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见过妖皇陛下(1/2)

加入书签

  黑夜顺着苏悬的目光,头一侧,正好看到青白两团光芒,骤地分开,然后似乎各自占据了青色的肚子和头部两处。

  如此一来。

  本来被笼罩和包围在中间的青色和花默的身影,自然顿时就显露了出来。

  而苏悬所指的需要他帮忙做的事情的对象,便是青色。

  此时的青色,似乎正在忍受着剧痛的折磨,浑身如同从水里被捞出来的一样,全被汗给浸~湿透了醢。

  现在正紧挨着花默靠坐在地上,闭紧眼睛喘着气呢!

  似乎一点都听不见他们在说什么一般。

  黑夜好不容易见她显露出身影,顿时也不顾苏悬在一边,当即就抬脚朝着青色身边走去缇。

  却冷不防,苏悬的人,下一瞬间,就出现在他面前,冲他摇头,“勿急!你现在还不能碰她,她的情况还未稳定下来,她的体内,怕是还有一番争夺。”

  “若想要得到想要的,须等她全然安静下来才成。”

  “苏先生这是故意在阻挠我皇的计划吗?”

  黑夜却面目冰冷地盯着苏悬,“你既知道落神山飞升通道之事,必然也已经筹备计划许久了,不可能不知道如今我皇正进入最关键时期!”

  “能否合作,随后能议,可若苏先生此刻继续阻拦于我的话,我敢肯定,不会有什么合作。”

  本以为青白两色光芒相争,起码也要分出一个高低胜负来。

  可现在看来,居然是平分秋色,两败俱伤。

  妖皇之心竟然半点胜算也没占到。

  他此时上前,便是预备趁着那青光退败躲藏进青色体内的当口,帮助帝尊的妖皇之心,一举压制住它。

  若能二度把青光逼到离体,青色的这具圣钥之体,便算是真正的掌握在帝尊的妖皇之心下了。

  顺便,如果赶得巧的话,他还能一窥青色这个女人身上的奥秘。

  简直一举两得。

  但是却被苏悬拦住了。

  黑夜如何能忍?

  “我必须阻拦于你,我若不阻你,才是真正坏了你家妖皇的大事,若我没有算错的话,落神山马上就要再度降世了。”

  “而能吸引神山降落稳固住的人,非此女不可。”

  “妖皇算计深远本没有错,想用分裂出来的元神之心,进行融合的打算也没有错。只是妖皇唯一没有想过的是,再怎么剥离妖灵力,妖皇元神本身也不可能和人类是一样的。”

  “因此,畴铮陛下若是打的是融合此女身体,成就傀儡,好以掌控,开启神山通道的话,呵呵!”

  苏悬好是一顿摇头,看得黑夜越加心往下沉。

  虽然不想相信他的话,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苏悬似乎都说中了。

  事实的情形就是,从妖皇之心一开始的种入开始,所有的一切就没照着他们最初的预计走。

  更加没料到,青色的身体里,居然还隐藏着那道几乎能力压妖皇之心的请色光芒。

  难道这就冥冥中的天意?

  既然是神山认可的圣钥,那就只能是青色本身,纯粹的一个人才能进行开启?

  “那以苏先生之见,又当如何?”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此女身体之血肉,固然是开启神山中枢的圣钥。可真正能令洞府中枢为之契合和认可的是灵魂。”

  “那才是圣钥的核心价值,与意义。若真让畴铮陛下的元神给融合了,那还是神山认可的钥匙吗?”

  “想来,你家帝尊已经也意识到了。刚才的二光相争,并非两败俱伤后的退缩,而是不能生磨硬来的鸣鼓收兵。”

  “你可以不信我的话,但是何不多等顷刻,由你家帝尊亲自与你证实一番呢?”

  黑夜一怔。

  苏悬这意思,帝尊已经来了平阳城?

  且一会儿真身就要出现?

  怎么可能?

  可苏悬又有什么理由和必要,对自己说谎?

  毕竟目前就自己和红衣两人,红衣还被花素问和那个倾未央缠着,根本不克前来助他。

  便是能二打一,对苏悬,他也没有什么胜算。

  似乎,除了等,目前也做不了别的了。

  不由干脆对着还在上空酣战个不休的红衣,扬声道,“红衣,还不下来拜见一下人帝苏悬先生。”

  这话一出。

  红衣还未且住,倾未央和花素问,就已然一个停顿,外加猛地后退。

  心头欢喜不已,暗道:师尊来了!

  红衣见他们罢战,心头还有战意未歇,却也知道情势目前对己方不利,再战已无意义。

  便也干脆一个回身,便落了下来。

  正好站到了黑夜旁边,目光第一时间锁定到了中年书生模样的苏悬身上。

  同样惊讶:这貌不起眼的人便是人帝苏悬?

  “拜见师尊!”

  花素问和倾未央双双激动不已地,对着苏悬行大礼参见。

  “起来吧!”

  “谢师尊!”

  比起苏悬的淡然,倾未央花素问激动的多。

  “师尊,翟三哥和风道兄,被这妖兽不知道使了什么诡计,给弄的自相残杀了,还请师尊救他们一救!”

  听到花素问这话,苏悬还没说什么,红衣便先冷哼了一声,“技不如人,便要承认!说什么诡计?就凭你们这点本事,黑夜还需要对你们使诡计?”

  “当真是大言不惭,太看得起自己了!”

  “你——”

  “我什么?不服气?不服气再打过啊?你们两个打我一个,也没占到半分便宜,怎么如今老大来了,便赶紧抱大~腿,去告状了?”

  红衣从来都是既不输人也不输阵。

  便是知道面前站着的这个中年男人是人帝苏悬,她也没有半分害怕。

  这等气概,当真是令男儿都要蒙羞。

  黑夜都忍不住暗自惭愧,他还不如小女娃一个的红衣来的有胆气呢!

  苏悬闻言,也是一脸的赞许,“红衣仙子好气概!苏某等男儿都不及仙子你啊!”

  他这话说的倒是坦然又大气,一点不似倾未央他们,明明不敌,还死要面子的嘴上叫嚣个不停。

  令得红衣本来想要反讽的话,也没说出口。

  她是骄傲,可却不是愚蠢。

  苏悬好歹也是和帝尊畴铮齐名的人物,不管真实本事如何,也不是她能一而再的挑衅的对象。

  没见黑夜都一副少见的吃了大便般的憋屈的站在一旁吗?

  这家伙不比路笙那货好到哪里去,能算计人的时候,蔫坏水平绝对在路笙之上。

  此刻却竟然什么没干的待在一边,已经某种程度上宣告了这个苏悬的不好惹了。

  本来路笙重伤,这里就剩她和黑夜两人,势单力孤。

  现在人修们的老大都来了,她们这边,要么帝尊也能及时出现,要么就只能暂时示弱,再谋后算了。

  “可不敢当人帝称赞,我们阵营不同,种族不同,什么冠冕堂皇的表面话就不用说了,且说,你们想怎么样吧?”

  “左右不管你们几个一起上,我和黑夜都是两个。”

  言下之意就是说花素问他们仗着苏悬,对她们以多欺少了。

  气得花素问和倾未央脸色涨的通红。

  这个该死的红衣,绝对是故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