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明天下】76(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hui329

          2018412字数:9198

          第七十六章张罗网层层设伏计连环步步杀机

          天色未明,星月惨淡,却还及不上此时大明皇帝的脸色难看。

          看着早朝伏阙上疏的众人,皆是六部九卿重臣,满朝文武占了大半,朱厚

          照不知是气是怕,拿着奏疏的双手微微颤抖,半晌才艰难的吐出话来。

          众……众卿何故如此?朱厚照也不知自己声音何故变得如此晦涩喑哑

          韩文大声回道:今海内民穷盗起,天变日增,群小动辄导上游宴无度,

          荒弃万机。臣文等位居卿佐,岂能坐视!何忍无言!请陛下俯察物议,速速决

          断。

          请陛下降旨。群臣齐呼,声势浩大。

          刘先生,内阁的意思呢?朱厚照的声音带了几分央求。

          群臣奏疏,阁议以为甚是,请陛下将贼辈明正典刑,以正视听。刘健

          朗声道。

          这些人伺奉着自己从小长大,辛辛苦苦,任劳任怨,即便那个丁寿相处日

          短,也是难得一个可以交心攀谈的玩伴,怎地都变成了十恶不赦之徒啦。

          小皇帝彷徨无措,看向左右,一侧当值的锦衣卫正堂石文义神色慌张,对

          眼前之局未有半点应对之策,另一边的王岳低眉顺眼,不发一言。

          朱厚照突然萌生了一种无力感,近乎哀求道:诸位先生爱君忧国之心,

          朕已尽知,但彼辈随侍经年,薄有微劳,实不忍立诛,望众先生稍加宽恕,容

          朕缓缓处治……

          陛下,刘健突然撩袍跪倒,声泪俱下道:先帝临崩,执老臣手,嘱

          托大事,今陵土未干,便使宦竖弄权,败坏国事,臣若死,有何面目见先帝于

          地下?

          谢迁随即出班,正色道:此九人罪恶昭彰,人神共愤,此辈不诛,何以

          负遗命?

          请陛下降旨,以正国本。满朝文武尽皆跪伏。

          你……你们……朱厚照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觉得满腹委屈,鼻子一酸

          ,眼泪终究流了下来,带着哭腔自己嘶喊道:退朝!!

          ************

          乾清宫内。

          陛下,您多少用一些吧。司礼监李荣和王岳二人劝解着犹自抽噎的小

          皇帝。

          面对着满桌珍馐美味,朱厚照吸了吸鼻涕,摇头道:没胃口。

          朝中众位大人也是忠君爱国之举,皇爷何必为那几个奴才伤心,若哭坏

          了身子,这大明的天可就塌了。王岳一副心忧的样子劝道。

          这大明朝,有我没我有什么分别!小皇帝抹了抹眼泪,突然想起什么

          似的,一把拉住王岳手腕,道:老王,你平素和内阁几位先生交好是不是?

          王岳面色一变,连忙跪倒道:不敢隐瞒万岁,奴婢因掌司礼监故,偶有

          赴内阁议事,但皆为公议,未曾私交外臣。

          那就好,总算说得上话。朱厚照高兴地直点头,道:你,你去和几

          位老先生商议,朕将他们几个贬赴南都,终身不赦,朕以后的国事都仰仗几位

          先生,这样可好?

          王岳眼中光芒一闪,不露声色道:如此,奴婢便去和几位阁老打个商量

          ,看能否通融一二……

          快去,快去,诶,李荣,你二人同去,定要说服几位先生。朱厚照连

          声催促,朕等你们消息。

          ************

          文渊阁。

          几位阁老连同韩文等堂官俱在,听了王岳二人转述朱厚照服软说辞,俱都

          面露微笑,颇为自衿。

          李东阳扫视一圈众人,以商量的口吻道:诸公,既然陛下已然知错悔改

          ,不妨就遵照圣意发落如何?

          不可。韩文与王鏊同时出声阻止。

          王鏊不满道:西涯,此数人乃乱本祸源,必除之而国安,你身为辅政大

          臣,岂可有妇人之仁。

          户部韩文更是不甘心,虽说韩大人平时不愿做这出头鸟,可既然鸟已出林

          ,就没有半途折返的道理,宦海行舟,不进则退。

          王岳嘻嘻笑道:李相是菩萨心肠,却还是将刘瑾等人想得简单了,刘瑾

          又不是没被贬过南京,几年功夫不还活蹦乱跳的回来了,比之当年且更不好对

          付。

          王公公说的是,如今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谢迁亦道:今上性子

          跳脱,不拘礼法,若无严警深以为戒,恐未久便复故态。

          兵部尚书许进此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迟疑道:可若手段过激,怕是另

          有变故。

          本兵多虑了。李荣得意言道:如今咱们已设下天罗地网,便是大罗

          神仙也翻不出天去。

          李东阳仍旧犹疑不定,探询地看向靠在椅上闭目养神的刘健,晦庵,你

          来拿个主意。

          刘健缓缓睁开眼睛,扫了众人一圈,才慢慢说道:非是老夫拿主意,而

          是我等帮陛下做个决断。

          正是,正是。李荣连连点头,皇爷已有惩治之意,无奈心善耳根子

          软,下不得决心,我们这些做臣子的理当为君分忧。

          王公公,这几人如今都在做些什么?刘健问道。

          王岳讥笑一声,如阁老所料,这些人都躲进了内东厂,而今怕是吓得尿

          了裤子,哈哈……

          打草未惊到蛇,为今只有关门打狗了。刘健微微颔首说道,随即对谢

          迁眼神示意。

          谢迁会心一笑,起身由阁东诰敕房取出一份空白诏书,铺在桌案上,提笔

          拟了一份旨意。

          李荣随后拿起朱笔批红,交予王岳。

          王岳细细扫视一番,笑道:待咱家回司礼监用印,这一份货真价实童叟

          无欺的诛贼圣旨便成了。

          刘健面色郑重,嘱咐道:内相勿要轻忽,杀贼之事宜在速断,迟恐生变

          阁老放心,咱家省得。王岳自信满满,一口答应,随即杀气腾腾道:

          只等今夜皇城落锁,便要刘瑾等人死无葬身之地。

          韩文等几人到如今还不知全盘计划,好奇问道:今夜可是二位公公率人

          杀贼?

          王、李二人惊愕地对视一眼,蓦地大笑。

          莫非韩某言语错漏?韩文不喜道。

          大司农勿怪。李荣解释道:刘瑾武功深不可测,荣等颈上未曾裹铁

          ,岂会自蹈险地,此事自有人代劳。

          韩文还要再问,却被刘健拦阻,好了,到此为止,便麻烦二位内相了。

          事后么……

          看着刘健指向手中圣旨,王岳便道:刘阁老放心,不会留下手尾的。不

          过为安陛下之心,今日咱家少不得还要来回跑上几遭,还请阁老陪着走个过场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