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有仙母】31-32仙侠 母子 长篇(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手捧圣贤书

          字数:8941

          20210512

          第三十一章染血的新娘一

          听闻二老这般说,这女子蕙质兰心,岂是刘大头子那般俗人可比,登时便低

          头羞涩道:如承蒙不弃……

          意思如何,谁人也知。

          穷苦人家,婚配之事本就简单,一只烧鸡,两壶清酒,草草布置一番,也便

          送入了洞房。

          刘大头子结婚了!

          在整个小村子里,可谓是头等的大事,眼瞅着这送上门的媳妇被刘大头子占

          了,同龄的几个年轻小伙可谓是羡慕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没办法,谁让人家刘

          大头子命好呢,媳妇漂亮不说,也不嫌弃刘大头子。

          村里贫弱,也无闲钱置办什么酒席,几乎当夜就送入了洞房。

          娘子,为何拿着木橼?

          虽脑子不太灵光,但刘大头子还是有些许疑惑,进了房的新娘子,手里拿着

          木橼,竟是将房门严严实实的从里面抵住。这一反常的行为,让刘大头子着实不

          解。

          而新娘子闻言,看了他一眼,开口道:新婚之夜,怕有旁人趴墙偷听,不

          得不防备!

          这番说辞,倒也无碍。

          说完,就见女子走到床前,将新郎官拉了过来。

          相公,你这脑袋,好生大啊!

          新娘子双手扶着刘大头子的脑袋,仔细端详。

          应当很是美味可口才是!

          什么?

          刘大头子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一旁的新娘子闻言,却是迫不及待地将新郎官拉到了床上。

          红烛还没吹呢!

          刘大头子脸色通红,还是第一次行这男女之事,更是第一次距离这新娘子这

          般之近,看着那新娘子如玉的面庞,刘大头子只感觉一股燥热在全身蔓延。

          那新娘子也不管红烛吹没吹灭,与刘大头子二人坐在床上之后,便顺手轻轻

          一推,刘大头子应声倒在床上,被子翻滚,将二人的身形牢牢盖住。

          下一秒钟,鬼影惶惶,被子一股一胀,内中传来了一阵咀嚼之声。

          ……

          娘亲,救我!

          冷不丁的,梦中传来了惊呼之声。

          自己儿子满身鲜血,身后趴着一个黑影,手指细长,抱着儿子的脑袋,半个

          脑袋已经血肉模糊,正被那黑影吸食着内中的脑髓。

          红白色的血浆脑汁顺额头流下,满脸的惊恐和痛苦,被咬掉的半个脑袋鲜血

          淋漓,惊骇非常。

          依稀之间,为母的还是能够认出是自己的儿子,他满脸惊恐的苦苦哀求,求

          救之声不绝于耳。

          刘大头子的老母亲一头冷汗,从床上惊坐而起,彼时房中寂静,月色顺窗倾

          泻而下,诺大的房间,竟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气氛,诡谲阴森。

          强烈的不安感,在刘大头子老母亲的脑海盘踞,她将一旁的丈夫摇醒,告诉

          他梦中之事。

          娶了好儿媳,怎生得做这种扫兴致的梦,怕不是高兴到发疯了吧!

          丈夫满脸的不以为意,只当是老伴无理取闹,一脸不耐烦。

          而老母亲也想着是不是自己多虑了,因此也便接着睡下了。

          可谁知睡下没多久,梦中再度浮现了儿子的身影。

          娘亲,再不来救我,我的脑浆都被妖怪吸干哩!

          一次是梦,那么两次呢?

          她赶紧将丈夫摇醒,这一次说什么都要去看看。

          丈夫没办法,夫妻两下了床,摸着黑来到了新房门前。

          房间里烛光曳曳,却是没什么声息。

          夫妻两将耳朵贴在门上细听,也是听不出来什么。

          也是老头子大胆,挺着胸膛,砰砰砰拍门,一边拍一边大喊:开门!开门!

          不多时,屋子里传来一阵嘻嘻索索的声音,下一秒钟,房门打开,儿子刘大

          头子站在门口,愣愣的看着房外的父母:爹,娘,怎么啦?有事吗?

          顺着大开的房门,刘大头子的老母亲朝着里面张望,缝隙之中,隐约可见床

          上被子里有新娘子躺在当中,而自己的儿子,面朝着自己,除了脸色有些许的惨

          白外,再无其他。

          看到儿子安然无恙,老母亲心里的那丝不安也尽数消除,一旁的老头子责怪

          的看了老婆子一眼,开口道:没事,就是看看你们睡了没,接着睡,接着睡

          ……

          一边说,老头子拉着老婆子回了自己的屋子,而他们的儿子,则是站在门口

          如泥塑一般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直到二老进了屋子,方才转身关上了房门。

          只是没有人注意的是,随着儿子转身,那背影之处,后脑勺却是如同被人挖

          了一勺的西瓜一般,头发粘着血浆粘着脑皮,腹部中空,甚至还能够看到森森头

          骨以及粘稠的血线。

          已是一具死的不能再死的行尸走肉!

          第二天,老婆子起了个大早,出门洒扫。

          正巧迎面撞上了自家儿子,许是昨夜没有睡好,脸色有些许的发白,也不和

          老母亲打招呼,而是低着头闷不做声,自顾自劈柴烧水。

          新娘子还没有出来,房间大门紧闭,老婆子在心里暗骂一句自己儿子呆子,

          自顾自开始做饭。

          募的,汪汪汪……

          邻舍的黄狗扑了出来,在院子口,呲着牙,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冲着

          正在劈柴的刘大头子嚷嚷着。

          这黄狗已经十年有余,平日里脾气极好,村里人也都认识,看家护院的一把

          好手,也从未凶过什么人,可此刻,如同疯犬一般,隔着院门狂吠着,声音犀利,

          不绝于耳!

          终于,隔壁的主人家跑了出来,将黄狗带回,临了还一个劲的道歉着。

          而那被黄狗狂吠的刘大头子,却是压根不为所动,只是自顾自低着头,忙碌

          着自己的事情。

          就算是晌午一家四口吃饭,刘大头子也是一个劲的低着头,扒拉着碗里的饭,

          没有一点儿响动,老婆子心善,就怕招待不周新媳妇了,一个劲的有说有笑闲唠

          着。

          午饭过后,一家人也是各忙各的,除了新媳妇外,全都出了家门,诺大的房

          间里,空落落的仅剩下了新媳妇。

          而与刘大头子同龄的,还有一个名叫王伍的泼皮,净日里好吃懒做不说,行

          的也是偷鸡摸狗之事,平日里与他相好的玩伴都在为了家中生计打拼,唯独他,

          吃喝嫖赌、坑蒙拐骗,仗着家中老人的赡养,啃老卖老,自打刘大头子捡着的这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