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无情大道(1/2)

加入书签

  “帝尊恕罪,属下知罪!”

  黑夜挺直脊背,恭敬地认下了。

  “白朗不知妖皇陛下早有计划,无意中坏了陛下大事,白朗有过!”

  风白朗倒是想要挺直脊背,可惜他修为不及黑夜,加之他们冬狼宫风家修习的天狼法诀,本就属于妖修法门。

  畴铮作为万妖之皇,万兽之主,对任何一切妖修属性的法门,都有与生俱来的压制优势醢。

  风白朗如何还能在畴铮面前直起身来?

  然,傲骨虽然不得直,本心中的倔强和骄傲,却还努力地维持着一丝不退让。

  是以,他口中只认有过,却不愿承认有罪缇。

  的确,他就是当日曾经于青色的身体里,种入过一丝己身灵力的几人中的一个。

  可他那么做,只是觉得此女与己身机缘有关。

  绝非知道她一身还牵系于妖皇畴铮的大计,更不知道她是开启落神山中枢的人形圣钥。

  这修行这种事情,刻苦坚毅固然是成功法门之一,但是机缘也是促进进阶的捷径之一。

  当日落神山现,青色一人在崖顶,周身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气息,而那种心头隐兆,对他们修真者而言,就意味着机缘应劫之人。

  这才为了不失去机会,才会在她额内,种入本命印记。

  可哪曾料到,那印记入体后,未多久,便消失不见。

  令得他寻都寻不到。

  他还道是出了什么意外,使得有缘之人,被其他人得了去了,虽然有点惋惜,可究竟并未太过重视在意。

  若是真知道青色一人之命运,竟然关系到整个青神大陆,人与妖兽两边万亿生命的未来的话,他如何会这般就完全的忽略了自身种过的印记之事?

  从这个程度上来说,风白朗的确是感觉很冤的。

  同样冤的还有黑夜。

  他是‘蜃’,感应是本心。

  当日~他只是偶然感应到了青色的气息有些不同寻常,认为她可能将来有些什么功用,出于习惯留下了一道印记气息,可以说,他是连青色的容颜长相都未曾细看记清。

  他们修士,不管是妖修还是人修,认的都是本命印记,因为容貌之类的外在皮相可以千变万化,但是本身的灵魂和气息却不容易更改。

  尤其是在自己也在对方身上烙印了之后,就更加不虞人会不见。

  便放心的走了。

  哪只,黑夜也遇到了和风白朗一样的状况,没多久就感觉到自己留下的印记被人清除掉了。

  他倒是想重回这里再查看一番,这不是碍于要配合路笙和红衣他们的行动,想着平阳城已经够热闹的了,他不急于一时过来,晚些时候再说。

  却是没想到路笙和红衣他们俩的任务对象,竟然便是他当日路过种下印记的同个女人。

  如今被帝尊问罪,黑夜也觉得有如吃了苦胆一样说不出苦来。

  “陛下!”

  苏悬此时巴巴地叫了一声畴铮。

  然后沉吟了下后,道,“妖皇陛下,此际事已至此,多说其他都无益,我等时间并不多,青色此女再有一会儿便该清醒过来了。”

  言下之意是,不管是风白朗也好,还是黑夜也好,他们的错处,以后有的是追究的时间。

  但是一旦青色清醒过来了,他们还没拿出适时的章程的话,那么事情就不好办了。

  畴铮淡淡地点头。

  “嗯,本皇已有计划!”

  “愿听陛下详解!”

  苏悬一副愿意为畴铮马首是瞻的表情。

  “她腹中胎儿,为本皇化身之骨血。亦可以算本皇之血脉之延续。只要诞下,便是胎灵本身弱小一些,本皇也自有办法可影响他一二!”

  “眼下的麻烦在于,本皇修得是无情大道,情感寡淡,是以要成功的说服此女自愿产下此子,尤需花默这个分~身与之相伴,令其自愿首肯并心甘情愿牺牲。”

  “苏悬,你既主动寻上来,求一个通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