2)

加入书签

  花默大吼一声,人就疯了一样的扑向了路笙。

  圭贤的速度也不慢,只见他双眼几乎喷出火来,也大喊着,“原来是你们!”

  路笙虽然不至于被他们两个凡人给扑到和打到,可也还是被两人形同疯狂的劲头,给吓了一大跳。

  不费吹灰之力地一个小幅度挪移,就让花默和圭贤两人都扑了个空。

  路笙却已经站到了两人的身后,不善地怒喝,“做什么?你们疯了吗?本座说的本就是事实。醢”

  “混蛋!我杀了你!”

  花默一见扑空,立即就飞快地转过身,不死心地奔着路笙再度冲了过去。

  圭贤也毛发怒~张,“你们妖兽果然都是畜生,无耻之极,做下了那样的丑事,还嚣张的一路追上门来,有本事就把我们全人类都杀光了啊!缇”

  路笙:……

  这个时候,他好似反应过来,花默和圭贤,似乎误会了什么。

  一边点尘不沾地轻松闪挪,脸上一边还皱眉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不过是看青色的体质,不是个容易受~孕的,而且她这孕兆也来得太出奇了一点,所以才这么一说,你们俩至于像疯狗一样的盯着我要打要杀吗?”

  “我做什么了,你们这样?”

  “这个时候就少假惺惺了,你都已经暴露了你的虚伪无耻的面孔,这个时候想改口不嫌太晚了吗?”

  奈何,人圭贤已经认定了路笙这货,就是强~暴了原来的青色的嫌犯。

  最不济也肯定是嫌犯之一。

  因为路笙刚才的那话太让人不得不多想了,什么叫还不知道青色的肚子里到底怀得的是什么?

  如果是人干的坏事的话,就算是孽种,也总归的婴儿,是人类。

  只有不是人干的,才会出现路笙口中说的那种后果。

  毕竟妖兽的种族可比人类的复杂和多样化的多了。

  光是海里的海妖兽,就品种成百上千万。

  圭贤不得不回想起,那日~他带着人从悬崖边找到青色时的样子,可不是太好看的。

  就算他碍于青色是花默的娘子,只不过看了一眼,就赶紧拿袍子把她整个盖住了,但是那衣不蔽体的破碎衣裳,还有一些很明显的痕迹,都显示了,她遭受了什么。

  他原来以为是因为阿默在自己的羡鱼楼里掌勺,又怎么都不受别人的挖角和高薪诱~惑,不肯离开,暗中得罪了什么人,所以那些人找了人,祸害了青色。

  算起来还是自己的关系,连累了阿默夫妻。

  为此,圭贤的心里,从事发后到现在就没有好过过。

  只是不说出来而已。

  暗地里也一直偷偷地在查平日里他的一些主要竞争对手和敌对人士,想要从中发掘出,到底的谁背后指使了这件事,奈何目前为止一直还没有什么进展。

  没料到,青色竟然会就这么怀~孕了。

  真是该死的!

  还好巧不巧的让路笙不小心间,暴出了那样一句真话。

  在圭贤看来,这无疑就意味着是真~相了。

  原来不是自己的商业竞争对手,而根本就是路笙为首的一群妖兽。

  “路笙!你有本事别躲,有胆做,没胆认吗?真看不起你们妖兽!”

  花默目光死死地憎恨到了极点的盯着路笙。

  他就知道,好端端的这个混蛋突然冒出来说什么要保护娘子,就不安什么好心的。

  却是没想到,这么多天,他们竟然就这么眼睁睁地任由害了娘子的大仇人,在身边转悠。

  “我……我到底做什么了?不是,听着,我现在站着不动,我也不怕你们俩冲上来打之类的。毕竟就凭你们俩这种**凡胎,便是本座站在这里任由你们砍,也自信你们伤不到我一根毫毛信不信?”

  “但是有句话得说清楚,花默,还有圭贤,你们俩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本座有胆做没胆认?我做什么了?”

  “人类喜欢把一些自己做了的龌龊事往我们妖兽头上栽,我们妖兽天生不善言辞,不会辩解,不过本座可不是这样的。”

  “是我做的,我还怕你们不成。不是我做的,便是你们人修中最顶尖的人帝苏悬来了,我也不怕!不会认,休想把脏水泼我身上。”

  “现在,你们给我说清楚,突然发疯成这样,所谓何事!别真当我冰海圣域好欺负,什么狗屁倒灶的就冲着我发疯?”

  路笙这猛地超强的气势一发出来,圭贤和花默也不得不被笼罩的一动也移动不了。

  心中的恨和怒,别提了。

  可听完同样愤怒无比的路笙的话之后,两人也有点惊诧。

  这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说真的,还是在演戏?

  若是在演戏的话,用路笙的话说,他完全在实力上能碾压他们两人几千万倍,有什么理由对他们容忍和顾忌。

  便是挥挥手把自己和阿默都灭成了灰,想来他们的冤屈也没处伸去。

  又有什么需要对他们撒谎和欺瞒?

  那说不好就是自己和阿默,误解了他的意思?

  路笙不是祸害了青色的人?

  他说那句话另有含义,却不是他们俩以为的那样?

  那到底是谁?

  “说啊!刚才不是又扑又抓,又打又杀的,喊得很凶的吗?现在我给你们机会解释,怎么又不说了?”

  路笙见他们两人还是一副神色复杂,却一动不动的样子,便知道他们是想动动不了。

  便一松威压,两人顿时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到地上。

  “咳咳,你——”

  圭贤刚要开口说话,就见花默一个沉默地眼神看了过来。

  然后就见花默对着路笙,很是冷静的道,“我娘子怀~孕了,当然就是我的孩子,你虽然身为高阶妖修,却也不能无端端的侮辱我们。”

  “什么叫做不知道我娘子怀的是什么东西?我娘子怀的当然是我们的骨肉。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夫妻的人格和尊严吗?”

  “这难道不值得我和你拼命?”

  路笙:……

  总觉得有什么不实之处啊!

  若真要是只这样的话,花默应当不至于牙龇目裂到刚刚那种地步啊?

  这两当他路笙是傻x吧?

  路笙心底火也起来了,冷声一笑,看向一脸僵硬地圭贤,道,“好,花默这理由不管是真是假,本座权且可以认作是真的,来原谅他的失态。”

  “你呢?圭贤,你一个外男,你也一副冲上来要和本座拼命的架势,又是为了哪般?”

  “可别跟我说,你也是为了青色怀~孕了,激动的一时间大脑错乱了,才会干出刚才那一幕的。”

  呃——

  圭贤脸色一僵。

  咬了咬牙地先是看了看床~上还昏迷着的青色,又看了看身边的花默。

  似乎内心在经历很大的挣扎一般,好一会儿才宛如发了狠劲一般,冲着路笙就道,“你说的轻松,你知道什么?”

  路笙:……

  花默:……

  路笙是惊讶圭贤的脾气不小啊!看来火气比他和花默还大的样子。

  花默也惊讶,公子这是真的要同归于尽的节奏了吗?

  “你要是刚才多问那个我叫来的大夫一遍,就能知道,阿默这家伙中间失去了一天的记忆,起因是他撞破了头,所以就丢了一天的记忆,你知道他怎么撞破的头吗?”

  路笙傻眼,这个他怎么知道,他又没看见。

  他是妖修,又不是神仙。

  花默也发怔,他当然知道圭贤刚才那么愤怒是为了他和娘子不平,以为路笙是祸害了娘子的凶手。

  可他既然开口认下了娘子肚子里的孩子是自己的,公子为了保护他和娘子的名誉,肯定不会说出娘子曾经遭遇过的事情。

  眼下看起来路笙的确不知道娘子身上发生过什么,那基本上就能排除了他作案的可能。

  那公子现在提及他的头伤的事情,又是准备如何说服路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