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哎哟还会移形换位(1/2)

加入书签

  黑夜也不说话,只是目光清冷地看着他。

  “你看,我已经在青色面前露过面了,目前为止,虽然厚着脸皮强行说要当保镖的赖在她周围,但是她对我排斥挺严重的啊。骨子里就不信任我。”

  “红衣你也看到了,指望她成事,还不如指望她坏事呢!”

  “你看,咱们仨中就你是张生面孔,而且长得极具欺骗性,不如你出面去认个亲怎么样?”

  路笙的话刚说完,就收到了两双白眼醢。

  红衣瞪他,自然是因为这家伙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黑夜瞪他则是预料到这货,似乎挖了个坑正等着他掉进去呢!

  可他却不得不问,“认什么亲?缇”

  “我觉得青色怀~孕了之后,花默和圭贤,哦,就是她丈夫和他丈夫的那个朋友,两人的反应和表情都不太对。”

  “然后我呢就用了点办法,旁敲侧击的去打听了下,怀疑青色这个孩子的来头有点不正。”

  “不然的话,花默不会那天对我说了那句话后,反应那么的大,嗯,差点没冲上来撕破我的脸。”

  “青色那女人也先弄掉孩子,只是花默还有点迟疑,你看,黑夜要不你就去认个错,稍微受点委屈,让他们出出气,只要你坚持孩子必须生下来,到时候你可以抱走,绝对不影响他们正常的生活,如何?”

  “这般,既顺理成章的得到了孩子,又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更加名正言顺的能杜绝别人也想打的鬼主意,你觉得怎样?”

  黑夜:……

  不怎么样!

  内心的小人都在咆哮了!

  他就知道路笙这混蛋不会有什么好建议提的,果然——特么的也太坑兽了!

  他这意思是让自己去认自己是个强~暴女人的禽兽呗?

  他以后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他黑夜不至于缺女人却到要去强一个人类有夫之妇吧,这什么馊主意!

  “不干!要去你去认!”

  “别啊,别急着拒绝啊,我倒是想认,可来不及了啊,我要早知道帝尊今天会这么交代,我那天我就不否认了。”

  “可问题是我都已经否认了,现在再去说我认了,我做了祸害人青色的事,不说青色他们相信不相信,就说他们相信了,冲着这么恨我,不得加倍把孩子给堕了啊?”

  “那你就让我去?”

  黑夜这下也维持不住霁月光风的清俊脸庞了,只差没裂开牙齿,把路笙这货给生吞了。

  “那不然你说咋办?红衣是女的,我已经作废了,你不担起这个重任,难不成让我到下面的儿孙们中间去挑?”

  “话说,就算下面的儿孙们里头能挑到一个愿意的,你可别忘了,青色这胎里现在可是融了咱帝尊的妖皇之心,你让帝尊的咳咳,做下面妖子妖孙们的那……咳咳……”

  路笙可不敢说出那几个字来。

  觉得不好讲,就使命的咳嗽。

  他这么一来,黑夜的表情也不好看了。

  红衣就更不用说了,杀气腾腾地冲着路笙就一记冰刀,“路笙,你敢!你要敢这么玷污帝尊的名声,我先灭了你!”

  “看看!看看!我能这么干吗?”

  路笙一摊手,无奈地对着黑夜继续游说,“你看,左右刚才的事情,就咱们仨知道,赶紧决定吧,晚了人修那边肯定有所动作。”

  “我们如今唯一占优势的地方就在于,秋阳宫翟亦强收了个好徒弟,一下子把青色夫妇给得罪狠了,弄的他们俩夫妻仇视人修,远胜过我们妖兽。”

  “不然的话,以人修的虚伪,事情都轮不到咱们开始,就已经先被人家占据主动了。”

  不得不说,路笙这家伙绝对是个游说能人,谈判专家啊。

  黑夜和红衣明明知道他说的都是歪歪理,可就是忍不住被他说服。

  觉得这货说的挺~实在的,的确就是这么个现状。

  “你想让我怎么做?”

  黑夜迟疑了好一会,才轻声问。

  “冒充一个不得已才做了对不起青色的事情的人,反正要把自己说的怎么身不由己、迫不得已,就说成什么样。”

  “总得让他们愤怒的要杀你的同时,又要可怜和体谅到你的处境,不然的话,后面就没得谈了啊!”

  “你呢,态度要诚恳无比、忏悔万分、最好是痛哭流涕,各种求原谅,把姿态放到无线低……”

  路笙说的口沫齐飞,一副宛如眼见了黑夜各种狼狈的模样,嘴角都笑的不成形状了。

  眼见黑夜盯着他的眼神越来越黑沉,深幽,这货才从自我遐想中醒过神。

  “咳咳,那什么,这个你自己发挥,反正大致就是这种,我就不多做形容和演示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总而言之,最后可以提出任何丰厚的补偿给他们,唯一的要求就是孩子一定要好好的生下来,然后给你抱走!”

  “你甚至可以说你以后都不能当男人了,这个孩子不管男女都是你唯一的……咳咳,松,松开,我错了!”

  路笙乐极生悲了,话没说完,就已经发现自己的双脚腾空了。

  忍受不了这货脑子里各种埋汰作贱他的黑夜,终于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把这个混蛋给提起来了。

  大家都为妖兽嘛!

  相煎何太急是不是?

  路笙真要躲也肯定躲得掉,可他也知道,躲了,黑夜肯定不能高兴啊!

  只好让他有个机会撒撒气了。

  当然嘴里讨饶,还是要喊大声点的。

  用他刚才和黑夜说过的话来说,便是求原谅的姿态要有、要诚恳……

  所以,两分钟后,黑夜才勉强满意他的道歉,把人给丢回到地面上来。

  然后很有性格地道,“继续。别再让我听到一个字与内容无关的,不然就你自己想办法。”

  “呃——”

  路笙被噎了下,只好瘪瘪嘴,“好吧!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最重要的一点,你要想法子让他们同意你住进他们家里去,这个很重要,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无死角的随时随地,拱卫好那个胎。”

  “你说完了?”

  “呃,说完了啊!”

  路笙赶紧点头,见他一副十分鄙夷自己的模样,不由不开森了,“你这是对我说的不以为然,还是有什么想法?”

  黑夜呵呵了两声,转身走了!

  走了!走了!走了!

  靠!

  路笙顿时觉得自己简直是伫立在秋风中,一堆黄叶不停地在飘落的那棵歪脖子枯树,好凄凉啊!

  他这是严重的被鄙视了啊!

  很想杀人肿么办?

  这个时候,红衣还嫌不够一样,也冷冷地冲着他扯了扯嘴角,皮笑肉不笑的,就对着外围的妖子妖孙们挥了挥手。

  浩浩荡荡的就带着妖兽大军们,也走人了!

  此时,祭坛布置处,已经自动自发的尘暴了一回,环形的祭坛形状和法阵,又重新回归成了一粒粒的沙子。

  风轻轻的吹过,平复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