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掠山河】中下(1/7)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作者:后会x无期

          字数:28504

          20200528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

          周慕青人虽未至,但呼声已然先到。沐妘荷赶忙推开了白风烈,微低着头快步朝着山坡下走去。

          白风烈怀中一空,顿觉失落,但还是埋头追上。

          沐妘荷走到周慕青身前,捋了捋鬓发,似是而非的说道,

          “尚无睡意,便指点他一下枪术……”

          “哎呀,不过便是孤男寡女月下相拥,又不是背夫偷人。将军还怕我出去乱说么?只是眼下情势属实有些复杂!”

          沐妘荷眉间一紧,扭头恶狠狠的瞪了白风烈一眼。白风烈只得撇了撇嘴略有尴尬的清咳了两声。

          此时,一阵极近的狼嚎传来,一声接着一声,三人不约而同的转过脸看向不远处的山脉。

          白风烈自然心知肚明,这不过是新一轮的示警,只是更为急迫。

          “看来拓跋烈是打算来做黄雀了,正好,我们先会一会他,看看究竟有多少斤两。””沐妘荷顿时变了声色,大步流星的往营房走去。

          等到众将穿戴齐备,沐妘荷便带大军乘着夜色火速从洺都出发,直奔岭川。先行的哨马不断回报,王将军被来敌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夜袭,此时虽然人数占优可被里外合计打的苦不堪言。

          沐妘荷再次于途中分兵,秦无月和周慕青带着大半兵马驰援王献勋,而她与白风烈则直奔长林。

          “将军料定郑起年会突围?”如今他们二人已是相当有默契,沐妘荷下令也不需再对白风烈多作解释。郑起年若是真能突围,必然要走长林,过烨城,入熠国。可白风烈不知沐妘荷为何能断定郑起年可以突出重围,就因为她以为来犯之敌是自己?

          “若他突围,必走长林,若拓跋烈失手,也必走此处退去,王献勋不善急战,怕是挡他不住。不过眼下情势倒也不出我之所料,熠坜二国果然有勾连。”

          “将军是说熠坜两国结了盟?”白风烈惊诧的问道,他乃是如今坜国的大都尉,节制兵权。可如此大事他竟丝毫不知。

          沐妘荷再次扭头,脸上则带了几分埋怨,似乎认为他不该想不透这一点。

          “何必有此一问,寒云关被封,他大队骑兵还能翻过九牢么,必然是借道熠国而来。”

          白风烈默默点点头不再言语,眼下他只知一点,此次前来偷袭的绝不会是他的断牙军。那五万人只唯他命而行,必不会千里迢迢离开崇州。可既如此,那这些人会是谁?难不成……白风烈只想到了一人,唯一在他掌控外的一人。

          沐妘荷的决断总是很正确,她们到达长林没多久,郑起年便带着残军迎面而来。就在众将士都跃跃欲试之时,沐妘荷的脸色却变得有些严峻,白风烈亦是如此。

          因为郑起年逃的太过从容,旌旗招展,横戈跃马,麾下重骑也都是甲挂齐全。虽然当他看到沐妘荷的那一刻,还是勒了下缰绳,但很快便大手一挥,带着重骑冲杀了过来。

          沐妘荷和白风烈彼此对视了一眼,随后沐妘荷用眼角余光看了眼后方,白风烈立刻点了点头。

          “下旗!撤!”沐妘荷一声令下,掉转马头先一步朝长林深处撤去。眼下的长林已然不是原本郁郁葱葱的昂然景象,先前的一场大火已然将其烧成了嶙峋的土坡。

          郑起年一见沐妘荷撤了,心中憋屈多日的愤恨顿时化成了癫狂的热血,他不顾一切带着重骑掩杀追赶了过去。

          沐妘军时远时近,队伍松散无度,奔逃的方向也是混乱无章,就连沐妘大旗都被拖在了地上,扬起了阵阵土烟。此兵溃之相彻底迷惑了郑起年的心智,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沐妘荷并未真的后撤,而只是带着他的大队重骑在长林中绕弯。

          直到发现身前沐妘荷周围的骑将越来越稀少之时,郑起年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而此时他的重骑也已然冲不动了,每匹马的嘴角都积满了疲倦的白沫,将士也不住的喘着粗气。他原本就该明白,身着高强护甲,手持凶猛长兵的重骑所拥有的破坏力完全是由骑兵的机动与耐力所换来的。

          沐妘荷此时也停下了奔逃的步子,调转过马身,对着郑起年大声喊道,

          “郑将军,你见我当年沐妘重骑营纵横捭阖,便范水模山建了这熠国重骑,想来也是十分辛苦。只可惜画虎类犬,只有其形,却未得其神,所谓重骑可不是这么用的,熠国出了你这般的庸帅着实是可悲可叹。”

          沐妘荷言辞犀利的嘲讽着郑起年,意在吸引他及整个重骑的注意力。而刚刚分散出去的大部分沐妘军却早已偷偷下了马,待沐妘荷话音一落,便从后方猛然包夹了上来,随后便贴身将郑起年团团围住,围的密不透风。

          最前面的一批将士每人手中都高举着一块银光闪闪的大盾,紧紧的贴在重骑身边。任凭转身困难又毫无冲击之力的重骑挥斧砍下。

          而后面的将士则弯腰从盾下而过,只切马腿。马一倒,落地的重骑便成了紧跟上来的第三批将士的刀下鬼。三组将士如滚动的雷木一般,由外向内,飞速的碾压蚕食而过。

          重骑本是步卒的克星,可被挤在一团,根本无法冲击的重骑则不过一块带壳的肉。

          “此乃我自创的天龙战阵,专为克制重骑。郑将军,不论你身后藏着的究竟是何人,今日你必命丧于此。”

          白风烈眉头凝的很深,他不仅惊讶于沐妘荷对于各种突发情势的应对之策,更重要的惊于她的未雨绸缪。

          沐妘军有一部分身强力壮的将士胯下的马与他人不同,除了更为健壮外还配有不同的鞍饰。马鞍两侧贴着马腹各有一块银色护板。

          白风烈很早便发现了,可他并不清楚为何如此,一直也忘了询问。直到今日他才明白,这些骑兵下了马只消摘下护板拼合在一起,便成了盾卫。

          他不仅叹了口气,在心中默默念道,老师,你说得对,此天下确实有比你更强之人。

          白风烈还在出神,沐妘荷直视着前方却压低声音提醒了一句,“来了!”远处,坜国的大队轻骑终于现身冲了过来,可他们来晚了。

          郑起年被沐妘荷的撤退迷惑了,而坜国伏兵则被郑起年无头苍蝇般的东奔西走和满地的尘烟给迷惑了。

          盾卫们杀的极快,重骑一片片的倒了下去。等到坜国骑兵发现情势不对冲击上来之时,郑起年的身边已然不剩几骑。

          “鸣金!”沐妘荷大声令道。盾卫听到鸣金之音,顿时收起护板,快速往四方散去。

          等到坜国的游骑踏入战场时,盾卫们已然消失无踪。为首的千长完全没摸清楚现状,自然不敢分兵去追,只好一齐往郑起年处靠拢。

          白风烈扭过头无奈的拍了拍脑门,心里不住的暗骂道,这帮蠢货!

          “击鼓!”沐妘荷再次下令后便带着众军先行冲了上去。两方刚刚交手,重新上马的盾卫又化为铁骑从左右两侧跟着冲杀了上来。

          于是原本打算以郑起年为先锋诱敌而伺机偷袭的坜国游骑眼下反而跌入了沐妘军三路的包夹之中。

          白风烈第一次没有跟着沐妘荷冲在最前面,他面对的毕竟是自己国家的将士,无论统帅是谁,计策如何,将士只不过是听命的勇士,他不可能对他们下的了手。

          俗话说狗急跳墙,没想到郑起年这条老狗在众人的包裹和誓死护卫中居然从唯一没有封堵的那面真的跳出了墙,独自一人朝西飞奔而去。

          “我去追!”白风烈大喊了一声便立刻调转马头,眼下他不能留在此处。

          可就在此时,一位坜骑在混战之中偷偷抽出了羽箭瞄准了白风烈的背心。

          “小心!”羽箭如追魂野鬼疾驰而过,沐妘荷大喊一声,连忙催马上前却已然来不及抬枪拨挡,情急之下,她不自觉的便侧过身体并抬起了自己的左臂。

          羽箭呼啸着,钻破了她肩袖甲的缝隙,在她柔嫩的皮肤上狠狠的钻开了一个洞,而她心头的第一反应却是暗暗松了口气。

          “将军!”扭过头来的白风烈几乎要把眼眶瞪裂了。

          沐妘荷咬着牙,用带有几分恶劣的眼神逼退了他意欲靠近的步伐,随后抬枪指着远处的郑起年。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要他的人头摆在我的案桌之上!”……

          白风烈在一瞬间清空了所有的思绪,这是战场,你死我活的地方,分心是会出人命的。

          而他拼命想要保护的人却因他而受了伤,这可真是莫大的讽刺。

          郑起年衣甲穿的太厚,没多远就快要被白风烈追上了。此时的白风烈已然是心无旁骛,眼中只有他项上的那颗人头,心中只有沐妘荷大帐内的案桌。

          远处的山坡上,逐渐出现了一排骑兵,白风烈仰起头,日光刺得他睁不开眼。而这一排骑兵也因这恶毒的日头变成了无法分辨身份的剪影。

          郑起年却彷佛看到了希望,他跳下疲惫不堪的马匹,迫不及待的往那一列骑兵奔去。

          紧随其后的白风烈不禁又加快了速度,在他快要踏入行列的那一瞬,挥动了手中的长枪。

          “铿……锵!”一柄缺口的月牙长刀架住了白风烈的枪尖,郑起年趁机狼狈的钻到了马后。

          白风烈抬起头,终于看清了这个背阳而藏的不速之客,可他并没有先开口。

          对方扭头看了眼因脱力而躺在地上喘着大气的郑起年,吩咐两边道,

          “散了吧,此处有我便可。”

          很快两边的轻骑便四散而去,男子收回长刀,微微笑了起来。

          “皇弟,别来无恙。”

          虽然早已猜到七八分,但看到拓跋野就在眼前,他还是不免有些心神不宁,尤其是在听了沐妘荷的过往后。

          “皇兄为何在此?”

          “自然是,为了皇弟而来……”拓跋野说话时却远远看着长林的方向。

          白风烈一时语塞,毕竟他此时穿的是大沄的玄甲。

          “皇弟,此时此地难道你就无话与皇兄言说么?”拓跋野抽回视线,他的眼窝深陷,双瞳如掠过九牢的苍鹰,带着暗藏的利爪和奔腾的野心。

          白风烈的双眉蹙的越发紧凑起来,这一切本就是他自己的错,是他把时间拖得太长,把这情状拖得太过复杂。而最要命的是,为了那个女人,他还想要继续拖下去,因为拓跋野就在眼前。

          他的狼群不喜欢拓跋野,所以才前来报警。原先他一直不明为何,如今白风烈明了,因为拓拔野总是饱含有杀心,并不是对他,而是对这天下。

          “皇兄是否想问我为何身着沄国玄甲。”

          “大坜第一悍将,我的皇弟亦是我的师弟,如今却拜于敌国帐下,且身局要职。我自然要来关心一下。”拓跋烈的语气宛如兄弟聊起家常。

          “不过,依我对皇弟的了解,断然是不会背叛大坜。故而皇弟此举定是为了征南大局。老师曾言,用兵者,攻心为上,攻城为下。如此想来若是沐妘荷有朝一日知道皇弟身份,这招杀人诛心却是我这个师兄难以企及的啊。”

          “皇兄何时与熠国结盟?”白风烈不自觉的岔开了话题。

          “就在皇弟挥师南进之时,我虽被父皇责罚,暂赴西北,可心中却是异常挂念征南大业,于是便遣使与熠国暗结,让其出兵也好助你一臂之力。此事,父皇自然也是知晓的。”

          “可我身为大都尉却丝毫不知?”白风烈微微抬起下巴,视线越过拓跋野,再次落在了郑起年的身上。

          拓跋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皇弟这是在责备于我?”

          “拓跋烈不敢,只是兵者乃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

          “那此事,皇兄便向你陪个不是。只是皇弟如今跟随沐妘荷左右,是打算趁其不备斩其首,还是打算诱引沐妘军入我大坜埋伏?”

          白风烈暗暗运气,握枪的手则满是冷汗,“皇兄希望我怎么做?”他咬了咬后槽牙又将问题抛了回去。

          拓跋野微微笑着,露出两侧的尖锐的虎牙,他前倾身体,压低声线,“我望皇弟可活捉沐妘荷,将其赠于我帐内。”

          “皇兄也对她有意?”白风烈的眼神顿时就变了,那双黝黑的眸子锐利的如同沐妘荷手中的凤鸣枪尖。

          “如此绝色英豪,天下男子谁能无意?”

          白风烈跟着也笑了起来,可他的笑容却是不同,爽朗且无畏。

          “皇兄说的不错,我本意是要生擒沐妘荷,可却只能送入断牙帐下。皇兄不是问我为何而来么,我正是为了这沐妘荷而来。”

          兄弟二人四目相对,皆是笑意,两匹马儿则略显无聊的打着响鼻。

          “既如此那我便不夺人所爱了,只不过无论皇弟如何决断,为了征南大业,沐妘荷都不得不除!身后之人于大坜已无甚用处,便送于皇弟搏佳人欢心吧,愿皇弟早日抱得美人归。”拓跋烈说完一扯马缰,朝着西北转了身,

          “不过,断牙军不可一日无帅,皇弟玩够了还是早些回来吧……若欲寻我,可由烨城往西北过渭水,我在熠国苍州石波镇。”拓拔野说完大喝一声,便驾马远去。

          白风烈目送他直到消失不见,可眉间却依旧没有松下分毫。拓跋野此次出现看来并非为了与沐妘荷为敌,而只是为了收紧他脖子上的缰绳,毕竟此天下尚可与沐妘荷一战的恐怕也只有自己了。

          郑起年半跪在地上,同样看着拓跋野的背影发着愣。突然一阵阴影遮住了自己的头顶。他茫然的抬起头,看着马上的白风烈,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指,

          “原来你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刻只够将将说了四个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