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节(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曲小溪看到门口有亮光一闪,顿时明白过来,嘴角一勾,随即开始肩膀塌陷下来整个人顿时失去精气神,那眼神失落落的。

          “伯母,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决定啊,告诉你,不管所谓的贵家小姐还是五百万,都不能阻止我爱沈固的新,你放心,只要沈固爱我一天我一定用十倍的爱呵护他。”

          “伯母,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与他人无关。”

          不等沈夫人继续说什么,曲小溪立刻提高音量:“伯母,难道你真的不爱沈固了嘛?难道您之前对沈固的所有好都是假的是演出来的?而且只要你愿意,相信我和沈固一定会幸福美满早日给您添个孙子孙女的?”明知道沈夫人不是沈固的母亲,曲小溪却句句戳心。

          沈夫人刻意维持的贵妇形象瞬间崩塌:“你就是油盐不进是吧。”

          “伯母,我已经做了选择就不可能改变的,对啦,您知道我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了吗。”

          没想到下一秒,沈固的母亲便大手招呼了过来直冲曲小溪委屈的小脸,门后的闪光更激烈了。

          “好话我也说了,到底我儿子许了什么承诺给你,以至于你这么要跟他在一起?”

          打的好,曲小溪调整角度,躲过这巴掌又捂住脸,无助的眼神对着沈夫人:“没错,他是许诺我了。”

          沈夫人冷哼一声:“多少?我给双倍还不行?”

          “沈固承诺我们相爱会延续到一辈子,沈夫人,您要帮我和沈固延续两辈子的相爱?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说大话之前,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可行性。”

          “你!”沈夫人拍桌而起,曲小溪这么说谁还看不出来她是故意的。

          沈夫人不再绷着自己虚伪的外在,直接恐吓起了曲小溪:“你要是不和沈固分开,那你们家可能永远都爬不起来,搞不好还会遇上一些撤不掉的麻烦。”

          然而一直注意门口动向的曲小溪依旧无动于衷,低着头不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沈固走了进来,看着低头像是泣不成声的曲小溪,再看看咄咄逼人的继母,他快走几步,搂住曲小溪站起来,一副保护者的姿态让沈夫人火气更大。

          这时,门口忽然聚集了好几个人,闪光瞪疯狂的对着这边拍摄。

          曲小溪撇了撇四周,不停的有人朝他们指指点点,而且她好像还看到了两人拿着手机使劲拍,也不断的朝这边窥视,呵呵,要早点结束自然是浑水摸鱼更合适,曲小溪觉得她更应该将戏份加足了。

          于是她闭上眼睛转头竖起脚跟在和沈夫人对峙的沈固唇瓣上轻轻一吻,“我爱你,就算你的继母对我们威逼利诱,我也半点都心动。”

          沈固或许怎么也没有想到曲小溪会来这一幕,僵硬的呆在那很久。

          “我这么演,你觉得满意不?”曲小溪在沈固耳边耳语:“走吧,再下去就麻烦了。”

          沈固看到门口聚集的人群,勉强压下内心的悸动,搂着曲小溪出门上车。

          等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沈固忍不住笑道:“今天做的挺好,你倒是学聪明,演戏演到现实生活中了。”

          “你是说刚才的事?”

          “对。”

          “沈总,过奖了都是托您的福。”

          这时,沈固又说道:“呵呵,虽然你做的不错,不过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这个吻,我必须要还回去。”

          就在曲小溪还没有反应过来,沈固突然一个急刹车,向她吻了过来,舌头很快便伸进曲小溪的口腔,就在曲小溪准备用力的去咬他时,沈固竟然迅速的放开了曲小溪,害的曲小溪竟然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很快她便闻到了一丝血腥味。

          “呵,够野的。”沈固松开了曲小溪的肩膀。

          曲小溪拼命压抑自己频率过快的心跳,狠狠的喘了几口气,平复下来之后,将包包里的一个东西扔了出来。“这是刚才对话的过程。”

          原来在沈夫人找上她的时候,她选择了录音。

          沈固笑笑,将这个东西收了起来,在新年的股东大会上,有这两份录音,还有沈安怡接触m国高层司机意图官商勾结的消息,以及非法打商战的手段,都会无所遁形,这样的一家人,是肯定担任不了沈氏集团的当家人了。

          曲小溪看着沈固胸有成竹的样子,心里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之前曲小溪被大家传出和沈固在酒店的那个夜晚,她并没有失去意识。

          从那时候开始,到后面所做的那一切的表象,都是为了麻痹当时得意洋洋的李远航。

          曲小溪本来就是个冷静的人,虽然一开始被李远航那样的人背叛劈腿,她觉得很恶心,曲爸爸这边又差点被打击得喘不过气来,她心里最后一点对李远航的习惯和六年的情分,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对于曲小溪而言,进沈固的沈林传媒,就只是单纯的借力打力罢了,用沈林的力量,和她做前锋吸引沈安怡一派注意力的手段相结合,先是弄垮了李远航的远航传媒,随后又在半个月前忽然疯狂联系曲小溪的时候,曲小溪偷偷见过李远航一面。

          这时候的李远航,因为能力不足经营不善,公司已经是个空壳,随时等着被沈安怡一把收下,她和李远航做了一笔买卖,她留下李远航的公司不让他的远航传媒被沈安怡夺走,但是李远航之前和华宇娱乐故意坑害曲家的证据,李远航都要交出来。

          现在,证据有了,录音有了,于请于理,两人都可以收网了。

          便有了公开情侣身份,钓沈夫人和沈父前来。

          事情到这里,其实已经完成了两个人的初衷。

          曲小溪深深的看了沈固一眼,一脸平静的下了车,朝着家里的方向走去。

          半个月后,曲父的公司被华宇骗走的钱,全部都回归了曲家,曲家得以顺势重新站在h市的传媒界。

          曲小溪松了一口气之后,将远航传媒和李远航也告上了法庭,之前李远航是怎么恶心她的,怎么在刚骗完曲小溪之后在她面前肆无忌惮吐露他不正当手段的录音,全部都作为证据呈现了上去。

          李远航因为经济诈骗从犯的罪名被判关押十五年。

          原告席位上的李远航一脸死灰:“你骗我?曲小溪,你骗我?我们说好的,根本就不是这样。”

          曲小溪对着普罗大众,自然是一本正经:‘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更是要知法守法,绝不包庇任何犯罪的行为。’

          李远航目龇欲裂,曲小溪却早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三个月后,她的善儿和礼娓娓两个角色,都被提名了最佳女主角的奖项,在合同到期之前,她成功斩获当年的影后奖项,成为出道最短就获得此荣誉的影后。

          一时间,八卦新闻流言四起,有说她暗箱操作的,有说她靠着身体让沈固为她买通星光大道的,就这么着……曲小溪又被人黑上了热搜。

          但是曲小溪却毫不在意,甚至好心情的看着自己的粉丝在沈固的围脖下面艾特他,“大佬大佬,你家影后又又又又上热搜了!”

          一年的签约期到了,曲小溪想着妈妈临行前交代的赶紧离开这个辛苦又担骂声的圈子,拒绝了沈林提出的高报酬新合约。

          她也对着沈固说道:“那交易,就到今天为止,以后,我们不再是交易男女友了。”

          沈固耸耸肩,似乎并不在意的样子。

          曲小溪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酸楚,也蔓延着一种莫名的悸动和期待。

          她抿抿嘴,心里暗骂自己,本来只是一场交易,你到底在期待什么?

          她离开,手都碰上沈固办公室的房门了,却听沈固似乎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六年前,我看着你离开被另外一个男生接走,六年后,却还是我看着你的背影……”

          六年前?

          曲小溪猛地回过头,脸上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

          div

          div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