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我把它落了吧(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六章我把它落了吧!

  “路笙,原来你的目的是我们家的绿绿!”

  青色微蹙了下眉头。

  花默的表情似乎也有点纠结,然后又觉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也能松一口气。

  “娘子!醢”

  他轻声地叫了一声青色,青色一看他的眼神就明白如果路笙真的是为了绿绿而来的话,他是属意他把绿绿带走的。

  “我懂!没事的。”

  拍了拍花默的手背,青色对着还一脸懵逼模样的路笙道,“好了,你也不用装无知了。你把绿绿带走吧。缇”

  “至于赔一个更好的座驾给我什么的,就算了。反正我也不怎么出门了。圭贤那里也有追云兽。”

  “绿绿是比一般的其他绿云兽都要聪明那么些,你带走它后,希望对它好一点。”

  路笙:……

  “呃——我就是觉得你家这头绿云兽有点与众不同,所以想多观察一下,你别一副这样的表情啊,你要舍不得,我也不是非要不可啊!”

  “就是一头绿云兽而已,弄的我好像抢了什么好东西一样。”

  “你就别装了,还不过一头绿云兽,是啊,就这么一头绿云兽,翟亦强的女弟子也冒头了,你也冒头了,只不过那个女人做的不怎么高明罢了!”

  “其实你们要是早说是对我家绿绿感兴趣,我未必不肯啊,结果非要绕这么多弯子!”

  青色立即就打断他的话,没好气地道。

  路笙听了,不干了,“什么叫我和翟亦强的女弟子一起奔着一头绿云兽来?”

  “我说青色你是不是也误会了什么?哎,我说你们这些人的脑子和其他人类长的都不一样吗?为什么我不管说了一句什么,都能在你们的脑袋里,被曲解成各种意思?”

  “算了算了,我还是说明白点吧,我怀疑你买的这只绿云兽幼崽开灵智了。而且灵智程度还不低。”

  “我是妖兽,不是人修。所以妖兽之间,你们懂的,我们自然有一套可以沟通的方式。”

  “你不是栽下绿云兽的背了嘛,我以为是绿云兽捣鬼,你那只绿云兽更机灵,怀疑是我捣鬼,还冲我吼,想用蹄子踩我,挺有意思的。”

  “这样程度的绿云兽我还是头一回见,所以想看看它到底是哪一方面促使了他这么低阶的妖兽,居然生成了这么高级的灵智。”

  “不过也可能它本身太过低阶的身体限制了灵智,我同样发现了它虽然聪明,但是说话表达显得很没头脑,明明高灵智的征兆,却显得很蠢。”

  “我这么说你们大概不会懂,要是你们也能听懂你们家养得这只绿云兽的话,就能明白我说的是个什么意思了。”

  青色一听这话,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一个劲地抽啊抽的。

  她怎么可能不理解路笙说的那种情况?

  不就是又贱又蠢又唠叨的让人很想揍它一顿的那种特有的属性吗?

  果然,她一开始防着路笙是很有先见之明的。

  妖兽和妖兽之间,情形和人类与妖兽之间不同。

  “说了半天,你只是想说,绿绿是你顺带发现的好玩的事情,并不是你的主要目的?”

  “那当然了,我一开始就说了啊,我就是来保护你的。”

  路笙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青色叹了口气,花默的脸色也继续不好看。

  “好吧。那大夫之前有没有说,我营养不良了,需要养多久?我想吃鱼,我想和相公你一起出门,圭贤都已经为了我们把羡鱼楼卖了,房子也卖了,不上路,不出城的话,那他在城里岂不是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青色这些话是对着花默问的。

  花默静默了一下,便温和地道,“大夫说先养上三个月再说,营养不良的很严重,这不是一件小事,娘子,反正不差这点时间,我们就先把身体养好了再出城也来得及。”

  “至于公子——”

  花默刚提了个头。

  圭贤立即接口,“我容易,你们家这个院子虽然小了点,好歹也还是有间客房的,我就住旁边房间好了。就当和你们作伴,等什么时候青色你好了,可以动身上路了。咱们就正好一起出发。”

  “喂,那我呢?”

  路笙闻言不干了。

  圭贤和花默闻言,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尤其是花默,很是疏淡地道,“我们家地方小,路圣使还是和之前一样,原本住什么地方,依旧住什么地方去,反正娘子现在又不能出门了,也用不着路圣使,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看着了。”

  “至于照顾人的活,有我这个相公在呢!”

  “嗯,阿默说的对。阿默忙不过来,也还有我给跑腿之类的,路圣使还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

  圭贤也帮腔地补充了一句。

  总之就是要把路笙给排除到他们的家之外的地方去。

  眼不见为净。

  青色见状,也不插嘴,更不反驳,而是环视了一圈房间内的种种后,对着路笙道,“这些都是你借给我们的吧,可要我先起身,让你把这些收起来,我的储物镯里有我们家原来的家具。”

  说完,青色便要起身。

  路笙赶紧摇头,“不用了,不用了!不就点东西吗,送给你用了,还什么还啊!我可不在乎这点东西。行了,知道你们不欢迎我,我先走,有什么事,或者有什么话想要和我说,大叫一声我的名字,我就会听到的。”

  他哪里听不出,青色这是用她的方式委婉的赶他走呢!

  正好他也要针对青色怀~孕这件事,赶紧找红衣他们一起商量下去。

  就算她不赶他,他也待不住了。

  因此,正好,说完话,爽快地转身便走了。

  路笙一走,花默明显放松了下来。

  圭贤也不再绷紧了肩,青色看出了他们的紧张,却无能为力。

  谁让她如今也是个普通人呢?

  “相公,你们俩脸色都不太好,没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青色尝试着想看看花默会不会和她说真话,提她有可能怀~孕的事情。

  然,两人却不约而同的摇头。

  “没有啊,可能是你突然的晕倒把我吓坏了,娘子,你可真的不能再乱动了,你已经几次三番的吓到我了,再这么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承受得住。”

  “对不起啊相公。”

  “娘子,我不是在怪你!”

  “我知道,我只是愧疚我自己竟然总让你担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