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白马公主】四(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snow_xefd

          字数:8652

          20200412

          十五

          用嘴唇夹住,轻轻的吸,抿紧,向内吮,跟着,对方也用上了类似的动作,

          这边的舌尖就被带过去,到另一侧的口腔中,被吸,被吮,被一下一下的嘬。

          曾锦荷平常的爱好就是写写画画。她一向认为,自己的描述能力挺强的。

          可她这会儿竟然怎么也无法形容,单纯的嘴唇相贴过渡到舌头打架,带来的

          巨大感官变化。

          她只能想到一个形容词。

          热。

          好热。

          明明收拾的时候她就脱了外套,穿得很薄,可身上还是着火了一样的热,热

          得只想在杨楠出了汗后清清凉凉的身上乱蹭。

          呃……身上?

          曾锦荷一个激灵,清醒了几分。

          她这才注意到,自己被吻得昏头昏脑,双手就跟长了另一个脑子似的,不知

          不觉,把杨楠的短袖衫和运动背心都往上拉扯卷到了腋下,自己的上衣也皱巴巴

          露出了肚脐,她们上身的部分肌肤,已经赤条条贴在了一起。

          会不会显得……太好色了啊?

          她一下慌了神,想给杨楠往下拉回去,可手摸在那沾染点汗潮气的娇嫩后背

          上,不自觉就转成了贪婪的爱抚。

          不行,好胀,好热,好想要……更多……

          曾锦荷更加投入地和杨楠彼此吸吮,从被压在床上之后就不安分的娇小身体

          更加激烈地扭动。

          她想让自己的上衣也卷上去,卷到露出她不是很大的胸部。

          故意蹭,外加手悄悄帮忙,很快,这个愿望就实现了。

          但随之而来的,是更大的失望。

          曾锦荷忘了,她穿得是很普通的背后搭扣胸罩,不是杨楠那件运动款小背心。

          她还扣的是最紧那一格,不解开,很难硬掀上去。

          而这会儿两人叠在小小的单人下铺,吻得如痴如醉,她没办法反手去解,手

          也不舍得插到正贴得没多少缝隙的身体之间。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摩擦的嘴唇和纠缠的舌头像是个巨大的泵,把洪水般的渴望挤入她小小的身

          体。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灌满热水的球,就算有个地方在偷偷摸摸往外渗,可

          还是及不上鼓胀起来的速度,鼻孔飞快地出气,发出令她更加脸红心跳的娇喘声。

          难道,只是偷偷咽几口杨楠的唾沫,就能撑成这样吗?

          不行,呜……好想叫……

          就在曾锦荷连小小的乳房都觉得像是被塞了东西一样憋得难受时,杨楠忽然

          停下了动作。

          她一只脚踩着床边的地,一条腿充满占有欲地横在身下少女的胯部,仍趴在

          曾锦荷的身上,仅把头稍微偏开,带着同样娇媚的急喘声,埋首于颈窝,反手把

          自己的上衣拽了下来,重新盖住了腰。

          “姐,我吸疼你舌头了吗?”曾锦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心头茫然,还

          空空落落的,浑身燥热,不知所措。

          “我哪有那么娇气……”杨楠笑了两声。

          “那怎么……忽然停了?”曾锦荷小手攥住她的衣摆,拧紧拽了两下,“姐,

          我好喜欢你这样亲我。”

          “我也喜欢。”杨楠的口气听起来仿佛在挣扎着什么,“我恨不得把你从头

          到脚亲个遍……就是太早了,你还啥都不懂呢,我不能这么拐带无知小女孩儿。”

          “讨厌,我都大学生了,谁是无知小女孩儿啊。”曾锦荷心里有些慌,赶忙

          故作嗔怪地拍了她一下,“我要是不复读,就比你小一届。”

          “但你之前都没谈过恋爱啊,我都好几次了。”杨楠轻轻亲了一下她的肩膀,

          然后用舌尖一下一下扫着她圆润的肩头。

          刚才亲热的时候乱蹭,领口早就歪到一边,曾锦荷想露的胸部没露出来,这

          会儿瘦削的香肩倒是落到了恋人的唇畔。

          但不管哪里被亲,被摸,她都舒服,酥酥的,痒痒的,热热的,麻麻的。

          “所以,才需要你教我呀……”她压下快要按不住的羞耻心,小声说,“比

          如,刚才这样亲完之后,该……干什么了……”

          “该脱衣服。”杨楠似乎有点忍不住了,把她的领口往下拽的更低,柔软的

          嘴唇几乎包裹住她的肩头,含着舔。

          “姐,那、那是不是……咱们……该先去洗澡啊?我想……干干净净地……

          给你……”曾锦荷忽然想起来,这一天又是坐火车又是收拾的,秋老虎还发着威,

          热烘烘一身汗。

          她才不要跟心上人彻底赤裸相见的第一次,留下一个汗腥气钻鼻子的印象。

          杨楠呻吟了一声,忽然拿开上面那条腿,放下去半跪半蹲,抬起了压着她的

          胸口,把粘在额头和脸颊的发丝往后扒拉几下,忽然显得很不自信似的,说:

          “小荷,你……真想好,愿意跟我……做那事儿了吗?”

          曾锦荷坐起来,看出她好像有心事,拉着她站起,抱住她的腰,把自己的下

          巴搁在她柔软的胸部,昂起头,和她对视,“我没想过。”

          “啊?”杨楠有点傻眼。

          曾锦荷很认真地说:“姐,从你当小班的时候我就喜欢你,还……做和你一

          起的梦,我觉得,你就像我梦里的人一样。我现在算是跟自己的梦中情人谈恋爱,

          我为什么还要去考虑‘想没想好’这样奇怪的问题呀。就像亲……接吻一样,这

          种事,就是该和恋人一起做的吧?”

          杨楠咬住下唇,犹豫了一下,蹲低身子,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仰起

          脸,说:“我知道你可能不爱听,但我还是得……说一个我前女友的事情。”

          “我没有不爱听。”曾锦荷弯腰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这种随时可以做最亲昵

          动作的美好滋味让她止不住唇边的笑,整个人都晕淘淘的,“我认识你那么晚,

          我巴不得你什么过去的事情都告诉我,好让我……了解最完整最完整的你。”

          “我不说名字了,只说事儿。背后说人,怪不好的。”杨楠回亲了她一下,

          口气听起来很随意。

          但曾锦荷很认真地和她对视着听,所有的欲望和渴盼,都暂且压下,装在了

          涨鼓鼓的心房里。

          “她跟我恋爱的时候,说自己对男生没兴趣,不是双。我俩谈得最热乎的时

          候,也是早早就……上了床。我那时候也没什么经验嘛,她也是,我们俩就一起

          摸索。有一天,她忽然说,想让我……把事情做到底。”

          曾锦荷没听懂,但她没问,她相信杨楠会解释的。

          “小荷,女的和女的亲热,其实……不需要做损伤处女膜的事儿。她还是处

          女,她说……想让我给她破了。那次,我用了两根手指,弄得见了红。她那会儿

          还挺高兴,说这才算是把自己给我了。”

          “后来……也就不到一年吧,有个男的追她,又高又帅,她不知怎么就动心

          了,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个双。就跟我分手了。他俩谈了大概不到三个月的时候,

          她带那男的来找我过一次,一起吃的饭。就是让我做个证明,她的处女膜是我用

          手弄破的,她真没跟别的男人上过床。”

          杨楠叹了口气,和曾锦荷拥抱在一起,脑袋搁在她的肩膀上,小声说:“我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