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寄印传奇】纯爱版21(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楚无过

          字数:10973

          20200612

          第二十一章

          活塞还是夺冠了,悬念不大,却依旧令呆逼们无比失望。大家老觉得这节不

          行还有下一节,这场不行还有下一场,再不济也得扳回一局吧。于是湖人便在殷

          切期盼中一路滑进了湖底,蝴蝶效应!

          马龙和佩顿不提,科比争勇斗狠又频频哑火,奥尼尔前几场尚能撑撑门面,

          到第五场终究被双塔按住脑袋一通猛揍。这球输得无话可说,伤病啦状态啦都是

          些唬人的借口,脆弱得不如濒死之人的最后一抹微笑。总决赛mvp颁给了亲爱的

          昌西,而最抢眼的当属本华莱士,虽然后者的最佳防守球员三连冠折戟于步行者

          的阿泰斯特。四十一分钟内,大本钟砍下了18分和22个篮板,其中有可怖的10个

          前场板,外加3个抓篮补扣。开场仅十八秒他就造了大鲨鱼两次犯规,到下半场

          更是完全控制了内线,搞得禅师在场边顿足苦笑也无计可施。这就导致了一种很

          尴尬的局面:湖人的大败固然让人心如刀绞,但本华莱士在活塞球迷的尖叫声中

          又难免升腾为呆逼们眼里的一颗新星。

          百事三人篮球赛也同样尴尬。按最初的策划,比赛要在周末进行,据某体育

          老师透露,连拉拉队都请了,就是要搞得盛大、正规、热闹。不料报名

          人数太多,组织者又没把好关,小组赛的车轮战在所难免,而这离期末考也没剩

          几天,比赛周期必须压缩——除非你想在空旷寂寥的校园里打决赛。由此可见,

          正确评估青少年对金钱的热爱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受该失误影响,我们不得不在周二、周四、周五的晚上于东操场矢志把人烤

          糊的路灯下各战了一场。结果还凑合,两胜一负,这一负也是打成17平后罚球失

          误所致。总体来看,各参赛队水平参差不齐,对我等来说砍瓜切菜怕是多数。当

          然,吹牛逼要不得,据我所知,这次比赛光体育系篮球专业的就有七八个人。

          周六、周日风轻云淡——换句话说就是热得要死,我们又在大太阳下战了四

          场。一场比赛十分钟不能算长,但加上暂停罚球争执补时,加上赛前热身和公布

          成绩,这一忙活起码一个多钟头。所幸四场比赛都出奇顺利,几乎没费什么周折,

          我们便以小组第一的身份轻松出线。六胜一负,共积十三分。

          关于战绩,呆逼们调侃说菜瓜都分到了我们组。杨刚不同意,他说:李阙

          如那个菜瓜就不在咱们组嘛。这话就有点心胸狭隘言过其实了。哪怕李阙如真

          的是个菜瓜,他也不在正式参赛名单里嘛。虽然过去的几场比赛他一场不拉,但

          据我估计,多半都是提供后勤服务了。没准正是因为他老的支持,艺术学院的老

          熟人们才得以成功晋级。当然,成绩不错,七战全胜,拿了满点十四分。真是令

          人惊讶。而我之所以知道,自然是李俊奇友情相告。几乎每场比赛后,他都要屁

          颠屁颠地跑来互通成绩,然后说:干得好!加油啊!在周日下午干燥得几乎

          能烫伤人脸的暖风中,他摇着手里的佳得乐,兴奋地叫道:复赛该不会碰

          着吧,咱们?大喉结汗津津的,玻璃篮板又白得耀眼,更让我觉得自己是艘吃

          苦耐劳的沙漠之舟。于是我说:难说。

          十五号也坐在不远的树荫下——核对完成绩前谁也不能离开——他往这边瞅

          了好几眼,叼在嘴角的软中华使那张扬的头颅看起来像只冒烟的夜壶。

          于是我又笑了笑说:很有可能。此时此刻,我恐怕要再次发自内心地赞

          美金钱了。官宦子弟就是有钱,为了这个三人篮球赛,这帮人统一整了身耐克队

          服——连李阙如都发了一套。后者的背上印上了汉字李阙如,一如十五号的

          背上印上了陈晨。

          ********************

          晚上母亲来电话时,我正冲凉,之后只好给她拨回去。好半晌才接,声音慵

          懒,但依旧明快。问她咋了,母亲说有点累,沙发上躺了一会。

          还没吃饭?

          没呢,她笑笑:刚起来,正打算做。

          咋了嘛?我吸了吸鼻子。

          没事儿,兴许着了凉,有点小感冒。过了会她又说你也注意身体,今年

          雨水多,昨儿个水电站就出了事。我说哪。她说平河水库啊。如你所料,奶奶的

          叨语在那头适时响起看当领导的咋说、这才建几年。她老一直为爷爷新

          坟被平之事忿忿不乐,老共产党员当初就差去闹访了都要。我正琢磨着说点什么,

          母亲语调一转:哎,平海晚报你看了没?

          当然看了。事实上我一连看了好几期,直到周六下午才在文化版里发现了

          《评剧往事》专栏。署名自然是张凤兰,还配了张黑白照,宽檐帽,白衬衣,发

          丝轻垂脸颊,即便在一团铅印马赛克里也那么光彩夺目。

          专栏第一期写的是评剧的起源和演变,从莲花落子到唐山落子再到奉天落子,

          从《小姑贤》到《蓝桥会》再到《樊梨花骂城》,从崔家班、赵家班到庆春班社

          再到永盛合班,直至天津三杰流派纷呈,直至白玉霜初登上海滩,《海棠红》轰

          动大江南北,值此评剧的发展也算是抵达了顶峰。老实说,打小耳熏目染,哪怕

          戏一句不会唱,这些事囫囵半片还是知道一些。然而当洋洋洒洒的铅块字携着油

          墨味扑面而来时,我心里还是不可避免地怦怦直跳。母亲行文质朴散淡,时而轻

          快狡黠,时而厚重悲怆,还真有点汪曾祺的意思。虽然读过她不少文章,甚至一

          度引以模板来练习高考作文,我还是大呼一声:写得太好了!

          呸,母亲的愉悦就如同这湖面上的苍茫月光:这么夸张,还要不要脸

          呀你?

          这一阵母亲忙得不可开交,那边厢巡演刚结束,这边厢艺术学校就提上了日

          程,也幸亏团里有你郑伯伯顶着。教育局、劳动局、民政局、工商局、税务

          局哪哪材料都不可或缺,哪哪官虎吏狼都不好打发。除了政府许可,这校舍修葺、

          师资力量也都是棘手的大问题。母亲轻描淡写地说差不多了,我真不知道

          差不多是差多少。

          莜金燕评剧学校也就有个破破烂烂的三层教学楼,了不起加上两个篮球场、

          一个学生伙房。是的,伙房,两间漆成屎黄色的平房而已,多半是耳熟能详的门

          卫老婆兼大厨。更可怕的是学校连个宿舍楼都没有,以前都是在教室里就地打通

          铺,后来学生少了,寝室也就自己跑出来了。甭管咋地,总得有个正经睡

          觉的地方,还有教学楼,免不了一通大修。教师更不用说,评剧老师还好找,

          毕竟有姥爷的人脉在——上次去教育厅备案母亲就顺带着见了两个平阳本地的腕

          儿,意向还说得过去。那些个艺术老师可就让人头疼了。但凡有点资历的,肯定

          不会来,这全招成年轻人吧,也说不过去。上周母亲就说要来平阳一趟,到师大

          联络联络,找找熟人摸摸底。无奈事儿太多,得往后推推了。

          世事艰难啊,我忍不住长叹了口气。

          你管好自个儿就行了,母亲忠告:好好复习好好考试,今年要拿不住

          奖学金啊,看咋跟你爸交代。

          必须承认,奖学金这事还真不好说。本学期专业课拢共开了十二门,需要考

          试的就有九门,快他妈赶上初、高中了。毫无办法,教学评估的福利需要安安静

          静地享受。这一连两周都在划重点,剩下的也就是上上自习,修为还是要看个人

          嘛。显而易见,等着我们的是一段艰苦卓绝的岁月。大学生活如果有什么事关学

          习的精华,全都浓缩在这儿了——阶梯教室座无虚席便是一例。半个月前房地产

          课就换了个新老师,说是李老师生病,劳她代课。

          真应了杨刚所言,我们再没见过小李,起码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一例目睹到

          小李的相关报告。李老师不是人间蒸发,就是拍屁股走人了。贺老师依旧堂堂正

          正,指点起江山来大伙儿都得俯首贴耳,谁让民商两大件是必修中的必修课呢。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