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江米米这时候要比她哥哥还胖,苹果脸、肉肉腿、胖脚丫,可爱的让小夫妻都舍不得赶她走!

          最近她还在学大人说话,也不知道哪里听来的,好好的“爸爸妈妈”不喊,整天朝着他俩奶声奶气地:“霸比!妈咪!”,再么下去,这两个人就只能找别的地方“偷情”了!

          江淮放瞅着自家宝贝女儿,眉梢眼底掩饰不住地满足:“我家这萌娃,以后就是卖房卖车卖肉,也得给她买新衣服、蝴蝶结、头箍、小鞋子……”

          嘉茵瞪了瞪这得瑟的男人:“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你卖血卖肉也得给我买什么?”

          “那我还能卖给谁,不就一直在卖给你么?”江淮放说着,扯掉自个儿上衣,宽阔的肩膀与胸膛分毫不差地在小女人面前呈现,俩人纠缠着,“来,让老子好好服侍服侍!”

          嘉茵禁不住喷了,一脚踹上他的俊脸:“走开!走开啦!救命啊,来人!警察耍流氓了啊——!”

          7、

          江淮放裸着身子,甩着一身水儿,手脚麻利地把江牧野揣在臂弯里,连内裤都没穿,大鸟儿还露在外头,嘉茵从卧室把行李拖到客厅,一眼瞧见这场景,她虽然常常要看这男人在自己面前不穿衣服,可还是会害羞的嘛!

          “怎么回事儿,去穿件衣服,当心感冒。”

          “还不是因为咱们的小祖宗!”江淮发把儿子从大毛巾里拽出来,沉着嗓子笑得无可奈何,“不肯洗澡,溅了老子一身水!!”

          嘉茵从他手上接过儿子,赶紧给江二蛋穿衣服,男人去浴室收拾残局。

          两口子这几天都请了年假,准备带一双儿女去海南家庭旅行,一行四人先开车去机场。

          江米米梳着冲天辫,一身粉色蓬蓬裙,麻麻还给戴了同款的蝴蝶结,可她就是不老实,坐在车上咬着窗玻璃,拼命卖萌呢!

          “说了车子开的时候很危险,不能把头伸出去,又忘了吗?再乱动,打屁股了哦!”

          嘉茵关上窗子,把小家伙料撩回来,丫头吸吮自己的大拇指,那张天然呆的脸上堆满了小忧郁。

          “妈咪,那我不出去,帮、帮我开着窗户,好吗?”

          嘉茵就又把窗户给她开了,结果这小家伙忽然对着外边就喊:“救命啊!救命啊!妈咪对我耍流氓了!”

          “……”

          江淮放,你们家闺女现在真坏着呢……

          8、

          四人一路闹腾,总算抵达目的地,江淮放穿着深色风衣,抱着女儿大步走在机场大厅,这姿势、那相貌,硬朗阳刚的特警捧着一只粉雕玉琢的娃娃,冷质感与娇嫩完美地形成对比,画面自然抢眼,惹来众多男男女女的围观。

          本来这男人在外人面前就不喜欢多摆笑脸,又冷又酷的,只有对着家里人才会耍无赖。可父女俩还是一路被人搭讪,江米米被又摸又捏的,小公主早上没睡好,如今那忧虑的神情更明显了。

          嘉茵把奶瓶递给小萌娃,让她抱在手里喝:“怎么啦,小宝贝,又生气了?”

          江米米撅嘴,小嘟脸摆出疲惫的样子说:“妈咪,真的好累啊,老是要被人摸来摸去,好没意思啊!”

          “……”

          嘉茵看着女儿的小胖脸,心说就你这天然呆的萌样,还给我玩忧郁!

          安检、验票、登机,飞机平稳以后,嘉茵抱小女儿去上洗手间。

          南法市的这家航空公司,空姐一向出了名的优质,空乘制服又紧身,勾勒着成熟女子的曲线,让不少男人都看直了眼。

          江淮放不知什么原因,多瞅了前边的某位美女几眼,目光有停留的趋势。

          一旁坐着七岁的大儿子瞧见了,忽然就教训他粑粑:“看什么看,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麻麻一不在,你怎么就这样呢?”

          儿子声音洪亮,飞机里本来就空间密封,这下子周围乘客都听见了俩父子的对话,还都窃窃笑着。

          江淮放脸上挂不住了:“少废话,把你的果冻拿出来吃。”

          江二蛋继续嘟哝:“我麻麻又能干又漂亮,真就不明白,她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你啦?”

          江淮放正要收拾这小东西,那空姐倒是发现他了,笑意挂在柔美的眉梢:“江先生,真是你啊,好多年没见了。”

          “我刚看着也觉得眼熟,没敢认。”

          “已经不记得我名字了吧?”那姑娘也大方,指着相貌端正的江牧野问,“这你儿子?真俊,以后也是个大祸害。”

          她弯□,露着空姐的迷人笑容:“你知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大英雄?以前,他救过阿姨,还有很多、很多人。”

          其实说白了,当年就是一起飞机劫持案,江淮放是行动组的队长,从歹徒手里单枪匹马救下那些美丽的空乘,这眼前的女子是受害者之一,对他自然而然产生了仰慕。

          她给他们单位寄了好一阵子的情书,可惜江淮放都没回应,最后也只好作罢了。

          这时候嘉茵也牵着江米米的手回来了,空姐对着心中英雄的家属大赞:“江先生福气真好,老婆、女儿都这么招人稀罕。”

          江淮放流露自然的得意,起身一手揽着媳妇儿的腰,干净利索地笑了笑。

          嘉茵与那空姐打了个招呼,等对方去忙正事了,她撇头削老公:“除了什么岛国的秘书,其他追求者也挺高质量的嘛。”

          “可自从在景泰公寓见了穿内衣的宝贝儿,我每晚夜里光顾着梦她了。”

          嘉茵:“……”

          哼,反正她就是拿他的厚脸皮最没辙!

          9、

          江牧野在海南玩得太野,恨不能24小时在阳光沙滩上撒丫子跑,回来以后,这小爷们就彻底焉了,半夜还起了高烧,可把小两口急坏了。

          江淮放没开车,就背儿子去小区外边拦出租,嘉茵放心不下,也要抱着女儿去陪二蛋。

          入夜的城镇,居然还能看见这么多的星星,月光照在孩子纯真无邪的脸庞,江牧野烧着难受,紧紧揪住眉头,乌黑的睫毛一颤一颤。

          江米米在嘉茵怀里睡着了,笑颜百分百治愈系,还有一丝口水挂在嘴边,睡梦中说着胡话。

          眼前的这副画面,让嘉茵想起小时候,父亲没有入狱之前的儿时生活。

          她有一回也是半夜病了,嘉宪勇在上夜班,接到母亲的电话,特意请假回来,背她上医院。

          夜路一段又一段,行人稀少,风声暗淌,只有星光陪伴着他们,她安静地趴着父亲一颠一颠的脊背。

          他们好像回到人生的,身边陪伴着的人变了,可是这些事还在不停延续。

          江淮放的侧脸高大英俊,一如初见般的帅气。

          男人这些年以来,其实一直都非常稳重,可靠,沉得住气,也就只有在熟人面前,才故意摆出时不时犯点浑的性格,只让别人由着他的不正经去发笑。

          这一段潺潺流水的光阴,他漆黑的目光始终如一,始终深情。

          嘉茵的成长过程中曾经缺少一段父爱,那些日子无人能让自己依靠撒娇,可如今有了江淮放,有了天塌下来都能替她扛着的一个人,生命仿佛更圆满,也总算弥补了当初的那些遗憾。

          等二蛋他们长大以后,回想今时今日的情景,一定也会在心中反复琢磨这番温情吧。

          这就是家的力量啊。

          江淮放发现妻子眼中满盛的泪光,他把儿子的小身子往上托了托,身体像弯曲的山脉。

          他问她:“怎么回事儿,怎么要哭了?”

          嘉茵觉得身体里就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涌出来,她摇了摇头,缄默片刻,时间过得太快,其实她心里还没有准备好,不想让他们这么快就长大。

          “我在想,自己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们一起去吃凉皮牛羊肉泡馍腊羊肉锅盔肉夹馍葫芦头肉丸胡辣汤蜜枣甑糕饺子宴蟹黄汤包冻花蟹糊辣汤热面皮牛肉拉面热干面油条豆汁糯米团煎饼米粉酸辣粉……”

          江淮放刚想大笑,却见嘉茵已经一边说一边泣不成声,泪流满面。

          江米米揉了揉眼睛,发现抱着自己的妈咪脸上湿湿的,“霸比,妈咪肿么了……”

          男人收敛笑容,迅速把媳妇儿搂过来低声安慰,一家人脸贴着脸,她哭得心酸不已。

          “你妈咪……她饿坏了。”

          宝贝,尽管等你长大以后,或许会发现,这世界有许多艰难,凶险无比,可多希望只要你记起我们给的爱,记起家人间的温暖,记起那些美好到山崩地裂的关怀,就能足以令你挺过那些难关。

          就算倒下了,也不要轻易妥协气馁,来,就让爱人的怀抱,使你昂首挺胸。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