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暗欲俱乐部】 12(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zhangyaoyan9

          字数:3257

          20200613

          第十二章命运相赌

          等我们接到甜儿的时候,她已经等我们快半个小时了,小别胜新婚,小妮子刚想要我亲亲抱抱举高高,可看到她妈妈还在旁边,只得讪讪地停住了。

          我背起行李带着母女俩上了车,甜儿坐副驾,香兰坐后排。

          甜儿上车后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用力吸着鼻子,可爱的小鼻翼不停地翕合着。

          香兰心里有鬼,一边悄悄闻了闻,一边问甜儿怎么了。

          甜儿摇摇头,说似乎闻到了什么奇怪的气味,至于是什么东西的味道,她也说不上来。

          还能有什么味道,男人和女人刚欢好过的味道呗!香兰心虚地看了我一眼,悄悄地把车窗打开了一条缝,外面的新鲜空气流了进来,气味被冲淡了一些。

          一路上,甜儿不停追问着那十万块钱被盗后的处理细节,虽然我们在通话的时候已经告诉了她大概的过程,可是女孩还是很好奇,香兰只得再讲了一遍,又把我大大地夸奖了一番,甜儿全神贯注地听着,不时咬牙切齿地骂一声:“讨厌的贼!”,不时又关心地问我请人帮忙花了多少钱,我不愿过多地谈这件事,便微笑不答,这在二女看来,自然是我不想居功自傲,挟恩求报,更添敬佩和爱慕。

          她们母女俩对老宋在这件事情当中的丑陋表现都统一地表达了不屑,这男人不仅没有担当,而且小气,在得知我出面解决了问题的时候,他居然丝毫未提还钱给我,反而怀疑我和财务总监联合起来想骗他的钱。

          我还是第一次听香兰谈到老宋的反应,心中暗生警惕,看来老宋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懦弱,他还没有真正地臣服,他到底想干什么?

          到了香兰家楼下,甜儿有点依依不舍地看着我,可当着她妈妈的面,也不敢跟我有什么亲昵动作,更不敢跟我回家,只得三步两回头地跟她妈妈上了电梯。

          电梯关闭的那一刹那,香兰朝我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笑容。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一直琢磨着那丝笑容的含义,也许是因为她刚跟我发生过关系,生怕甜儿察觉出什么来,也可能是她不愿我再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即使甜儿才是我的正牌女友,是她的亲生女儿,那也不行。

          女人啊,真是难以琢磨的生物。

          回到公寓,我把今天的情况告诉了项目负责人,他首先祝贺我马到成功,终于功德圆满、母女双收了,然后他提到了老宋的异常举动,这个老男人在加紧几个订单的进度,拼命地回笼资金。

          项目组判断,随着我和香兰关系越来越亲密,老宋似乎很后悔自己引狼入室,可能在为自己准备后路,总之,不可控情况发生的概率正在增加。

          项目负责人询问我下一步的打算,是到此为止?还是和甜儿母女继续发展下去?无论我如何决定,他都会帮我做好后续计划。

          本次真人项目的目的,是让我以甜儿男朋友的身份进入老宋的家庭,先占有他的女儿,再玩弄他的老婆,到目前为止,目的已经全部达成,如果我还意犹未尽,可以在y市多滞留一段时间,再和香甜母女花温存几次,然后拔腿走人,永不再见,正所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在俱乐部内,会员们从来都是把真人项目的目标当成猎物,极少有人会和“猎物”产生感情,如果实在割舍不下,会员们往往会选择把“猎物”驯化调教成性奴,永远收藏起来。

          一个多月的亲密接触下来,我发觉得自己居然越来越迷恋这对母女花,我对她们的态度从最初单纯的占有和玩弄演变成了现在的喜爱与痴迷,我不想把清纯可爱的甜儿和风韵犹存的香兰驯化成私人收藏的物品,我想让她们继续保持现在自由的状态,在我的雄风和魅力下死心塌地地成为我的女人,再说,目前我只是分别跟母女俩发生了关系,还没有做到母女双飞呢,如果不能把母女俩弄到一张床上共享鱼水之欢,那玩弄母女花还有什么趣味?

          我毫不犹豫地告诉项目负责人,我要继续和“香甜”母女花发展下去,我想继续占有她们、调教她们,直到让她们一起在我身下辗转承欢,为我怀孕生子。

          “既然如此,我想我们可以启动相关的预案了,不听话的钉子必须要拔掉了!”负责人阴森森地说道。

          他的话让我大吃一惊,难道他们早就想要对付老宋了吗?或者这本身就是选项之一?

          电话里,我和负责人详细地聊了起来,聊了很久。

          第二天是星期天,很巧,大家都有空,我便打电话约甜儿一家出去游玩。本来我想开车的,但香兰认为从她家经过我家更顺路,便让老宋开了车带了她们母女俩来接我。

          因为昨天晚上刚下过暴雨的原因,今天天气很好,空气湿漉漉地,十分清新,无想湖公园里游人如织、热闹无比,大家都在享受这个好天气,甜儿和她母亲游玩的兴致很高,不停地摆出各种姿势拍着美美的照片,我和老宋却各怀鬼胎,各自盘算着心事。

          时近中午,甜儿和她母亲去卫生间,我和老宋就站在一条小溪旁等待。昨夜一场大雨,小溪水上涨了很多,“哗哗”的水流声动静很大。

          老宋看看四周无人,冷着一张脸对我说:“姓林的,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我家?”

          早知道老宋会跟我摊牌,我已有准备,便一脸无辜地看着他说:“宋叔叔,您说什么哪?我不太明白?”

          “还装!”老宋对我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态度很不满,他冷冷地说:“昨天晚上,香兰洗澡的时候,我检查了她的内裤,那上面有不少精斑,是不是你的?”

          我嘿嘿一笑,大大方方地承认道:“宋叔叔您的眼光可真毒,不错,就是我的,您不知道,昨天晚上,香兰阿姨有多么风骚,多么疯狂,就像没见过男人似的,差点把我整个人都吞下去……”

          老宋一声不吭,脸色越发铁青。

          我心中冷笑,继续刺激老宋:“香兰阿姨说我的那根东西又粗、又硬、又长,把她肏得都快飞起来了,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快活过……”

          我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并没有兴趣把自己和女人做爱的细节讲给另一个男人听,不过这次是个例外,想要探知老宋的真实想法,必须扰得他方寸大乱不可。

          果然,老宋气得浑身哆嗦,他面红耳赤地道:“闭嘴!你给我闭嘴!既然你已经得到甜儿和香兰,我们之间的协议就结束了!现在轮到你遵守承诺,退出我的家庭,从我们的生活里消失!”

          老宋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我智珠在握,笑吟吟地说道:“放松,宋叔叔。我并不是那种玩弄感情的浪子,我会为甜儿负责的。至于香兰嘛,和你维持表面的夫妻关系就可以了,我和她之间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你还想和香兰保持长期的关系?太过分了吧!”老宋激动地跳了起来,似乎有种想扑上来咬死我的冲动。

          我耸了耸臂膀:“我这还不是为您的家庭的和谐嘛,香兰阿姨的需求那么旺盛,您那方面又不行,就算香兰阿姨撅着屁股让您肏,就您那点本事,能满足得了她吗?”

          这句话戳到了老宋的痛点,他紧咬着牙,脸色数变,恨恨地道:“还不是你们骗我!我这种情况明明可以治好的。告诉你,我最近在吃中药调理,已经有效果了。以后我老婆的需求我自己解决,用不着你来!你赶紧给我滚!”

          果然,老东西还真的藏着这一手!居然连什么中药都喝上了。有没有效果暂且不论,谁知道这个妒火中烧的男人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既然如此,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我冷笑着说:“我可不信什么狗屁壮阳中药,要不咱们打个赌如何?”

          “从明天起,我会安排嫩模来陪您,您要是真的行,让我退出也没关系,否则的话,别怪我赖着不走,我可不想让香兰阿姨独守空房。怎么样,敢不敢赌一把?”

          “你说什么?”老宋瞪大了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找嫩模陪你啊,都是比甜儿还小的妹子,个个都鲜嫩可口,那身子软得哟,啧啧啧!再说,香兰跟你多少年了,你就不腻吗?不想换换口味吗?你就不想趁着还干得动,多玩几个小妹子?”我一脸“真诚”地说道。

          老宋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他两腮的肌肉哆嗦着,喉结不停蠕动,好半天后,才“咕咚”一声咽下一口口水,用有些变调的声音说道:“你……你是说真的?”

          “我以人格担保,只要你能在床上把那些嫩模整治得服服帖帖,我马上拍拍屁股走人,保证不再出现。”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那么以后我和香兰的事,你不准再插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你那份偷税漏税的材料可还在我保险柜里锁着呢,怎么样?我的岳父大人!”我看着他的眼睛,半认真半戏谑地说道。

          老宋眼神闪烁,内心似有天人交战,许久,他终于咬了咬牙道:“好!一言为定!”

          达成交易的老宋也没心思和我们一起继续逛公园了,借口公司有事,就匆匆开车离去了。

          看着老宋急匆匆离去的背景,我摇了摇头,老宋啊老宋,你就这么急着去喝你的壮阳中药吗?这段时间以来,你可是赚了不少的钱,这些钱都是俱乐部让你赚的,其实就是给你的封口费,现在你拿了钱还要赶我走,天下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个道理你都不懂?

          其实我和这个老宋并没有什么过节,甚至之前我们都不认识。但是我想继续占有香甜母女花,他却想保卫自己的妻女,我们之中必须有一个要做出退让,很可惜,我从来就没有让步的习惯!

          男人是竞争型的动物,我们争夺一切资源、土地、财富还有女人,为此,即使赌上一切也在所不惜。

          老宋走了,“香甜”母女花并没有什么不满,甚至还更加放松了,甜儿毫无顾忌地和我手挽手,笑靥如花,活泼开朗。

          趁着甜儿排队买冰淇淋的工夫,香兰把我拉到一边,问我刚刚和老宋谈了什么,怎么他一脸凝重地走了?

          我知道,香兰这个良家妇女是在担心有没有被老宋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我当然不会告诉她,老宋发现她内裤上有精斑了,便随口安慰她,说是宋叔叔最近公司有点忙,让她别多想。

          玩到下午三四点钟,我提议晚上带她们去一家很有情调的饭店吃饭,甜儿自然欢呼雀跃,香兰却说穿着一身运动装,浑身汗津津地,非常不舒服。后来约好,我先去饭店订座位,她们母女俩回家洗澡换衣服再来会合。

          【未完待续】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