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柔港湾 9 对不住各位,2000字纯肉奉上(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有密林遮挡,山上还算阴凉,两人体温因性器的摩擦而火热,裴娜看着他紧抿的唇,汗液让小麦色皮肤多了一层油亮的光泽,肚脐处黑色阴影延伸着越往下越浓重,湿淋淋,搔着她的腿根,肉核被粗糙的毛发刮蹭到,犹如电击引发一阵战栗,小腿酸软地垂下,触不及地面,摆动得慌乱。

          他眼里炙热的欲望编织成网,裴娜深陷其中,又试图挣扎,他懂每一句欲拒还迎的暗语,“不要”是“要”,“太深了”是“我喜欢”,腿间的湿润拆穿她,言不由衷又无伤大雅,更显得可爱。明明是她先勾引了他,可他用有力的身体和足以融化人的热情使她沦陷。

          裴娜突然想起了许多年前过年才有的巧克力,代可可脂的成分,被金色锡箔纸包装成元宝的形状,小小一颗攥在手心,打开时软烂不成形状,黏糊糊的甚至弄脏了衣服,她傻乎乎地舔了一口手指,是甜的,得来不易怎么能放弃呢。

          望着被树叶切割成小块的天空,又因无法承受更多,摇晃着头部侧过去露出优美下颌线。陈司南俯身咬住她的耳垂,将白嫩圆润的小巧软肉含在嘴里吸咬,“呃…啊……”用一声声低喘去撩拨她,裴娜被自己难以抑制的放荡呻吟骇住,抱着他亲吻,手心贴住他颈后短小的发茬,喉咙都开始发痒,越发痴迷地吞咽他渡过来的唾液。

          察觉到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甬道乍然收紧,陈司南耸动着腰臀,撞得更深更重。裴娜被捣到极限,爱液抢先眼泪一步喷洒,被媚肉挤压裹吸,陈司南额头青筋开始突突地跳动,喘息着,滚烫的浓白激射,烫进蕊心。

          冲击的力量让她片刻失神,两道泪水从裴娜的太阳穴滑下,肉棒还在体内,撑得小腹酸胀,左右摆动腰肢,蠕动着身体要撵它出去,陈司南不舍得离开,将露出的一小截怼回温暖潮湿的洞穴,浑浊液体淅淅沥沥地溢出。大拇指拭干她的泪,陈司南两手分别托住她的头与背,一起坐在石凳上,感受到她在小幅度地挣扎,“乖,让我抱一会儿。”

          软掉的男根依旧很有存在感,好在他的大掌从发顶到脊背爱抚得耐心又轻柔,裴娜双脚大开跨坐的动作极难堪不适,也温顺地靠在他肩膀,享受这一刻温存,这个拥抱又黏又腻,大抵是出于他良好的床品,混合着情欲的气息并不纯粹,却是有温度的,于她而言称得上奢侈,她选择了坦诚,“我喜欢被你抱着。”

          陈司南在笑,裴娜感受着他胸口的震动,怕是觉得她造作,有些气恼伸手推他又被抱得更紧,陈司南亲了一下她的肩膀,嗅到颈间的香气,他不太懂女人瓶瓶罐罐那些玩意儿,只觉得好闻,不像那种浓烈呛鼻的花香,这味道再吸进鼻腔竟然是凉凉的,又带点水果糖的香甜,倒与她很合衬。他咬着她的下唇厮磨,钻进去尝了舌尖,确实是甜的,“一样。”

          四片唇瓣相贴,她高耸的雪乳被挤压变形,乳尖硬得像石子,与陈司南健硕的身躯过于贴近只能凹陷,偶尔蹭到他胸前的两粒,两人俱是一抖,她嘤咛,他喉咙里泄露一声低哼。裴娜感受到身下的异动,层层的肉褶被迅速撑开,苏醒的肉棒在甬道内叫嚣,将原本就逼仄的空间撑得满满当当。

          裴娜主动起伏着套弄两下,挤出更多水液做润滑,这让她好受些,陈司南享受着穴肉的吞吐,眉毛一挑示意她继续。丰满在眼前跳动,她的奶头小小的像一颗石榴果肉,乳晕也不大,还是淡淡的粉色,点缀在凝脂般的乳房中央,看得人眼热。大手托住两团像捏橡皮泥一样,往外画圈又拢在一起看清这沟壑有多深足够溺死一个人,最后掐住蓓蕾拉扯着,引得她娇喘连连,“唔…不要了……”裴娜被两处的刺激拉扯,停下了动作,他不愿分身被冷落,手也老实了一些。

          她摆动着腰肢,他只在她下落的时候往上挺动一下,她渐渐乏力,被顶弄得身体歪到一边,陈司南猿臂一展将她拉回,对着那颗凸起的小软肉连续狠顶,裴娜只觉得穴芯都要被肏烂了烫化了,被无尽的快感弄得昏头昏脑,被操控着攀上顶峰,泄出大股的汁水。

          滚烫的阳具从腿心抽出,发出“啵”的脆响,裴娜身体仍在痉挛,妄想能逃过一劫,却被换成手肘撑在石桌上的姿势,上身塌陷着臀部高高翘起,倒是方便了身后蓄势待发的男人。饱满肉丘中的缝隙原本是紧闭着的,因情事的激烈,充血变成熟透的红色,花瓣微翻,露出底下细小的穴口,委屈地翕动着看起来楚楚可怜,晶亮的爱液分明又在诉说她的渴求,是一张流着口水的小嘴,诱惑他“喂给”她。

          私处被抚摸着,相比粗壮的物件,带来极致又混合着窒息感的体验,裴娜此刻需要时间休憩,沉迷于指间的温情,一点一点地放松下来,享受手指的狎弄,花间徘徊轻柔地碾过每个敏感的部位,不妨又被彻底贯穿,酸胀感直击灵魂,从美味小点换成饕餮盛宴,她确实再也“吃”不下了。

          腿根合拢能让蜜穴将阴茎裹得更紧,他抽出在甬道里掏挖的两根手指,圆润的棒头抵在花瓣处勾弄,离开时中间还牵着淫靡的丝线,一记重重地挺入,势不可挡地破开来,爽到头皮发麻,果然是能将他送上极乐的勾魂吸咬,定要“亲身”体验才行。

          只一下她的膝盖就曲起往下沉,恨不得直接趴在桌面上,陈司南早有防备,搂住细腰将她固定好,她的臀部抵在他的耻骨,紧密相连,几乎是把她生生提起好迎合他强势的抽插,性器热铁一样要熨平内里的每一道褶皱,霸道地摩擦撞击发出“噗呲噗呲”的水声。

          晕厥之前,裴娜脑袋里都是混乱的画面,有瑰丽的闪电,接着是璀璨升空的花火……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