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那双手那个人(1/2)

加入书签

  第九十七章那双手,那个人!

  “帝尊,这,这就是——”

  路笙和黑夜不是第一天知道什么叫言出法随,可却是第一次从一个凡人的身上,见识到这样不可思议的场面。:3wし

  竟然连红衣这般彪悍的妖兽女修,都无法破开区区一个凡人女子所生成的言咒。

  “失策了!醢”

  事到如今,饶是饱读无数诗书,堪称智珠在握,成竹在胸的人帝苏悬,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但见他目光复杂地看向已经是畴铮掌控了的花默的身体。

  静静地道,“没想到此女对花默情深意重至此!缇”

  “我等都小看了花默的作用,以为不过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的生死,却不曾料到,大业功成的最后关头,竟然是卡在这么一个小人物上,当真是天意难料啊!”

  苏悬这话,竟然都有了几分寥落的想要放弃之感。

  倾未央闻听这话,终于忍不住插口道,“师尊,妖皇陛下,何必这个时候就要紧放弃?”

  “这不是花默还活着吗?”

  说完,他难得大胆地看向已经不是花默了的畴铮的面容。

  这般明显的提示,谁也不是傻~瓜,哪里还会听不懂的?

  路笙和黑夜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向自家陛下。

  而翟亦强和风白朗却皱着眉头,并不觉得倾未央这个提议有成功的可能。

  尤其是风白朗。

  在蜃境里的九个月多月时间,足够他旁观着对青色这个女人有些了解了。

  看着并不如何强大的小女人一个,性子竟然出奇的烈不说,某些时候还偏激执拗的可怕。

  一个不顺她的心意,竟然就是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法门。

  简直令人瞠目,不知她从前到底过的如何的生活,怎生会这般的防备于人,这般的不留余地。

  现在想来,在蜃境内,她一直对路笙和黑夜,就不怎么有好脸。

  对自己和师尊苏悬好歹还有几分缓和,可对黑夜和路笙,尤其是路笙,那是极强的防备。

  只是他们并不真的认为她会有之前的记忆,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如今细思,也许这个蜃境一开始对她的灵魂,影响力就没有他们以为的那么强大。

  路笙和黑夜俨然一定是在蜃境创造出来前,就已经把青色这女人给得罪狠了。

  以至于她心底对他们恨极。

  便是入了蜃境,还是本能的对他们俩不喜。

  反倒是自己和师尊两人,在此之前,并未在青色面前露过面,也没在她心底存下什么印象和影子,在蜃境内反倒得了她几分好脸。

  综合这般一想。

  蜃境能维持到她生产前这几日,实在是已经侥幸过了头。

  要不是青色太多的注意和心神,都用在了和她的那位相公花默过他们的小日子上的话,蜃境内那么多处的不稳,怕是早就爆发出来了。

  只可惜,他们谁都没拿住青色心中的最重,竟然会是花默的命。

  花默这一死,直接刺激到了她本就钻入了牛角尖的纤细神经。

  才弄得如今这般,羊~水都破了,孩子该生,却没有半丝出生的迹象的情景。

  现在倾未央还要让畴铮重新假冒青色的丈夫花默,风白朗真的不看好。

  真当青色这女人是白~痴傻~子不成?

  这女人敏锐敏感至斯,别说畴铮修的是无情大道,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发憷的冷厉死亡气息。

  便是修得不是无情之道,冒充花默,继续蒙骗哄住青色的成功几率也是不大的。

  若不然的话,一开始的时候,就不是畴铮去压制器灵,让花默继续陪着青色入蜃境,而是自己畴铮就顶替了花默哄的青色就范不是更简便?

  还没这许多的周折!

  就是做不到这样,才行的这后面的法子。

  却终究是出了这样的差池。

  风白朗细细踌躇了一番后,还是摇头开口,“师尊,帝尊,弟子觉得不妥!”

  “且不说畴铮陛下如今这强大的气息,根本遮掩不住,便是能勉强全隐藏住,陛下和那花默之间的区别,还是太过明显了!”

  “别说青色此女如此精明,不会相信,便是我们看着都觉得便是同一个躯壳,两者之间也委实太过殊异了。”

  倾未央这话刚说完,翟亦强就率先点了头。

  路笙和黑夜也没怎么犹豫,也点了头。

  然后作为补充,黑夜还紧跟倾未央之后,加了一句,“蜃境制造虚幻的场景,我已无力再构建一次。”

  “且青色此时有了言咒的助威,之前又因为她的多疑和坚韧破除过我的蜃境,就算能再次令她入蜃境,也是无法骗过她了。”

  “因此,除非她亲口自愿的说出把孩子给我们的话,否则想要巧取豪夺,那都没戏。”

  红衣仙子忍不住又骂了一句,“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就那么麻烦!”

  又恨她一点眼光都没有,那个叫花默的普通男人有什么好的?值得她为了他要和他们都同归于尽一样?

  虽然花默死了,可现在身躯里的不是帝尊吗?

  帝尊这般尊贵的男人,她看不上,非紧着一个没用的化身爱的死去活来,简直是——

  红衣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青色的这种贵贱不分了。

  可内心深处,她又不愿意承认,她其实是有点嫉妒青色的。

  起码她全心全意的爱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也同样全心全意地爱她,视她若宝,爱逾性命。

  而她虽然贵为妖修,寿元漫长,还不是在伴侣的问题上,怎么也求而不得?

  “畴铮陛下,神山在不停地往下降,顶多再有半天,就该完全落于地面上了。”

  “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机会进入神山,去打开六界通道了,过了这个时效,就再也没机会了。”

  “这是最后一个三千年,此番不能入落神山中枢,神山将彻底脱离青神大陆的吸力范围内,遁入宇宙,就再无迹可寻了。”

  苏悬的这话,无疑是最后通牒。

  也就是告诉他,半天之内,青色肚子里的孩子必须出生。

  否则的话,半天过后,没有婴儿圣钥去打开中枢,进不去小有天,他们就再没机会了。

  所有的这些,畴铮都知道。

  看着怀里这个昏迷的女人,他第一次心底生出了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

  不是心疼,也不是爱或者喜欢,更没有讨厌和憎恶。

  他有的只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空虚和迷惘。

  复杂、矛盾,又充满着不能理解的感觉。

  他没有让任何人知道的是,别看他修为高到必须不断的压制和分裂元神才能勉强不冲破此界的限制。

  可其实他的道心和境界远远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