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夺子传】纯爱母子第五章:阴凰(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子归无言

          字数:6792

          20200605

          阴凰

          一枕清风明月,半山孤觉烟霞。天轮镜的屏障早已撤走了,显露出巍峨的群山,葱郁的草木;外界和碧星城已无分别,同样是那样幽凉的夜晚,只不过城内的百姓不知,他们已在睡梦中度过了一天。

          高挂在夜空的血月缓缓地旋转着,如火如纱的清光以其迥然不同的韵律挥洒在皇城的无数神殿之上,其中有些神殿似是受到感应,周身一圈淡淡的银色光晕柔和地逸散出来,相邻地神殿更是发散的神光宛如实质,凝成一座座白玉般的拱桥。映照出端坐在小谢旁的女子青娥秋水的面容,飞下如烟的仙鬓长发自然地倾洒在一旁粼粼的水光之中,玉手握着一盏小茶,苍翠的青叶浮沉之中自有一股淡香散发出来。晓月如帘自发地将月色凝聚在这里,更显得女子白衣胜雪,高贵不可侵犯。

          “沟通三十三座神殿之桥,使夜星阵法失效,这就是你敢深入皇宫的凭仗吗?”

          身着白狐雪裘的李沧月,美眸一直盯着茶,似是不在乎旁边那个愤怒的小丫头,

          片刻后吹散茶水里的倒影,漆黑的明眸看不清情绪,淡淡道“夜星神阵?末法时

          代已经除名的境界,又怎么可能会有所谓的夜星之力?”

          “不相信?你大可运转阵法试一试”

          李清酒涨红了脸,咬牙道“胡说!如果你不怕,为什么要提前化解李家的神殿余威?”

          夜星神阵是每个王朝最后的手段,布阵的神殿一般是由各家先贤所留,具有死前最强大的一击,是王朝镇压夜星级神道修士的阵法,一般布阵在皇城之中,乃皇朝命脉传承最后的保护手段。

          李沧月随手抓起一缕从神殿中飘出的微光,光晕在她洁白的手腕上自动旋转,后成为一环碧玉的手镯,亲和本源的力量华光在上面缓缓流淌着,随后碧玉的手镯又化为一条活脱的神玉白鱼跳入神桥底下的灵溪之中,几个跳跃之中鱼鳞返照着月光,似是为这数之不尽的亲和天道而欣喜。

          沧月大帝如今虽是水月神国的最强修士,可是对于曾经所掌握的本家功法却能运之赶超历家李氏先贤,如此美妙绝伦的场景让李清酒呆愣的同时,愤怒也少了几分。却听她清冷悦耳的声音传来“曾经有一个文弱的教书先生四处对人说,毁人典籍,断人传承是最可恶的事情”话语没头没尾地,却见李沧月低垂玉首将茶中清水饮尽,再度抬头宛然一笑“所以,我也不屑干出这种毁人宗庙的事”

          这一笑好似让天地都明亮了一瞬,如冰莲绽放,让人神魂都沉浸其中。

          这种笑容她数不清自己有多少年没在她身上见过,李清酒晃了晃头,想说些什么,却见人已经不在那台石桌上,空余一盏余香袅袅的清白瓷碗。

          她伸出玉手想要抓住什么,却只能握住一抹清香混杂水影的雾霭,月亭绿雪,曾经她们姐妹聚在一起时最喜欢饮的茶。

          那个时候世界还是一片欣欣向荣之景,亦如她们曾经纯洁而美好的时光。

          到底是因为什么,使得她离国叛道,她心里隐隐也有些猜测,只不过她不愿相信,也不敢去深究这些缘由。

          月神传承,月神殿的荣耀不允许她们中的任何人妄加污蔑。

          纷飞的杂念在脑海中快速划过,身体却下意识地感到一阵心悸,娇躯快速地往旁边挪了一步,一抹融入暗影的匕首从身侧划过。行刺的女人惊奇地夷了一声,却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好奇地细细打量眼前的碧绿佳人。

          “之前就好奇你这一身无坚不摧的武道怎么修炼的,如今一看果然有些门道,你怎么感知到我的存在的?”虚空中先是踏出一条雪白如凝脂羊玉的美腿来,随后一朵如玫瑰暗影的娇媚女人走了出来,身段妖娆如玉蛇,脸蛋却清纯冰冷如仙,似是这次只单纯的想弄清楚这个问题。

          李清酒暗暗心惊的同时,也赞叹这个女人的美貌气质不输姐姐,脸上却依旧怒意满满地瞪着她,“你把我姐姐怎么样了,靠这种偷袭的手段算得了什么?”

          长空无仙看着她和大帝几分相似的娇颜,突然想通了什么,娇笑道,“原来姐妹连心,你姐姐提前给你打小报告了,哈哈哈,这么说,要是你姐没提醒你,你肯定也要中招了!”娇媚的女人似乎是很满意自己的推断,小手一敲另外一只玉掌,自顾自地道。

          “什么啊,你胡说些什么!你你你狗贼拿命来!“李清酒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管自己的肉身能不能扛住那暗影匕首,一步握拳,人直接冲上去,小拳头上自然地凝聚成一股灰色的光芒,顶着比暗影中的女子更加有料的玉兔就撞了上去。

          “真是让人嫉妒的身段,是挨揍打出来的吗?”长空无仙继续啧啧有声道,似乎现在对她的身段又比她的武道更感兴趣,差若毫厘的躲过袭来胸口的一拳,顺手用玉指在李清酒的胸脯上揩了一手。

          错身而过的李清酒察觉到胸口异样的感觉,脸蛋上划过一抹的羞意,忍不住怒视着长空无仙“水月的人,这么无耻好吗?”

          “无耻?我可是水月神国的神女殿下,你觉得谁会相信你的话不过我们之间确实有一场比试,只拼武道不论修为,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你姐姐怎么样?”出现在一座神桥之上的长空无仙,一袭黑月长袍,长发如瀑自然地倾洒在露出的雪白双肩上,虽是刺客打扮,却毫无阴暗的冰冷气息,丝丝暗黑的神光如纱雾萦绕在握着匕首的白皙皓腕旁。

          李清酒看着站在月下神桥之上的仙子,此时她勾人的气质毫无半分,只剩下属于神女应有的端庄和肃穆。静默了片刻,走上前道“我凭什么相信你?即便你愿意放她,沧月姐愿意?”

          神桥上的女人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抬头望着天空上高盘的血月,明亮生辉,恍如此刻她的眼睛。李清酒抬起头看不清她此刻的神情,只见她轻声道“你没有别的选择,正如数十年前的清岚神君一样,当血色月光降临之时,他只能选择独自面对。”

          李清酒愣愣地看着她,既惊讶于她此时异常温柔的语气,又奇怪为什么她们会和当年的绝代神灵挂钩。却又见她突然低头瞧着她,妩媚一笑说“毕竟是从小就预定给师兄当童养媳的人,我不会伤到重要的部位的,安啦!”

          “啊?长空无仙你给我去死!”李清酒接受到神海另一头的心念之时,顷刻便明白了所有,不由大怒,愤怒地飞向桥上婷婷站立的仙子,也不顾及淑女风范了挥拳便击。

          遮蔽星空的黑色光芒与五彩流光在这片空间交杂着,碰撞着,好在此地神殿众多,自带的防御阵法将俩人的破坏力降至最低。只是虚空如冰雪一样不断陷落却又再度凝结。如此循坏往复着。在破碎的节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晃晃的小洞,继而这个黑洞再度扩大,一艘核桃般大小的小船从里面缓缓划出来,在这个空间乱流的地方恍如行驶在平静流淌的小溪中,只见小船从一个核桃大小渐渐变大最后化作一叶仙舟游走在神殿缭绕的云雾之中。仙舟下面是一片虚浮的花草百叶,而托起整片草坪的是一群灵动而团结的彩燕子。

          扁舟上探出一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下方的打斗,目光在黑袍女子身上停留最多,似是想看到仙子打架被人欺负的有趣景象;还没看多久额头突然被人敲了一个板栗。

          “啊!痛,你干嘛呢!长情师侄”淡紫色长裙的少女俩手扶着舟楫,不满地回首瞪着身后的女子,小眼睛里满是愤愤之色。被唤作师侄的女人没有搭理她,一只宛如月光一样白皙雪白的玉手不断往怀里的男人输送着亲和的本源力量,另一只手里却慢慢地凝出一把把剑形虚影。

          “唔,哼,这次不和你计较,等师兄活过来,叫师兄打你屁股!”长空凝溪撇过头,娇哼了一声,青葱白皙的玉指弯弯绕着耳边的小辫子,时不时地挑弄飞在耳边的紫蝶。

          祈语蝶好笑地看着这个活宝,又转眼瞅了瞅将她殿下抱在怀里的女人,起初媚影神女是不同意那个水月神国的丫头带走人的,正准备再度兵戎相向时,却碰见了踏空而来的长情剑仙,也不知道这天下闻名的剑仙子有何种魅力,居然能同时和水月碧落的神灵对上话,只见她们隔空传音了片刻,媚影殿下就愤愤地让那个水月神国的丫头带走了人,并嘱咐自己要认真听她们的安排。

          祈语蝶怀疑这是一个针对陛下和殿下的巨大阴谋,想叫那个女人放开她的殿下,可是当初见面的那个场景浮现心头还是让她柔软了,这位仙子明明是第一次见到她的殿下,却在见到他之后的一瞬间泪流满面,满眼泪痕地像个小女孩一样伏在他怀里痛哭着,那种重获至宝的欣喜与积蓄已久的悲哀同时出现在她明亮的美眸中,雾霭充盈眼眶的仙子却像变成一个小丫头般死死地将头钻入殿下的脖颈间,像是确认他的味道与温度,感觉好像生死离别的亲人再度重逢一样。同样是剑修,可是她从没见过如此多情的剑道修士,或许是第一面那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让她选择了暂时相信她们。

          碧落的神殿仿佛自带延长空间的特点,稳定的阵法加持之下,让空间穿梭变得艰难,此时阵法神殿虽然没有发动攻击的威能,却也将去皇宫的路途变得无比遥远,仙舟是一个飞行的法器,内部空间可大可小,可是那轮仿如被鲜血侵染的月轮不知道有何种魔力,居然能轻易的照入舟内。气氛沉寂了片刻,长空凝溪也不再无趣地弄蝶了,转而盯着这越来越红艳的月光,突然默然低声道“感觉到了吗?血月神劫一直盯着我们,它好像很害怕我们?”

          聂长情纤白素手划过垂落到耳边的长发,如瀑的墨色长发柔和地倾洒在姬清岚的鼻子上,挡住了那一抹侵染到舟中的刺眼血光,再度看向怀中男人时,只见他不安的眼睫颤了颤又恢复安宁。这才有条不紊地冷静回应到“它并不怕我们任何人,它只怕他重新回到世间”话音没头没尾地,可是舟中之人全都明白是谁。

          祈语蝶看着他们亲昵的模样莫名地感到心里一阵吃味,这些年来只有她和女皇才能和他这么亲近的,凭什么这个新到来的女人就能这样理所应当地贴近他?越想越烦躁,遂有些负气到“这不是你们来才带来的东西?这种压制修为的劫难谁能渡得过?”

          聂长情转头看向她,明亮的美眸一眨不眨地盯着她,盯得祈语蝶都快起鸡皮疙瘩时才骄傲地握拳,展颜笑道“当然是我师傅!”

          双手摁在齿轮虚影掌控舟辑方向的长空凝溪终于忍不住噗呲笑出了声,小手顺手划了一道满弧,让舟辑翻了一下,吓得急忙调整过来。可是另一只手还是忍

          不住使劲捂着小口努力装作严肃的样子,清丽的眼眸却笑得弯成月牙儿。

          祈语蝶看到这一幕更加觉得她们来这里就不是干好事的,感觉被喂了什么不知名粮食,赌气地回应“这种劫难压的周围修士透不过气,可施展的力量十不存一,难不成你师傅是一个凡人?”

          聂长情听到了这一句,睫毛颤了颤,漆黑的明眸有一刹那的失神,半晌才慢慢地垂下了头,目光盯着怀里的那个人,看着他如月神谪仙般的俊丽容颜,还是小时候的那副面孔,可是斯人已经过了一世,再无当初的记忆。她不由地喃喃道:“他确实一直是一个凡人,可惜直到他离开了我才明白”

          祈语蝶看到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才发觉自己的话或许触碰到心底最弱软的部分,感到有些歉然,遂立马转移话题道“传言清岚神君乃神道护卫者,他本身就是天下神灵的劫难,凭借世界之心镇压四方,护一域秩序和平,这样的人怎么会有神劫?”这既是她好奇,同样也是担心殿下的前世会为他招来什么祸患。

          聂长情缓缓摇了摇头,神色有些分明,片刻后轻声道“神有神劫,武有武难,而师傅也是有劫数的,每一回血月当空之夜,便是师傅的劫难。这个秘密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然而神道修行至深者,当然不会都是傻瓜,慢慢的也都察觉了去,知道师傅在血月之夜会化为普通人。这既是天道的碎裂之处,也是清岚神君唯一的弱点。然而化为普通人的师傅当然并不是如凡人般脆弱,相反他还依旧强大”

          “可是再强大的个体也会有极限,也会有力竭的时候,只要他心中有顾忌,有要守护的地方,便不在无敌,甚至很脆弱,”话到一半,似是想到了什么愤恨的事情,聂长情身上的气息再度剧烈翻涌起来,她颤抖地握拳,咬牙道“这些虚伪的帝王,忘恩负义的家伙!就是利用了这弱点,轻而易举地将曾经守护他们的护道者踩在了脚下!”

          长空凝溪弱弱地举手道“好像也没有轻而易举吧不是还搭上了三千战偶和他们自己吗?”

          “”

          在天空中平稳飞行的友谊小船突然传来肉搏之声,有劝阻的声音,有求饶的声音,时不时传来一俩声嘤咛,让人不免联想其中的暧昧。

          神桥之下的长空无仙腰后仰躲过袭来的一脚之时,美眸撇过天空中仿佛流星一划而过的小船,里面似乎有喧闹声音传来,但这丝毫不是她在意的东西,身为刺客顶级的感知能力让她知道有什么重要的气息在上面。胸前的玉佩也在微微发热似是回应她心中的期冀。后背突然中了一击,让她气血翻涌了一阵,后退了几步靠在桥头上。

          “喂,和我比斗,你也走神?这么看不起人?”李清酒握拳站在她面前摆出进攻的姿态。

          长空无仙无所谓地摇摇头,用手将额前的乌黑发丝别至耳后,盯着她此时悄然挺立的姿态,突然道“你这样的姿态如果放在床上,师兄应该会很兴奋吧”

          李清酒刚一击成功,突然听到这话,不由感到毛骨悚然,娇叱一声“妖女!再说这些话,信不信我杀了你!”

          谁知对面的长空无仙默然了片刻却认真地说“我信,但是我相信以后的你有能力杀我,现在的你还是太年轻了不是吗?”

          李清酒很奇怪她说的话,却还是看到了其中的肯定语气,下意识地感觉到她或许能理解自己的神道。她还是缓缓靠近她说“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能理解我走的武道之路?”

          “怎么不能?我也有极高深的武道修为,只不过没像你一样一根筋走到头罢了”长空无仙毫不在意她的靠近,臻首向上仰了仰,望着满天星光,刻意避开临空绽放璀璨血芒的孤月,淡淡道“当年清岚神君,也就是我师兄,发现他在血月之夜会变作普通人,浑身精湛的神通与法力通通化为泡影,虽然第二天依然会回来,可是这漫长的夜晚,也足够有心人加害于他了,所以强横的武道修为傍身才让他活着成长为神君。”

          李清酒纳闷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想说我的武道传至于他?开玩笑,”

          “没有什么传不传的武道不比于神通,任何强大的招数都有迹可循,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前人的不断总结,与后来者的不断创新。”

          “你的武道,依你这傻瓜脑袋能想得出这些招式,不毁了古人的智慧结晶就不错了”长空凝溪双手抱胸不忘嘲讽道。

          可是李清酒并没有心思搭理她的嘲讽,脑海中一直回应着“总结,创新”两个词,她愣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立马上前抓住她的手,厉声道“这两个词,你怎么会知道!”强大的手劲让长空无仙妖媚的脸蛋都露出痛楚之色,她立马激发出神气振开她的手。

          一边抚弄通红的手腕一边瞪她道“你以为自带神谕的词能让当时还是小女孩的你记得吗?还不是那家伙故意送给你!”

          李清酒愣愣地看着她,突然注意到她胸前的玉佩,上面一副不算精致却栩栩如生的图画,一只绕枝的吐信赤蛇,枝条的尽头是一颗饱满圆润的青果,蛇的贪婪与耐心,青果自带的瓜果飘香的香气仿佛远远的就能吸引到她,她初看的时候没察觉出什么,但是画面好像有什么神奇的魔力,让她情不自禁地将整个神魂都融入其中,越看越不能自拔。耳颈边突然有一双如莲藕般的雪白玉臂轻轻揽住她,妖媚诱惑的声音带着一股温热的气息萦萦从耳边传来,“现在,你觉得和他有没有关系?这个玉佩可是他亲自送给我的呢”

          李清酒感觉自己就像玉佩里面的那个青果,被一只贪婪耐心的蛇盯上了,那带着温暖的气息的女人就像那不断吐信的赤蛇,耐心地等候那悬挂枝头的青色果实。

          身体感觉越来越沉,美目也开始缓缓地下垂,就像那即将熟透掉落的青果。

          突然身后的长空无仙离开了她的身体,没有支撑的身体还没来得及适应失重感,就要向后倒去,李清酒哇的一声用手扶住后面女人伸过来的手,只见她妩媚妖媚的神情全无,只剩一脸清纯无害的表情。到映在眼里的她此时一点可信度都没有,她站好后生气地推开她,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宣布你很强?我只能任你欺负?”

          长空无仙用手绕着耳边的秀发一脸无辜的模样,但胸前的白皙和那碧青色的玉佩却显得无比刺眼,此时她的神态和动作就好像其人畜无害的妹妹。她背负双手绕着李清酒缓缓踱着步,像一位富贾之家的小姐一样,充满书卷气息味地歪着头,一字一句地道“我师兄当年教了,不,应该说和你一起演练了,嗯,依你这笨蛋的脑筋肯定还是师兄教你,唉好好,你们俩,咳,共同演练成功了这门能破武道极境的功法,这块玉佩材质是你们月神李家的吧,能刻画到这么精细的程度,只有武道修士才能办到,神道的人根本做不到,你要不要履行当年的约定呢?”

          李清酒此时看着眼前的赤蛇,她认为这人就是蛇,一定存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女皇现在生死未仆,她可不想在这耗费太长时间,瞪着她道“什么约定,我和他萍水相逢,他好奇教了我一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

          “真的没有?比如把青鸾碎玉雕刻九十九回就当他媳妇的约定?”

          “九十九回?”

          长空无仙看着她皱眉疑惑的样子,心中反而觉得喜悦,认为之前的猜想反而是她多疑冤枉人了,师兄果然是对她一心一意的人哈。

          得不到预料之中的回答之后,她反而心情大好,有一种甜蜜萦绕了许久才从心田慨然灌溉的感觉,转身瞥了瞥盯着她一直看的李清酒,不由觉得有些羞涩,故作大方地指了指桥下面的一处“呐,看在你和师兄真的没有关系的样子,本座就大方地绕你和李蝉妃一回,李蝉妃当年差一点让师兄进了神门兵人这件事,可是让沧月大帝震怒了很久的,看在你们三个也没怎么虐待我师兄,所以我们才这么好说话”

          说完,她便迫不及待地往小船行驶的方向追去,她有好多话想和师兄说,最重要的是,绝不能让清岚神君和碧落女皇结合在一起,哪怕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她也不能让师兄投入别人的怀抱。

          李清酒在身后急忙大喊“喂!那是我母亲的玉佩啊,快还给我!”

          可是话刚说完,那位便隐匿于黑暗之中了,隐隐有回音传来,却已经辨不出方位呢。“那是师兄给我的定情信物,你如果甘愿做小,我就大发慈悲送给你!”

          李清酒楞然了片刻,一些思绪与线索萦绕心田,让她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在想到了桥下还有受重伤的姐姐李蝉妃,她急忙甩了甩脑袋,把这些杂念抛开脑外,去看看她的情况怎么样。

          李蝉妃半靠在灵气化成的桥墩上,神色有些苍白,她的意识是清醒的,身体上却无半点反应,捆仙绳绑久了有让人神魂分离的感觉,故而能让人不会轻易拜托。李清酒解开绳索之后,往她体内渡了点神力助她苏醒;不修神道不代表没有修炼一点神门功法,至少许多时候,神力确实比较方便。

          半晌过后,李蝉妃悠悠苏醒过来,连忙问她及女皇的情况,李清酒只能把之前遇见的事和她说一遍。李蝉妃听完苦笑了一声,“如果我没猜错,她只是因为清岚神君要能永久地活下来才会不得已干出这些事情的,她心中对云泷其实还有一丝感激。如果不是她,姬清岚那脆弱的神魂和肉身可活不过十八岁。”

          “那她也不应该将你打伤成这样啊,难道她不顾及这些年的姐妹情?”

          李蝉妃眼里划过一抹了然,起身道,“事情还没那么快结束,水月这次借了轩辕的力,事情不会尽如她们意的,我们尽快赶到女皇那里,不管她的选择是什么,她们这次的目的注定了她们不能来硬的。”

          李清酒也隐隐的猜到了她们想做什么,可还是有些疑问,犹豫地问道“媚影那边怎么会答应放人?”

          “她对我们有些怨气,可在她心里自己孩子的生死比我们任何人都重要,长情剑仙与她私交甚笃,不管姬清岚是不是七十年前的清岚神君,暂时交给她都是最好的选择”

          “况且,她的凤炎已经修炼至阴凰境界,在夜间可是能存在假身的,难保没有留后手。”

          李清酒暗暗咂舌,从来专注武道的她并不是太清楚神道的花招。而如今和她交谈的李蝉妃拉着她的手每一次跳跃都出现在一片月光之中,仿佛以此为跳板,不断辗转腾挪,血月神劫似乎对她的神力并没有产生多少压制。

          本章完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