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四季宫主(1/2)

加入书签

  “落了?”

  “嗯!”青色点头,“不然你们还想让我生下来?就算相公你有这样的胸怀,我没有。父不详的孩子,我没有那么圣母心,把他生下来。”

  “就算真的勉强你们非让我留着,我也不会喜欢,以后说不好会虐~待他,你们也不会想看到有一天我变成那样的残忍刽子手吧!”

  “趁着现在还小,只是一团很小的血块,落了大家都安心。”

  青色说完,便看向花默醢。

  他不出意料的沉默着。

  看得出内心深处比较煎熬。

  “相公,我相信我们以后一定会有我们自己的小孩的。或许你想说这个孩子可能是咱们的,但是,我只想要绝对,不想有一点点的瑕疵和可能。缇”

  “我也更不能容忍在骨肉血脉上,委屈相公你,所以你不用认它,不管它是不是,我们都当他不是,算我这个当娘的,对不起它,好吗?”

  “所以你就答应我吧,我们不要它了。好不好?”

  花默还是很沉默,明明他知道娘子这样决定都是为了他,不想他难过,不想他委屈,也知道娘子这样的决定,其实是对他们来说最好的。

  尤其是娘子如今这么坚强,知道了自己怀~孕后,都没有过激的自残行为,还顾虑他的感受的,主动说拿掉这个孩子。

  他应该很高兴,很欣慰的赶紧点头答应下来才对。

  可不知道为什么,花默就是觉得他点不下这个头。

  看的一旁的圭贤急的不行不行的了,终于忍不住推了他的肩一下,“阿默,我说你在想什么,你到底给个准话啊,行不行啊!”

  “人青色都已经这么说了,你还在犹豫迟疑什么?”

  “公子,你也是这么想的,让我娘子把孩子拿掉?”

  花默抬头看他。

  圭贤语噎了下,什么叫他也是这么想?

  其实青色落不落这个孩子和他圭贤有什么关系啊?

  他这还是替阿默以后着急吗?

  毕竟这个孩子十有八~九是不可能是花默的了,与其以后孩子生出来,要是十分的不像花默,看着难受的话,何不现在就直接利落的落了!

  “咳咳,阿默,那什么,我知道你想要个孩子很久了,但是我觉得青色说的也对,只要你们俩都好好的,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是不是?”

  “我觉得吧,孩子肯定是会有的。你不用舍不得这一个。”

  “娘子,我觉得这孩子是我们俩的,我们一直很恩爱,你,出事前我们都一直在一起,大夫并不能确定到具体是哪一天孩子到来了,我们就这么残忍的决定放弃他,对他不公平。”

  花默磕磕碰碰的,有些躲着青色的眼睛的,总算把他心里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简单的说,就是他即便再清楚不过,这个孩子的父亲身份,几率就只有一半,可他不舍得放弃那一半。

  就算最后的结果,极有可能是替别人养了儿子,他也想忍痛赌一把。

  可这样的态度,是青色接受不了的。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怎么能来个零点五?

  孩子生下来那就是生命,那个时候木已成舟,不接受也只能接受,她总不能真的掐死它。

  现在花默愿意赌那百分之五十,以后呢?

  日常许久之后,还能这么若无其事的接受下去?

  她在现代看过太多太多的这种问题了。

  再婚重组的家庭,继父都未必能毫无心理障碍的接受妻子带来的前任的儿子,何况花默这种活生生的提醒他受了男人的屈辱。

  “相公,我知道你是好人,也知道你心软,但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心软的,这样吧,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参与决定了,我决定就好。”

  “娘子!”

  “圭贤,要麻烦你了,去帮我抓一副药回来。你知道的。”

  圭贤点头,“好,不过你真想好了?你不会后悔?”

  “我后悔什么?我要是不把这件事情给妥善处理好,我才会后悔!”

  青色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这货是在搞笑吗?

  花默不知道,他难道不知道自己可不是原来的青色了。

  她对这个可能是被强后留下的胚胎,可没什么心软的情绪。

  若真是原身和花默的孩子倒也罢了,自己好歹占了人家的身体,就当代孕好了,也会替他们把孩子生下来。

  可这个孩子和花默可没多大关系,和她自己,就更加别提了。

  “好,那我去。”

  圭贤说完,也不是拖拉的人,抬腿就要走。

  花默有点慌,“公子,等一下!”

  “娘子,别这么急,再多想两天好吗?”

  他心有点乱,更加的矛盾和复杂,既觉得他们的做法是对的,可又觉得对于放弃一个孩子,娘子和公子他们两人的态度也未免太统一了。

  好像要拿掉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肉瘤一样。

  这种感觉非常的不好。

  尤其是娘子的情绪,从头到尾都太冷静了,好像她早就知道了一样。

  这令得花默不得不多做了一些联想。

  可他又实在不愿意这样假想自己的娘子。

  这种种的情绪,夹杂在一起令他很迷惘。

  “相公。对不起。”

  青色其实是理解他的,但是理解是一回事,可是优柔寡断,当断不断的话,又是另一回事。

  *

  这个晚上,花默第一次没有进他们的房间。

  而是一个人在厨房里待了一个晚上。

  青色点着烛火,坐在床~上,几乎等到了天明,他也没有进来。

  心里不由有些懊恼,这算不算是他们婚后的第一次冷战了?

  圭贤看到青色的房间,烛盏一直亮着,也一个晚上没睡。

  他知道他的好兄弟阿默是怨上他了。

  看着桌子上那包落胎的药,圭贤也哭笑不已,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掺和进来啊。

  可他又不得不帮着青色一起做这个决定。

  他想,阿默现在或许不理解,可等他以后和青色有了真正的属于他们自己的孩子后,一定会感谢他今天做的事情的。

  而路笙那个总是以青色的保护神自居的家伙,获悉他们决定落胎后,整个下午到晚上也没出现过。

  这是不是同样意味着他心里也是默认这个孩子是不该存在的?

  圭贤他们哪里知道,不是路笙默认。

  而是这货从前天开始,就不再平阳城了。

  不但是他,还包括红衣在内,本来已经潜~伏在了平阳城的不少的高阶妖兽,都已经从前天开始,秘密的撤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