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夺(1/2)

加入书签

  在黑夜和路笙他们的眼中,可不就是把青色和花默他们当成了牵线木偶一般在掌控吗?

  看似保护好像还有些忍让,其实从来内心就没把他们当成一回事过,更别提给予同等的尊重了。

  青色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决定给他们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圭贤,你走吧!”

  “青色,你要做什么?你可别干傻事啊!醢”

  圭贤非但没走,反而快速地冲了进来,跑到了青色和花默旁边。

  “连你也无视我的话,不把我说的话,听进心里去?”

  “是你也觉得,我一没力量,二没武器,所以说出来的话,是不需被人认可,得到尊重的吗?缇”

  青色缓缓地抬头,看他。

  乌黑的瞳仁,和玉白的面容,同样的无一丝表情。

  看得圭贤,心慌不已。

  可似乎他又马上领悟到了什么。

  不由猛地看向青色,想通过她的眼神和表情再确定一次,但是什么都没有寻到。

  可他确切地听到了她说‘武器’二字。

  圭贤认为这是一个极大的暗示。

  他隐约明白了,愤怒到了极点的青色预备做什么。

  可他无法阻止。

  如同青色和花默的愤懑和怨恨一样,圭贤的心里同样的觉得怒愤填膺,他好歹是个有名的商贾。

  且羡鱼楼多年来都是和修士们打交道极多。

  对于修士们眼中的自己这等凡人,是如何的被轻视,被忽略,再清楚不过了。

  只是他无力反抗,更加无力改变这一局面。

  因为仙凡永隔。

  他没有灵根,跨不出那一步,成不了和他们一样的人,就永远谈不上能为自己争取和报复。

  青色不一样。

  他想起那把泛着青色光芒的小刀。

  如果它真是神器的话,这是青色唯一的一次希望。

  前提是那把小刀能听青色的话。

  圭贤又有点担心她不行,又希望她能行。

  至于神器小刀真的出来后,会造成何种后果,圭贤也好,相信青色也是,他们都已经不会在意了。

  “青色,我,我听你的。我走。”

  圭贤说着,又看了看地上的花默,没有问出要不要让他把花默一起带走的话来。

  他们若是没情投意合之前,他可能会为了自己是花默的好兄弟,不想让他留在这里危险。

  但是,现在,他明白阿默和青色是相爱的。

  不管阿默知不知道这个青色不再是以前的青色,可在看他看来,以前的青色已经死了。

  现在的青色爱上了阿默,甚至愿意为他不顾一切,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理由自私的只考虑花默的生命安全?

  他就当此刻告别他一生中的唯二挚友了!

  圭贤说完,只是眼神深深地看了一眼青色,再没多说什么,便转身走了。

  夜流光和路笙暗暗交换了一个眼神,却谁都没有伸手去阻拦圭贤的离开。

  在他们看来,只要他们的目标青色好好的在这里带着,其他的都是小配角,无关紧要。

  圭贤很快就牵着他的追风兽走了。

  而就在他走后不一会儿,那头贱萌兽绿绿,居然也偷偷地跳出了窝棚,也往院外跑了。

  路笙发现了,眉眼微微上挑了下,有心把那头异常的绿云兽给弄回来,想了想又顿住了。

  而是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屋内的青色身上。

  见她在圭贤走后,一直保持着那个蹲着的姿势,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便缓缓地走了进去,试图劝她,“青色?你没事吧!”

  “我不是不愿意替你赶他们走,只是夜少主,毕竟是好心好意,他们此来也不是来做什么危害你们的事的,不过是诚心诚意的来道个歉,想要给你们夫妻一点补偿,你们又何必反应这么大?”

  路笙的话,终于令青色有了点反应。

  嘴角掀起了一个极度讥讽冷嘲的弧度,在他们妖兽看来,贞洁名誉自尊之类的东西,在他们这样的普通人身上出现是很可笑的吧?

  以至于她被侮辱了,对方只要是来诚心诚意的道个歉,他们就该感恩戴德,欢天喜地的接受并欢迎他的到来?

  这是什么逻辑?

  夜流光敏锐地感觉到,似乎有什么危险正在来临。

  赶紧用眼神阻止路笙说下去。

  他虽然不是人类,但是因为‘蜃’与生俱来就是能蛊惑人心,所以比路笙对人类的心思要了解多了。

  所以路笙这家伙以为这话是在安慰人,那是听在青色的耳朵里,比任何话都再刺耳不过了吧!

  难怪早来了这么多天,也不被青色所信任,路笙这家伙也实在太不会说话了啊!

  黑夜如是想着。

  “你们吃定我们是拿你们没办法的,所以才会用这么肆无忌惮、高高在上的口吻折辱于我,呵呵!”

  青色头也不抬地就冷笑了两声。

  说完上面这些话后,她的声音突然咬牙切齿的低沉了下来。

  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猛地就道,“你听见了?你也看见了?如果你真有灵知,哪怕有那么一点点骨气和正义,你就容着这些不知所谓的东西,在对我冒犯?”

  “我好歹也是活生生的人,你现在莫名其妙的把我弄这里来,就为了让我受这样的屈辱?我不服!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去啊!去杀了他们!向我证明,你是我能够信赖的依仗,不然我们就玉石俱焚吧!”

  “我不知道你把我弄来的原因,可一个人不愿意活了,想死总是有很多法子的。”

  “去吧!选我活!也或者可以继续沉默,我选择死!”

  青色说完,握成拳头的手,就重重地锤向了地上的青砖。

  顿时,手骨拳头上,就满满都是血流了出来。

  青色却像是不会痛一样,看着自己满手血的拳头,缓缓地摊开掌心,一字一句地道,“给——我——出——来——”

  夜流光和路笙,包括来伯,都诧异地看着她。

  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又是在叫什么人出来。

  他们只是惊讶于这女人对自己还真下得了手,那看着柔弱无骨的拳头,竟然说锤地面就锤了地面。

  他们都听到指骨发出清脆的骨裂声了,她居然像是没有痛觉一般。

  她这是故意在装疯卖傻的惊吓他们,还是真有什么倚仗?

  马上,他们就知道青色那样低着头自言自语的情形,真不是在装样的演戏给他们看。

  因为她满是血淋淋的掌心里,突然冒出来了一团透明的光芒。

  很小的一团。

  这团光芒一出来,夜流光还勉强摇晃了下,路笙和那个来伯直接就双膝一软,跪了下来。

  口中惊呼,“帝尊——”

  夜流光也稍稍多坚持了一秒,也随后单膝一弯,也跪了下来,“参见帝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