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怒(1/2)

加入书签

  “花默——”

  “滚!!!”

  夜流光似乎十分无奈,不得不扶起地上受伤的来伯,临走之前,还目光十分难受和愧疚地看了眼花默。

  只不过花默没有看他。

  两人刚走到门口,房门就从外面被人重重地往里推开了醢。

  两扇门骨重重地撞到了墙上,又反弹了过来,可见用力之大。

  这等动静,别说正对着门的夜流光主仆,就是沉浸在痛苦中的花默,也被吸引得调转过头来。

  一看,顿时脸色都变了缇。

  赶忙上前一步,又顿住,“娘,娘子——”

  门口站着的可不就是青色和圭贤两人吗?

  而刚才用力把门踢开的,便是青色本人。

  他们也实在是太高估了这个房子的隔音,又低估了他们的耳力。

  一个家,院子统共就这么大,就这么两间房,一开始他们小声讲话,她和圭贤在厨房,自然不曾注意和听见。

  可到后面,说话和争执的声音都起来了,且越说越大声,便是圭贤不想让青色听到,青色也不可能听不到。

  他已经尽量的拖住了青色,不让她冲动的跑到这边来了。

  可凭他哪里能控制得住有主见的青色的行为?

  “是你?”

  青色目光俨然地盯着夜流光的脸,极为冷淡地问。

  对着这张花默和圭贤都看楞的脸,青色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而是非常敌意和防备地看着他,宛如能用一双凡眼看穿他的真身一样。

  令得自认为伪装的十分成功,堪称完美无缺的夜流光,也忍不住心里浮现出几许惊疑来了。

  不愧是开启神山的人形圣钥对象,即便是肉~身凡胎,却总有一种令人心悸的直觉。

  显然这个夜流光根本不是真正的夜流光,而是妖兽三大圣域荒漠圣域的圣使黑夜所伪装。

  他显然比路笙所期望的还要完美的,给自己的伪装好了一个身份。

  演绎的心态和人物该有的表情和心理,也堪称无懈可击。

  光看花默从前恨不得把侮辱了他娘子的人千刀万剐,可真正听了他的话之后,却只是矛盾痛苦的叫他们滚,却根本狠不下心用匕首刺他们,便知道黑夜的幻化和感染人心的能力有多强。

  除非知道他底细的人,或者生来就是抗魔体质的话,不然是不可能逃脱黑夜的主动伪装的。

  因为除了有限的几个人,比如路笙,比如红衣,比如他们伟大的帝尊畴铮陛下,以及真正的黑夜的心腹,是没有人知道这个世界上,万千妖兽中,还存在一种妖兽,叫‘蜃’。

  人类有个词,叫‘海市蜃楼’,说的就是虚无缥缈的事务。

  不存在的东西。

  当然,到了现代,用科学点的说法是,光线和大气,因为折射的和反射的角度,在空中形成一个场景的虚影。

  而那处场景,有可能是地球上某处真正存在的景物或者建筑的全反射虚影,也有可能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理论上说,既然是光线和折射和全反射形成的东西,那么,即便是海市蜃楼,也该是有迹可循的。

  然,宇宙万物,所谓的科学理论也不过在基于普通的人类,对过去现在未来的积累以及可能性的假设后,形成的一门自以为是有规律可循的学科。

  只是这种理论,是否真的占得住脚,谁能这么肯定呢?

  也许若干年后,根本就有全新的更超前的理论出来,完全推翻现有的理论,也是难说的。

  毕竟现代时的青色受了一辈子的科学教育,也没人告诉她,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超越重力,腾空飞行,还快逾飞机吧?

  可在这青神大陆,似乎只要能御剑飞行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

  十万里幅员,快的瞬息而至,水平差一点的筑基修士,飞上三个月,也能穿越。

  这叫什么?这就是超自然的,无法用科学两字来解释的。

  黑夜在青神大陆,也算是超自然中的一个超自然。

  他是‘蜃’,他能令一个人看到他自己内心中,他自己都不存在、不知道的东西。

  而他若是主动想让你看到什么,你又不小心随着他的指引,进入了他为你创造的世界或者场景里。

  那么除非他愿意,主动解开和放弃,否则的话,那个进入了蜃营造的世界里的任何生物,有生之年都不可能脱离的出来。

  这是‘蜃’极其可怕的地方。

  他不是针对你的修为高低来的,他针对的是你的心。

  而黑夜,约莫是这个世界上,仅有的一只‘蜃’了。

  若说帝尊畴铮的本尊是什么,是一个谜的话,那么身为‘蜃’的黑夜的年龄,也同样是一个谜。

  路笙和红衣怀疑过这家伙,可能是和帝尊同一期的老怪物了。

  但是黑夜他自己从来不承认。

  还总是以一副人畜无害白衣飘飘,谪仙风范的模样,出现在人前。

  明明叫黑夜,却喜欢穿一身白衣。

  就好像红衣明明叫红衣,却也喜欢穿白色。

  真是一群不正常的家伙!

  (哎哟喂,路笙,别忘了,你也是喜欢穿白衣的好吗?说的你自己像是多正常一样的,你在你的妖兽同伴眼里,更不正常!)

  现在黑夜伪装的这个夜流光,所使用那是连最粗浅的‘幻’都达不到的。

  仅仅就是通过非常浅表的言语和心灵上的影响,给花默他形成一个暗示而已。

  实在是花默他们都是普通人,他黑夜针对这样的普通人,也要使用‘蜃’的力的话,那当真是拿着牛刀去砍蚊子了。

  他相信完全可以凭借区区语术,就能达到他要的效果。

  可现在对上青色,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还十分排斥和警觉的眸光时,黑夜也觉得有点意外。

  但是脸上,他还是浮现出了深深地歉意,“青色姑娘,你,你都听见了?我,我很抱歉,我——”

  他的表情很真诚,眼神很真诚,说这些话的时候,甚至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散发着他很难过,很惭愧,觉得很对不起她的意味。

  青色相信自己的眼睛,也确信自己感知到了来自他的善意和歉意,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夜流光,她骨子里的寒意更重了。

  隐约间,好像看到了他那张脸上方,朦朦胧胧的被一层黑雾给完全笼罩了。

  青色心头一凛,以为自己是看花了眼,再看过去,果然还是那张俊美又诚恳道歉的脸了。

  可那一刹那的阴影,已经在青色的心里烙下了一个疑问。

  下意识地——当真是纯粹出于本能一样。

  在所有人都没防备,和没料到的情况下,只听“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