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为我们牺牲下怎么样(1/2)

加入书签

  “去往北都通报的人,现在应该到了吧?”

  北都这个词一出来,众人顿时一凛。

  在所有人修的心中,有个圣地,那就是北都。

  因为人帝苏悬就是在北都由文入圣,成就了自己的一条道,所以这个地方,也成了几乎人类修士们心中~共同的圣地。

  虽然北都还处在人类治理的国家里,但是却是真正修士们聚集最多的地方醢。

  只是碍于人帝苏悬的关系,不管是修士还是人类,只要进了北都,就不允许使用法力。

  必须真正像个普通人类一样的在城中行走,免得惊扰到世俗的人们正常的生活。

  平阳城属于大风国治下,而北都地域上,其实应该属于大风国和香雪海两者之间的地域缇。

  现在自成一个小型的国度。

  所以北都城既是一座城,也是一个国。

  唯一的精神领袖就是人帝苏悬。

  翟亦强既是怀疑妖帝可能出世,如何能不通禀消息给北都那边,不管那边是不是已经更快知道些什么,他们作为苏悬帝下的四大标杆,也要拿出他们自己的态度来。

  “算算时间,应该早已经抵达了,只是北都的规矩,大家都知道,不知道我派去的人,目前有无见到师尊。”

  苏悬得道成圣之后,不喜人家叫他人帝,或者尊上,祖上之类的话。

  他说他是一个读书人,所喜欢的不过就是教书育人。

  因此多年来,只让人叫他一声苏先生。

  只是话虽如此说,除了苏悬真正亲传的弟子,哪个敢真正托大的就叫他一声苏先生?

  如四季宫的这四位掌尊这般,叫上一声‘师尊’,都有种厚着脸皮在硬攀扯的感觉。

  更何况其他人修。

  私底下都是尊叫一人帝陛下。

  “师尊那里要是收到消息,觉得有必要派遣人来的话,应该也就在这几日了。咱们这里也不能就这么不做,看看再说!”

  花素问刚说完,便转头看向风白朗,又柔声道,“风兄,不知能否辛苦下贵宫弟子,前去环形中心探看一下。”

  也莫怪花素问求教到风白朗,谁让四季宫中,唯一修的天狼功法的就是风白朗的冬狼宫呢!

  他们同样也是大陆上人修中,最精通驭兽法门的一脉。

  只不过平日里他们并不拿这种特长出来做事,但是花素问却是知道他们的底细的。

  这个时候提出来,自然是觉得冬狼宫的人去探路最不容易被妖兽察觉不说,就算察觉也比较容易全身而退。

  “我去一趟!”

  风白朗没推脱,却也更干脆。

  直接话落,就一个模糊的人影,化作一通‘沙沙’声地,消失在了众人面前。

  然后再抬眼远眺,就看到一个状若沙漠风狼的兽影,直接消失在了环形沙漠中心地带的沙道内。

  倾未央忍不住感慨,“白朗兄不愧是这一代最出色的狼主,那化形入兽之法,若非亲见,便是在我眼前,都区分不出来真假啊。”

  翟亦强没说话,心底还是赞同倾未央对风白朗的评价的。

  如同妖兽化形变成~人类一样,表面的模样容易幻化,可要是混在人类中,让人类完全不觉得这是个异类,还是不容易的。

  路笙这等妖王级别的,自来也没有几个。

  而人类要模仿妖兽,从外形到气息,完全以假乱真,就更加不易。

  风白朗若非修炼的天狼功法,已经到了很深的境界,也是不能做到的。

  便是如此,他也还不能在路笙或者红衣那种级别的妖王面前,显露身形,不然的话,分分钟钟还是会被拆穿的。

  眼下只不过是让他稍稍进入环形沙漠中心的外围,探查些动静,量来风白朗应该还是应付得过的。

  *

  “祭坛准备好了吗?”

  路笙有些焦躁的又问了一遍。

  “快了,黑夜说,就等月影上升到半月空,就能沟通到帝尊潜修的环形深渊处了。”

  红衣仙子也不恼路笙的沉不住气,事实上,她也紧张又激动的满手都是汗渍。

  两人说话间,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一大团黑雾弥漫的中央,一个霁月风清,修眉若玉的男子,正一点点的检查整个传音法阵的最后布置。

  手中的黑色的鹅卵石一样的东西,也一颗一颗,有条不紊的落到他想要放置进去的地方。

  这就是他们聚集在这里设置的祭坛。

  而这个所谓的祭坛,一点都不像以为中的恢弘和巨大,相反,整个祭坛就是一个法阵,大小至多也就是一丈方圆。

  中间位置,放了一张偌大的豪华的黑色王座。

  似乎是为了给什么人的降临,提前设置的一样。

  天上的月亮,终于在所有人的期望中,缓慢地升到了半天空。

  那团黑雾也随着黑夜手中最后一块黑色鹅卵石一样的石头的放入,跟着消失不见。

  顿时,整个天空,从苍穹的最深处,射~出一道深紫色的明亮光芒。

  这光芒一出。

  好不容易潜入了妖兽群中的风白朗顿时就怔住了,下意识地抬头看天。

  一开始还担心自己露了行迹,侧头一看,周围的妖兽都和他一样的动作,不由也安心了些。

  同样,还留在外围的人修们,不用等风白朗传消息回来,也已经看到了天空中的深紫色光芒,也都纷纷大惊失色的往上看。

  路笙和红衣兴奋不已,“成了!”

  ……

  然几个呼吸之后。

  深紫色的紫光还是紫光,祭坛中央的王座之上,并没有帝尊陛下的分~身降临。

  王座上勉勉强强的被笼罩上了一层紫色的虚影。

  这令得已经单膝下跪,恭敬地等待着畴铮到来的路笙和红衣全傻了眼。

  “黑夜,这怎么回事?”

  路笙立即把疑问的目光投向那个布置祭坛的男子,好似在问,你不会什么地方弄出错了吧?

  黑夜俊秀的眉眼,也微微诧异地看着王座。

  “该死的,从那个女人出现之后,一切就变得不受控制了,现在连帝尊的分~身,竟然也无法降临,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红衣最是烦躁。

  她本就不情愿当日把妖皇之心种入青色体内。

  现在看着事情越来越脱离掌控,她莫名的有了种烦躁。

  尤其是听到路笙说,青色那女人现在已经确定是怀~孕的事情之后,这种不舒服不好的感觉就更甚了。

  有种她们最重要的东西已经被人偷走了一样。

  “别急,再等一下!深海魔石可以维持祭坛两盏茶,我们还有时间。”

  黑夜虽然同样觉得疑惑,却还是沉得住气的。

  见红衣忍不住暴跳如雷了,赶紧冷静地安抚她。

  一开始他听说了这边的很不顺利,还有些奇怪怎么路笙和红衣两人竟然连这么点小事情都办不好。

  现在看来,可能还是自己冤枉了他们。

  又等了几个呼吸,深紫色的紫光依旧耀眼穿天,但是王座上依旧没有妖皇畴铮的分神,连虚影都没产生出一个来。

  相反,在北方的天际,没一会也爆~射~出一道明亮的白光。

  没有紫光那么深邃和粗,但是白光也不弱。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被那道白光也吸引了过去。

  妖兽们的表情不太好看,人修们的表情就雀跃多了。

  “是师尊大人。”

  花素问惊喜崇拜地道。

  翟亦强等人也不约而同的冲着那道白光行了个弟子之礼。

  风白朗因为处在妖兽群中,对于妖兽们的蠢~蠢~欲~动,不免更加感觉生动。

  就听妖兽们也在狐疑讨论。

  “那是人帝苏悬的日之光?”

  “看起来也好强,虽然比不上咱们伟大的妖皇陛下,但是比大部分人修,已经极为厉害了,难怪人修这些年如此的嚣张,也不是没底气的。”

  “你们都闭嘴,这是在长人类的气势,灭咱妖兽的风光吗?”

  “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