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真是有病(1/2)

加入书签

  好在时间倒也不长,前后约莫二十来分钟的样子,它就黯淡了光芒。

  青色原本以为它会掉落在地上,却见他像是在空气中分解了一样,无声无息的就在她面前的空气中,消失了。

  不过这一次,她没有再到处呼喊它出来。

  随着小刀的虚影在空气中消失,青色头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里,像是多了点什么。

  可仔细去感觉,又找不到醢。

  她隐约知道应该是这把小刀真的藏在她身体里的某处了。

  虽然不能想象那么长一柄水果刀,到底是怎么能躲进自己的身体里的,可再想想这个地方,连妖兽和修仙者都有,现在自己不过区区一把刀子入体,又算得了什么?

  就当表演杂技了呗缇!

  总之,这个晚上,她是毫无睡意了。

  想来厨房的花默,和旁边的圭贤,也是如是。

  一想到天亮后,关于这个孩子,花默那晦暗不明的态度和迟疑,青色就觉得有点头疼。

  她一直以为这个孩子的到来,最不乐意的人,就是身为丈夫的花默。

  毕竟便宜老爸谁都不乐意当,尤其是如果真生下来,不是意味着随时随刻地在提醒花默,有人玷污过了他老婆?

  结果,没想到,花默痛苦归痛苦,但是想法却和她预料的截然不同,现在最大的阻力反而是来自他。

  青色忍不住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怎么了解这个时代的人心理的想法,还是仅仅是不了解花默的想法?

  怎么他的反应会是这样?

  *

  天终于透出一丝白了。

  青色干脆地拉开了房门,去了厨房。

  厨房里,花默新生的胡茬满下巴的,蹲坐在烧火的小矮凳上。

  听到门吱呀声,一抬眼,似乎没想到青色会这么早就过来。

  本能的站了起来,眼睛一亮,想说什么,又似乎想起了,昨天晚上为了孩子的事情,和娘子生闷气,一个晚上也没回房间的事情,觉得又有点别不开面。

  一时间,就那么要进不进的迟疑在了那。

  青色本是有些生气他的行为的,见他那憔悴的样子。

  一个晚上不见而已,脸色都黯淡了两个色了,再看那新生的胡茬,哪还不知道这个笨蛋,弄不好就在这小矮凳上蹲了一个晚上了。

  这又是何苦?

  他要是实在是非要这个孩子不可,她也不是完全不能为他留着。

  毕竟她自己的灵魂借用了这个身体,就当这个孩子也是同样的借用和寄居者便是。

  只是,她要的是他以后不痛苦,不后悔。

  “还杵在那做什么啊?生了一个晚上气了还没生完?是不是打算以后都不和我说话,不回房间睡觉了?”

  青色见他明明想要和自己说话,却又嗫嚅着开不出口,立即就明白了他的矛盾和脆弱处。

  便立即用故作凶恶的口气,对他数落道。

  她这率先一开口,花默的表情立即从深深地忧心,目光可见的放松了一下。

  也不再杵在那了,赶紧快步地走了过来,低声惭愧地叫了一声,“娘子!”

  “还知道我是你~娘子啊,我以为你都是不打算再理我了呢!”

  “娘子,我怎么会!”

  花默一听紧张了,赶紧解释。

  “那你怎么昨天就那么狠心啊,一句话不说的就窝在了厨房?你就不怕我晚上瞎想?”

  “娘子,对不起!”

  “好啦,还说什么对不起,都是亲人一样的存在了,我离不了你,你离不开我,哪里还分什么彼此?”

  青色有些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颊,认真地道,“我仔细地想了下,我昨天的态度也有点太急切了点,虽然我觉得我是为了我们以后的相处在考虑,但是我还是有点没多顾虑一点你的心情。”

  “如果,我是说,如果相公你实在很想留下这个孩子的话,我不是非不要他不可的。”

  “我昨天之所以想着不要,也是不想你以后会因为这个孩子的身世的关系,和我生了嫌隙。”

  “所谓相骂无好口,如今你我情投意合,情浓意浓的自然不碍什么,可若是几年后,你不若今时今日这般爱重于我,然后夫妻不免有个什么口角,你到那时,但凡拿出孩子的事情来说事的话,我想,我会连死的心都有的。”

  “娘子,娘子,我怎么会?我若是那样做,我便是连猪狗牲畜都不如了。”

  花默似是没想到青色担忧的竟然是这些。

  见状,脸色都变了。

  紧紧地握住她的双手,急于解释,“都是我的过错,我不知道娘子你心里会有这样的恐惧,我哪里会有朝一日的不爱重你?此一生,我都生怕是你抛弃了我,不要了我。”

  “孩子的事情,我知娘子你心里不愿意,我那般犹豫,也是伤娘子的心,只是我真的不是欲要娘子你难堪和伤心,我是真的有一种感觉,觉得这个孩子会是你我的孩子。”

  “是与旁的不相干的。我才想着娘子留下他。我们成亲多年,这些年,我对娘子怎么样,娘子你心里当是清楚的,我只怕娘子你觉得我这个相公老实又无用,终有一天厌弃了我,不愿与我过这样的日子。”

  “我当然是希望能与娘子白头偕老,生同衾死同穴,可若娘子但凡有个嫌弃我,我怕我会没用的活不下去,若是有了咱们共同的孩子,看着孩子的面,娘子也许便不会离开我了。”

  青色听着听着,眼睛就红了。

  而花默说着说着,竟是比青色还要先流下眼泪来。

  两人竟都是唯恐担忧对方不要自己,这番一交心,不由又是欢喜,又是感动。

  “说你笨,还真是不动脑子,嫁汉嫁汉,都嫁了你了,哪有说走就走的婆娘?”

  青色虽是如此骂着他,可双手却早已经紧紧地抱紧了花默的腰。

  把头埋进他怀中淌眼泪去了。

  这男人,她是真舍不下放手了。

  到哪里还能找到这般死心眼,又一门心思要对她好的人?

  “再说了,我就算要走,你不会拦住我啊?笨!再不济,我到哪你跟到哪啊!女人就喜欢痴~汉,记住没?”

  花默也听出青色这会儿口中说的要走,不是真的有一天会走了,而是在跟他撒娇呢!

  不由顿时咧嘴傻笑了起来,下巴深深地抵在青色的头顶上,“娘子,我记住了!我就是你的痴~汉!”

  “傻~子!”

  “当傻~子我也乐意!”

  “那既然这样,咱们说开了,便不准以后再离‘床’出走了啊!还长能耐了,居然一个晚上都不回房间,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