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二五:yi汁作画,可好?(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啊~痒~师傅~好痒啊~”少女赤裸着身子,仰躺在桌子上,一张娇俏的小脸布满情欲,杏眸含水,微微地娇喘着。

          原来道然用一招袖里乾坤将桌上一应杂物都收了起来,唯独余下手上一根极粗的狼毫笔与桌上一方山水墨砚。此时他正拿住了那根狼毫笔,用笔尖轻轻拂着岑纱那鲜红欲滴的、湿淋淋的花瓣。

          笔尖微毛所带来的触感不同于男人的手指,因是取自真正的雪山狼身上而非黄鼬的缘故,这狼毫要比一般的墨笔笔尖柔软不足、而更为刚硬了一些。

          微硬的数千狼毫抚过了少女的花瓣,又更往里面伸了一些,在岑纱花穴口附近的穴肉上开始画起了横竖撇捺,它时而轻轻刷过、时而重重一按,勾、点、拂、压,倒仿佛真的是在写什么字一般。

          “啊~啊~”少女被这狼毫笔尖弄得不住低声娇喘着,“师傅~啊~不要不要写啊~啊~”

          “纱儿怎知为师在写?”平日温润的道君声音中顿时里带上了几分兴味,“那你可知为师在里面写了什么?”

          还真的是在写字?可我怎么会知道到底是写了些什么?

          “唔~纱儿纱儿不知”

          “呵呵~”男子轻笑一声,低下头来将唇凑到了岑纱耳边,“为师是在里面写了‘道、然’二字。从此你这个小穴便是为师的了,只能由为师一个人来肏弄。”

          “师傅~你你”岑纱闻言顿觉一阵面红耳热,师傅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说好的温润谪仙呢?怎、怎么能在自己的花穴里写上他的名字啊

          “呵呵~”道然见到岑纱一副羞意欲绝的模样,暗藏了星辰的墨眸里顿时有了几分狡谐,“为师自然是骗你的,纱儿的小穴如此紧窄,用这么粗的一根笔,怎能写的下什么字来?”

          “不过——”话音一落,他就猛地把微硬的笔尖连同狼毫笔的笔杆一同向花穴的里面重重地插了进去,还在娇羞不已的少女猝不及防地被这一猛刺弄得尖叫了一声。

          “啊~!!!!”

          “师傅师傅~!”那狼毫笔又粗又长,笔杆瞬时穿透了少女的整个阴道,笔尖立刻便插进了她花心的最深处,微硬的笔毛更是戳到了子宫口,吓得岑纱此时一阵心有余悸,生怕刚刚这杆长笔戳进了自己的子宫。

          只是还没等她缓过神来,道然便握住笔杆在里面一阵乱捣了起来,横、竖、戳、擦,按、压、搅、刺,花式百出,弄得她下面的小穴就像决了堤的水坝一样,淫水稀里哗啦地直往外流。

          “师傅~!啊~!师傅~别戳了~别戳了~啊~啊~!!”

          道然此时却偏偏坏心了起来,不仅没有停下,反而将刚才一直置在旁边的那方山水砚台拿了过来,放在了少女的花穴底下。

          “纱儿流出了这么多水,浪费了倒实属可惜。不如,为师这便将纱儿的这些淫水汁液都接了下来,好于日后混在墨里,作出一幅山水墨画来,就挂在就挂在为师授课的道场的墙壁上,纱儿你看可好不好?”

          “不要不要~!”一想到师傅可能会把用自己的淫水所作的画挂在墙上,每月月中时被前来听授的众师弟师妹们看到,岑纱就感觉到一阵又羞又愧的情绪涌上心来,下面的淫水却是流得更多、更快了。

          “口是心非的小东西!”男子又重重地用笔戳了一下她的穴肉。

          “啧啧,水这么多,怎么会流出了这么多水来?”

          少女闻言目含春意地斜了身上那早已脱去道君的温润清冷模样的男子一眼,这么多还不都是师傅你给弄出来的

          眼前的花穴就像是滴着晨露的娇艳的芙蓉花一样,盛极而放,诱得人去采撷它来。道然猛地拔出了笔杆来,一张俊脸没有丝毫预兆地俯了下来,直埋进了岑纱的腿心之间,伸出舌头就要插入少女的花穴。

          “啊~!!舌头舌头伸进来了~!”

          “好舒服~好舒服~”

          道然的舌头就像一条灵活极了的鱼,在岑纱的穴肉里四处卷刮的同时,还不忘时不时地用力吸吮一下,将少女的淫汁尽数吸入自己的口腔之中。随着淫液的吞咽下去,那优美的喉结也不停地一上一下地耸动着,一张俊脸充满情欲,恐怕任谁也不会想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元婴真人此时竟会是这么一副色情至极的模样。

          “师傅~别吸了别吸了~”好难受好难受啊少女能感觉到随着男子的不住吸吮吞咽,有一股尿意渐渐地涌起在了她的下腹之中。

          而男子却只是充耳不闻,“嗯纱儿纱儿的水好甜为师还要喝得更多一些”嘴上的吸吮反倒比先前更加用力了一些。

          岑纱见到道然的俊脸埋在她的腿心之间,如墨般的三千乌发扫过了她大腿根部的皮肤,扫得她上上下下一阵酥麻,腿心里也麻,身上的肌肤也麻,浑身无一处不是瘙痒到了极点!

          “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

          下腹产生了好像失禁了一样的感觉,岑纱终于忍不住了地从花穴里喷出了一股透明的汁水来,却被正吸弄着她小穴的道然尽数给吞了下去,纵使有些没又接下的,也都喷洒在了男子那俊逸非凡的脸庞上。

          “呵呵纱儿,你又潮吹了”道然的声音中带上了说不清的低哑和性感。

          岑纱被这股高潮弄得一阵恍惚,而道然确是从她的腿心里抬起了头来,白玉般的面庞上还沾着她刚刚喷出来的一些淫液,好一副淫靡至极的模样。她有些失神地望着眼前如谪仙般的男子,双眼朦胧,红唇微微张开,久久都不能缓过劲来。

          师傅,你怎么变坏变得这么快!果然男人在啪了之后就会无师自通地嗯嗯嗯

          以及这个故事结束时,就可以引出一些关于“游戏关卡”的疑惑所在啦~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