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喜怒难测(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第四章喜怒难测

          秦玺,那个十年前被送走的女婴,先太子秦墨玉之女。

          之所以可以一眼认出,实在是因为,这孩子与秦墨玉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在她还是个婴孩时他就觉得她的眉眼翘似其父,十年过去,由于营养不良,这孩子面色有些泛黄,也没有她父亲温文如玉的气质,但是这张脸却与她父亲分外相似。

          想来若是教养得当,过些年月,这孩子大了,墨玉太子复生也不是没人相信。

          只是可惜是个女娃。

          都已经送走了,为什么还非要把她送回来,看着这张和秦墨玉如出一辙的脸,尤其是她卑微的跪伏在他的脚下的样子,让他有一种出奇的满足感,然而当他望见她脖子上那不知被谁套上的项圈时,眼底又一片猩红。

          秦墨玉!

          他心底在被她的卑微下贱所满足的同时,又浮现出滔天的怒气,这张脸的主人应该是风华绝代,不可亵渎的,怎么能被人套上给畜生戴的项圈,要套也只有他能套。

          “主……主人……”

          细微的呼声让他回神,不知何时他尽然掐住了眼前奴儿的脖子,并且一直在收紧,此刻回过神来秦墨言依旧没有收手。

          看着她的脸因为窒息被涨的通红,只要他再用点力,她是不是就不存在了。

          此时耳畔似乎又听见那声哀求:“求陛下……”

          “呵”秦墨言冷笑一声,掌下发力震碎了她脖子上的铁圈,随后将她丢在地上。

          痛,好痛。

          尤其是胸口还有,手臂,她这是怎么了……

          昏沉着脑袋进行回忆,昨晚她去见主人,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他要掐死她,然后……

          这个主人当真阴晴不定,看来将来的日子不会好过。

          她挣扎着睁开眼,入目是一间雅致的卧房。

          不是冰冷的柴房,不是臭气熏天的窝棚,自己现在躺着的是一张舒适的软床,而不是冷冰冰的地板。

          眼前的一切是这样的难以置信,如果不是身上的痛楚提醒着她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玺公子,您醒了?”

          这时一名侍女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让她靠在床榻上,她认得这侍女,似乎是那日服侍主人的性奴。

          “你……”刚想开口,喉咙便一阵刺痛,剧烈的咳嗽起来。

          侍女连忙说道:

          “玺公子昨日伤了喉咙,近日要少说话,另外公子感染了风寒这些日子要好生调养。”

          说完她从案几上端来一只精致的瓷碗:“大夫说,公子这些天只能吃些流食。”

          说着端着瓷碗就要服侍她吃下,她何时享受过这种待遇,顿时有些无措,想要伸手将碗接过来。

          “我……咳……我自己来。”然而在她抬手的那一刻,手臂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刺痛,她痛呼一声,将瓷碗打翻在地,滚烫,的汤汁溅到了她的脸上,被溅到的地方顿时一片通红。

          “拖出去砍了。”

          这声音令她一惊,只见她的主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随后两道黑影出现,被吓得呆立的侍女还不及反应就被拖了出去。

          “主人,”她终于回过神来,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就要下床跪下,激烈的反应,扯动了身上的伤口,一丝丝的血迹,从包扎好的布料中渗透出来。

          秦墨言制止了她的动作,从怀里拿出一方手帕,轻轻的擦拭着她脸上的汤汁,一下又一下,就好像在擦拭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看着她的动作她浑身僵硬,却不敢出声打扰,毕竟就在刚刚这男人一脸平静的下令,让人处死了他昨日还宠爱有加的性奴。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将手帕收起,抬手,摸了摸她的脸,亦是轻柔的抚摸,然而手掌的温度不同于手帕,常年握剑而有些粗糙的手指一寸寸的丈量着她的眉眼,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然而这样的动作却不带有一丝的情欲,仅仅只是主人对自己私有品的视察而已。

          ‘求陛下……’

          耳边又出现那声音,他的手指,不由一顿。

          收敛眸色他吩咐道:“去把雪莲生肌膏拿来。”

          “是。”

          待暗卫将药膏取来,他将要涂在那些红痕上,不过片刻,脸颊上被烫伤的红印便消失无踪。

          他把剩下的药膏放到她手里:“伤口结痂后记得涂抹。”

          男人反常的态度让她忐忑不安,她可以感觉到男人对她似乎是在关心,但这让从小到大从未接触过关怀的她手足无措。

          更重要的是,她的衣服被换过了,也就是说他知道她是女子,既然如此为何那侍女却叫她公子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