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0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算了,我带你去见嫂子。”秦瘾将小萝卜头往肩上一扛,背着人就下楼去了。

          也没开机车,直接开了辆保时捷飞速驶往医院。

          ——

          楚恬拍完b超,被楚妈妈扶着回来。

          一路上母女俩有说有笑的。

          “恬恬,孩子很健康,你说,给他起个什么样的小名啊?”

          小名……楚恬能说是小意外吗。

          但小意外顽强得不像是一个意外,更像是命中注定。

          经历了前两个月妈妈不负责任的随意吃喝拉撒玩没掉,后来经历了山崩地裂也没掉。就连妈妈去走了趟鬼门关,唯独他还是顽强地躺在肚子里。

          嗯……

          “要不叫小强?”

          “怎么那么草率啊。不如叫兜兜?”

          “妈,我俩算是彼此彼此吧。”

          “你这孩子。”

          “不如叫小雪糕。”

          身后忽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楚妈妈先转头过去,在看到秦瘾的时候嘴角扬起笑来,她把女儿放开,走过去从他手里接过秦臻。

          秦臻认识楚妈妈的,当即跟着楚妈妈一起出去。

          而楚恬此刻不知道是羞于面对还是一时间难以作出反应来,她始终朝着前方看。

          秦瘾走过去,双手搭在她孱弱的肩上。

          “你已经把我放逐了那么久,是不是该让我回来了,回到你身边?”

          男生拥住她,低下头,下巴去去搭载她的肩膀上。

          “阿瘾……”

          “楚恬,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不敢凶你,你才那么为所欲为,把我赶跑,还不让我知道孩子的事情。”

          “阿瘾,对不起。”

          “我抱你回去,你腿上的伤站久了不好。”

          音落,秦瘾将身前的人横抱起来。

          楚恬轻轻抱住他的脖子,凑近碾磨了一下他的下巴,还碰到了茸茸的胡渣。

          随后她被男人一路带回了病房,在床上盖好被子,又握了杯热水。

          秦瘾坐在一侧的椅子上,看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活生生地在自己面前,紧绷了好多日的心终于彻底放下。

          不过他一言不发,直勾勾地盯着她看。

          楚恬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从被子里伸出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唉,你说话呀。”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秦瘾依旧不理她,一脸“你自己交代吧”的神情。

          “好啦,你别生气,对于我怀孕的事情我本来就没有要瞒着你,早就发了消息给你,谁知道你现在才知道,至于……和你吵架也是因为你不好,不关我的事。”即使撇干净责任才是重点。

          可人的重点压根不是在吵架身上,而是……

          “你对我打骂都行,为什么要说分手?”

          秦瘾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是什么促使楚恬说出了分手两字。

          自觉有些惭愧,女生扯了扯他的袖子,放软姿态:“本来我就是很生气你一直在感情的事上跟个白痴似的,我又急又气再加上关心则乱,能不变得口无遮拦的吗。说出分手是严重了点,所以这一点我道歉,其他的我不道歉。”

          “不道歉?怀着孕跑山上还跑四青山,楚恬,你别以为你是学医的就可以放纵自己的身体,你这被我做几下就晕的身体,怀着孕还跑山上谁给你的胆子。”

          “哎呀,你说什么呢。”楚恬连忙捂住肚子,默念,“非礼勿听,非礼勿听。”胎教很重要。

          “我说错了吗,你差点就让我看着你死去,你能想象出我的心理阴影面积是多少吗?”

          “大概是算得出来的。可不是……现在还挺好的吗。而且当初学校不让请假,我总不能跑去说我怀孕了吧。我有好好照顾自己,谁能想到雪会把木板屋压塌……”楚恬也觉得自己很无辜。

          秦瘾现在是对她凶又凶不起来,打又看她是个病人,拍个屁股都舍不得了。

          他伸手握住她的小手。

          “楚恬,你这样下去我不放心,我还是先把你娶回家天天看着再说吧。”

          “啊?”

          女生一愣。

          “啊什么啊?你该不会也摔坏脑袋瓜了吧。”秦瘾的脸颊红了个通透,活像是当初那个表白时青涩的少年。

          楚恬伸手点点他的眉心,疑惑:“你这是在向我求婚?”

          她没听错吧?

          “不然呢,我的宝贝疙瘩。”

          “咿,你才疙瘩呢。”

          “你就不能关注一下宝贝两字?”

          宁静的初春午后,树枝随风轻摆,而病房里的两人已经成功跑偏了重点。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