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昔日班花】 10(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作者:魅力的杀手

          字数:15329

          20210913

          第十章?丈母娘的礼物

          周哲的右眼皮跳了一天,心头总是有种不安的情绪在蔓延,周哲虽然不信鬼神之说,但他对自己的第六感还是很有把握的,一定有大事要发生。

          回到家后周哲的预感成真了,舒雅红着眼睛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周哲,一旁的唐雪见周哲回来了就收起了手机:你好,我叫唐雪是舒雅的同事,舒雅下班时遇到了点情况,怎么说呢,具体的你还是自己问吧,我就先走了周哲赶忙道谢,送走了唐雪后,周哲坐到舒雅身边,将她搂入怀中温柔的问:怎么了?遇到什么事了吗?舒雅从茶几上抽出一张湿纸巾,好好的擦了一下泪痕,但舒雅面对周哲的问题时却选择低头不语,周哲也不着急就是这么等着,刚才一直在厨房观望的丈母娘和两个小姨子也走了出来,几人聚集在周哲身边,周哲看向三人,丈母娘和小姨子们摇了摇头,表示她们也不知道。

          舒雅深吸一口气,彷佛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郑重其事的对周哲说:周哲,我问你,我在你心中属于什么位置?舒雅的这个问题让周哲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个问题当着丈母娘和小姨子的面不是很好回答,莫涵韵见周哲有些难做,右手拍了拍周哲的肩,示意周哲不必太在意她们的想法,随后便转身走进厨房,两个小姨子见状也都给了周哲一个理解的眼神,跟着妈妈去了厨房,见丈母娘和小姨子那么体贴,周哲立马放宽了心一本正经的说道:肯定是最重要的位置,今生今世我就你一个老婆舒雅看向周哲的眼睛两眼黯然无光,表情伤心的说:有我们四个还不够吗?你要我怎么相信你听见舒雅这么说,周哲的脑子就似被人打了一棍子那样嗡嗡作响,看来舒雅是知道自己在外面的风流事了。

          周哲自问做事算是小心谨慎了,但这世间本没有不透风的墙,事已至此也是没办法逃避了,周哲搂住舒雅:不管我在外面如何如何,我对你们永远都是从一而终的,自你父亲离开后,我就决定要好好建设这个家,决定不让你们任何一人受苦舒雅自然不会因为周哲的三言两语而阴转晴,此时的舒雅内心也十分纠结,她很清楚世界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但真到知道周哲出轨时她还是难以接受,但话又说回来母女四飞本就十分荒唐了,舒雅也没脸面过多指责周哲,但就是有一口气总是顺不过来,彷佛周哲出轨就是在告诉舒雅,你们四人魅力不够一样。

          接下来的几天舒雅和周哲的关系一直都处于冰点,周哲为了不刺激舒雅,这几天都一直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但舒雅却总是在回避周哲,一时间周哲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吃过晚饭后舒雅一人独自坐在阳光房的躺椅上,她拒绝与周哲任何形式的交谈,无奈之下周哲只能求助丈母娘了,莫涵韵带着舒婷、舒琪二人坐到了舒雅身边:乖女儿,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个家能不能离开周哲?舒雅没思考就摇了摇头,莫涵韵接着说:那你爱他吗?舒雅同样没多想就点了点头,莫涵韵笑了笑:傻孩子,既然这个家离不开他,同时你还爱着他,那为什么不原谅他呢?我也爱他,我对他的爱远超过对你们父亲的爱,但纵是我再爱他,能陪他走完这一生的只有你舒婷、舒琪也异口同声说道:是的姐姐,我也爱姐夫,但他的老婆只有你一个

          舒雅低下了头:那就这么纵容他吗?他有我们四个还不够吗?

          莫涵韵笑了笑:男人都是这样的,你现在要让他知道,谁的魅力才是最大的,你不光是你自己,你还有我们呢,外面的女人在诱惑,还能比得上母女四飞吗?他若是腻了,那就给他找些新花样

          舒雅疑惑的抬起头:新花样?

          莫涵韵故作高深的点了点头:你就看你老妈表演吧

          第二天莫涵韵一大早就把周哲拉了起来,也不管周哲和自己的二女儿现在还一丝不挂着,就一个劲的把周哲往楼下拉,周哲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一路被她周哲就这么被她拉到了客厅,周哲打了个哈欠:我说妈,一大早的干嘛啊,昨天刚操完你女儿,现在困得不行

          莫涵韵板着脸说:别闹,我跟你说件正事

          听见莫涵韵这么说后,周哲一改之前的吊儿郎当,瞬间认真起来:是舒雅原谅我了吗?

          莫涵韵点点头:舒雅那边我已经劝好了,今晚你就可以睡过去了,她原谅你了

          周哲激动的抱住莫涵韵一顿狂亲,但却被莫涵韵推开了:别闹,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

          说完拿出一堆照片递给周哲,周哲接过一看是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女人,好奇的抬头看着莫涵韵,莫涵韵坐到周哲身边说:这个房子实在是太大了,我一个人根本打扫不过来,你之前买的扫地机器人扫一次地就要充三次电,太麻烦了,你和舒雅下班回来估计也不愿意动手做家务,舒婷、舒琪也没个指望,所以我想让你雇一个保姆

          周哲愣了一下:保姆?你疯啦,咱家这种情况雇什么保姆啊

          普通人当然不行了,但这个人可以莫涵韵指着周哲手中的照片说道,周哲示意莫涵韵说下去,莫涵韵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翻找了一下,打开一个好友的朋友圈,随后递给了周哲:这个女人是我以前的闺蜜叫赵晓琴,有一儿一女,三年前离婚了,和我一样都是娇生惯养的女人,但这几年过的很不好,先是被诈骗团伙骗了几百万,后来为了抚养子女不得已把房子卖了,但又遇到中介卷钱跑路了,一套房子等于没了,现在她儿子考上了哈尔滨工程大学,为了供儿子读大学她需要一份高收入的工作高收入?来我这当保姆能有啥高收入?

          周哲好奇的问道,莫涵韵瞬间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啊,以后别说自己是老色批,白给你女人操,你都想不到,缺钱的女人通常是没什么底线的

          莫涵韵的一席话瞬间点醒了周哲:你确定可行?

          莫涵韵点点头:你只需要出钱就行,剩下的交给我搞定

          周哲挠了挠头算是同意的,莫涵韵神秘的笑了笑,妩媚的说道:便宜你了!

          周哲从背后抱住莫涵韵,莫涵韵就穿了一件睡裙周哲很方便就脱了她的内裤,莫涵韵假意挣扎了一下:一大早就要吗?你们年轻人体力可真好

          周哲嘻嘻笑了下,将莫涵韵压在餐桌上,把她的裙子拉到腰间,手指扣了扣莫涵韵已经有些湿润的小穴:亲爱的丈母娘,女婿要进去咯

          莫涵韵回头白了他一眼,周哲用力一挺将莫涵韵整个人都往前顶了一步,就这样周哲把莫涵韵按在桌上一顿乱操。

          周哲每顶一下都会让莫涵韵的身体不自觉的前倾一下,莫涵韵只能两手撑在桌上,以此来抵消周哲强大的冲击力好丈母娘,女婿能不能干啊?啊,啊,好女婿太快了,慢一点,逼要被你操烂了莫涵韵死死的抓住桌子的边缘,在周哲不断的冲击下,桌子在地板上摩擦出呲呲的响声。

          当莫涵韵第二次高潮时,周哲终于将今天头一发精液射进了莫涵韵的子宫中,莫涵韵倒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两个大奶子也随着莫涵韵的故意在上下起伏着,周哲看的心痒痒,将莫涵韵的上衣拉到腰间,捧起一个大奶子就吸了起来。

          不过周哲没享受多久,楼上就传来了孩子轻微的哭声,莫涵韵一个激灵马上爬了起来,也来不及整理身上的衣服,被周哲脱下的内裤和睡裙从丈母娘身上甩落,就这么光熘熘的跑上了楼,不过莫涵韵也没放心上,她脑子里只有两个孩子。

          舒婷和舒琪两人从楼上走了下来,舒婷打了个哈欠:我说姐夫,一大早就操妈妈,把她操跑了,谁做早饭啊周哲伸了个懒腰:大不了我给你们做呗,做饭而已谁不会啊见两个小姨子不信,周哲干脆系上围裙走进厨房,要知道当年自己在部队可没少去炊事班帮厨,做饭嘛不是有手就行了。

          半个钟头周哲就搞了一大碗肉沫炒面,几个鸡蛋火腿三明治,一锅皮蛋瘦肉粥,几个紫菜饭团,顺便还做了一碟锅贴,看着一桌子早饭,两个小丫头忍不住哇了出来,舒婷崇拜的给了周哲一个深情舌吻,连往日高冷无比的舒琪也害羞的亲了周哲一下。

          就在此时舒雅也从楼上下来了,一改之前的冷脸相对,这次舒雅主动抱住了周哲,两人深情一吻,舒雅捋了捋头发:我想通了,你只要别忘了还有这个家就行周哲连忙点头,只要舒雅能消气让他干什么都行。

          还有,我想和你在外面的女人见一面,我总要知道都是些什么人吧舒雅吃着早餐轻描淡写的说道,周哲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好吧,我今天晚饭安排你们见一面吧舒雅点点头,吃完早饭后就去上班了,两个小姨子一左一右亲了下周哲的脸,快步跑上了舒雅的车,舒雅上班正好顺路送她们去学校。

          过一会后周哲也去上班了,莫涵韵便马上联系赵晓琴过来,带着她简单参观了一下别墅的环境,随后二人就坐在沙发上交谈了起来。

          你考虑的这么样了?条件若是不满意,我可以再提一提莫涵韵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对面的赵晓琴思索了一下:这房子太大了,如果按照你的要求,我一个人恐怕忙不过来,我能让我女儿也过来帮忙吗?莫涵韵暗笑一下,赵晓琴的算盘打的太好了,把自己女儿也叫过来,这样就可以领两份工资了,怎么也比一个人涨那一点点工资要多的多,不过莫涵韵也不拆穿她:可以啊,到时候也给她一份工资好了听见莫涵韵这么说,赵晓琴高兴坏了,但还是克制住了:那好,我今天回去整理整理,明天就搬过来

          莫涵韵点点头,随后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我在和你简单确认一下,你的日常工作就是家政服务,主要负责整栋别墅的保洁工作,负责我们一家五口人的日常三餐,顺便我女儿带孩子时帮着打打下手,再具体的工作细节,明天我女婿会和你交代的赵晓琴拿过合同,看也不看就签了字,高高兴兴的回了家,不过她并不知道身后的莫涵韵笑容有多诡异了。

          另一边周哲正在给自己众多情人群发聚会的信息,没多久就都收到了回复,大家都有空参加,周哲这边也算是放下了心,自己情人是多了一些,但对舒雅周哲还是非常上心的,只不过舒雅再见到这么多情人后,会不会很吃惊啊。

          晚饭时周哲早早地来到了约定地点—墨海山庄,一间环境比较好且非常隐蔽的酒店,周哲提前来到包间内,此时王娅楠和赵奕欢已经到了,没多久刘芸、陆妍希、杨淑怡、胡艳、陈珺婷等人也都到了,大家或多或少都见过一两面,加上也都在一个后宫群内,相互也不尴尬,虽然有几个没见过,但也不碍事,大家甚至已经开始闲聊了起来。

          这次周哲叫来的都是pua比较久的情人,忠诚度比较高,来了也不怕出事,像虞玥、白媛媛、王娜娜、庄新燕这种周哲也没必要喊她们过来,众人在包厢内等了一会后,周哲就收到了舒雅的微信,周哲连忙下去接她,当他带着舒雅走进包厢时,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她知道周哲外面有情人,但没想到居然这么多,而且清一色都是美女。

          周哲首先给众人介绍了一下舒雅:各位,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老婆舒雅,快叫嫂子众女连忙起身齐声说道:嫂子好!随后周哲给舒雅一一介绍起了自己的众多情人。

          这是陆妍希,目前是我的秘书陆妍希马上朝舒雅鞠了一躬:嫂子好,您是妻我是妾,以后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您要打要骂都行听陆妍希这么一说,舒雅也赶忙表态:大家都是周哲的女人,不至于,不至于这是杨淑怡,是我公司聘请的模特,她计算机专业的,平时也会帮忙处理一下互联网和计算机方面的问题杨淑怡学着陆妍希朝舒雅鞠了一躬:我是周哲主人的小奴隶,主母您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随意吩咐奴隶舒雅吓了一跳,主仆之类的显然她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这是胡艳,是我公司的美工师,现在公司没了她可不行胡艳朝舒雅鞠了一躬:周总缪赞了,我就说一个被周总包养的小情人,您放心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这是刘芸,开发区高元社区派出所民警刘芸此时还穿着警服,毕恭毕敬的朝着舒雅敬了一个礼,舒雅白了周哲一下,居然还有制服很会玩啊。

          这是陈珺婷,是我公司外聘设计师,我们不少得奖的创意都是出自她的手陈珺婷没见过舒雅,但还是朝舒雅鞠了一躬:嫂子真漂亮,我就是一破鞋,周哲想穿就穿,不想穿随时都可以踢走,他能看上我是我的福气,我配不上他舒雅看着眼前这个好似初中生的女孩,回头看了眼周哲,周哲则告诉她陈珺婷和自己同龄,比舒雅大了整整六岁,这可让舒雅吃惊不已。

          这是王娅楠,你知道的纹身师,你那边的字就是她纹的,这是赵奕欢,王娅楠的徒弟王娅楠和赵奕欢连忙给舒雅鞠躬,王娅楠颤颤巍巍的和舒雅说:我的店全靠周哲帮忙才能开的下去,他就是我的衣服父母,嫂子您放心,我俩就是周哲的炮友,可不敢跟您争宠赵奕欢在一旁不住地点头:是的,我俩就是周哲的炮友,我们不求有名分,只希望周哲偶尔照顾我们一下舒雅点点头,这俩女孩她是见过一面的,当时还纳闷她们居然这么淡定的给舒雅她们四人纹身,原来她们也都是周哲的女人。

          这个是张亦乔,是我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一个健身教练这个女人是周哲之前猎艳搞到手的,一个刚步入社会的98年的小姑娘,今年23岁,身高1米73,B罩杯,是周哲所有女人中臀最翘的一个。

          想当初张亦乔偷了家里的存折,用里面的30多万开了一家共享健身房,和传统的健身房不同,这个用户不需要办卡,直接扫码就能使用各种建设器械,张亦乔自己则作为一个活招牌,不停的拍摄抖音快手短视频做宣传,一开始生意确实可以,但这种共享行业火的快,凉的也快,由于支付不起管理费,品牌方打算回收器械,为了能够经营下去,张亦乔只能借了各种网贷周转,但最终还是破产了,赔的精光的张亦乔无奈之下只能靠做酒托赚钱,她知道这是违法的,但也没办法,好不容易把钱还上了,却被人抓住了把柄。

          说来也巧张亦乔本想做完最后一单就逃离s市,自己的生意失败后可以说是众叛亲离了,但就是这最后一单出了问题,张亦乔遇到了纨绔公子曹杭,曹杭做生意没本事,但却是个实实在在的人精,一眼就戳穿了张亦乔的小伎俩,钱没赚到还被曹杭抓住扭送到了派出所,但巧也巧在这,最近的派出所就是刘芸上班的地方,而那天是扫黑除恶专项整治,整个派出所全员出动,值班的没几个人,而刚打完胎身体比较弱的刘芸正好就是其中之一,而且又巧在那天大厅空调坏了,没人愿意在大厅待着,但正好周哲过来看望刘芸,刘芸就自告奋勇在大厅值班,两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在派出所大厅内打情骂俏起来,之所以敢这么大胆也是因为监控系统升级,大厅的监控正好关机,毫无顾虑的周哲干脆把手伸进刘芸警服的衣领内,对着两个奶子懂狂输出,就在他准备更进一步时,曹杭推着张亦乔走进了派出所。

          和周哲不同,曹杭年纪大了,加上年轻时太过纵欲,现在对性的需求非常的低,但周哲年轻啊,活脱脱就是一高级小种马,见到颜值如此之高,身材如此之好的张亦乔,周哲岂能放过,他给了刘芸一个眼神,后者马上就懂了,在大厅内刘芸装模作样的给二人做了笔录,确认曹杭没有经济损失后,就让他先行离开了,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张亦乔拍了一个认罪视频,随后以此威胁张亦乔,让她做了周

          拉倒底部可以下载安卓App,不怕网址被屏蔽了

          哲的情人。

          起初周哲也只是玩玩张亦乔罢了,但当他捅破张亦乔的处女膜后,看着满脸泪花的张亦乔,周哲改了主意,他拿出一笔资金给张亦乔创业,这次搞的不再是共享健身房这种网红产品,而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健身馆,从选址到装修,再到正常营业,周哲都全程参与,总共投资了三百多万,现在张亦乔的健身馆可以说是整个新区档次最高,生意最好,会员最多的健身馆,一年的收益有400多万,为了报答周哲,张亦乔死心塌地的做了周哲的情人,同时张亦乔在周哲长时间的pua之下成了周哲安排在健身馆的傀儡,他让张亦乔将会员分为三六九等,不同等级的会员休息区和洗浴区都是分开的,等级高的往往都是长相身材出众的女会员,她们的洗浴区内安装了无死角的隐形探头,每天都会拍摄不少视频,张亦乔会专门剪辑质量比较高的发给周哲供他欣赏。

          张亦乔朝舒雅鞠了一躬:我就说给周总打工的,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也是我的荣幸张亦乔此时穿的是一件露脐健身服,紧身效果非常好,把她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舒雅盯着张亦乔的马甲线羡慕不已,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小腹,剖腹产的伤疤做手术处理掉了,平时自己也很注重健身,自己的小腹光滑平坦,整体上美感十足,但缺了马甲线确实是一大遗憾,舒雅也曾努力练过,但就是练不出来,久而久之也就放弃了。

          最后这个你应该认识,我就不多介绍了周哲向舒雅介绍起房间内最后一个女孩,当眼前这个女孩摘下墨镜和口罩时,舒雅惊讶的说道:怎么是你?姐你居然也是周哲的女人?没错眼前这个女人就是周哲名义上的姐姐沈曼,她和周哲并没有血缘关系。

          沈曼刚出生时正好遇到了国企下岗浪潮,在国外资本的冲击下,国内经济非常不景气,也就是那个时候周哲的父母从一对小年轻那里领养了沈曼。

          沈曼的父母是东北某个文工团的,那时候同一部队里搞对象是非常严重的问题,当时正处于大裁军的背景下,沈曼父母也不敢太张扬,托了关系偷偷跑到南方来生孩子,那会重男轻女很严重,哪怕两人是部队出身也不能免俗,于是二人干脆就把孩子送给隔壁待产的周哲母亲。

          周哲母亲则从小就喜欢女孩子,就欣然接受了,也就是同一天周哲出生了,不过周哲母亲从小就不喜欢男孩,对周哲也没付出多少爱,相反对沈曼则照顾有加,沈曼就是跟着周哲母亲姓的。

          周哲父亲一直想让沈曼当周哲的童养媳,所以两人从小都是老公老婆的叫着,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也逐渐长大,关系虽然依旧亲密,但也不会像之前那么称呼对方了。

          沈曼的底子非常好,毕竟爹妈都是文工团的基因很好,长大后出落的水灵,两人朝夕相处看的周哲心痒痒,不过那时候周哲内心的女神是严晓凤,纵然沈曼长得比严晓凤漂亮很多也无济于事。

          但在毕业那天,严晓凤无情的拒绝了周哲的追求,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嘲讽周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将周哲曾经的舔狗行为一件件拿出来嘲笑,也就是那天周哲成为了全班的笑话,那时候安洋还没那么势利,跟周哲的关系也还说得过去,他和陈浩二人把这件事压了下去,没让周哲出丑的太严重,不过那天周哲还是喝了很多酒,但怎么都喝不醉,于是越喝越郁闷。

          回到家后他做了一件平时想做却不敢做的事,他强暴了沈曼,也许是对严晓凤的恨,对班级其他起哄人的恨,周哲失控后伤害的第一个人就是沈曼。

          当他第二天醒来时,沈曼蜷缩着身子两眼无神的靠在床上,看着沈曼身上的伤痕,破碎的衣服和两腿之间的血渍,周哲瞬间清醒了。

          就在他六神无主时,沈曼从背后抱住了他,不管过了多久周哲还是记得沈曼当时说的那句小弟别怕,姐姐不怪你这句话直接让周哲破防,平时坚强的周哲哭的跟个小孩子一样,其实后来周哲也知道了,沈曼一直都爱着自己,虽然周哲的父亲很早就打消了让沈曼做童养媳的想法,但她一直都坚持认为自己就是周哲的童养媳,不过如果两人在一块了,爸妈那关也很难过得去,沈曼也就干脆当起周哲的地下妻子,沈曼已经做好一辈子不结婚的打算了,今生今世她只爱一个人。

          作为周哲第一个女人,沈曼做的是非常出色了,为了不让周哲有负担,沈曼给自己上了避孕环,同时积极健身把自己打造成最完美的状态献给周哲,在周哲去部队之前也总是变着花的满足周哲的欲望,某种程度来说周哲的欲望是从那时候开始滋生的。

          当周哲在部队服役后,逢年过节一有机会沈曼也会去部队看望周哲,美其名曰千里送炮,吸舔取精,周哲一直都记得自己最喜欢后入沈曼了,看着她光滑白嫩的后背,以及充满诱惑的蜜桃臀,无时不刻的在诱惑着周哲,周哲从部队回来后沈曼也一直扮演着妻子的角色,沈曼之前工作攒下的钱也一分不留的全部拿出来给周哲创业,哪怕是现在周哲不缺钱了,沈曼每个月的工资依旧准时上交,不知道为什么,周哲每次欺负沈曼时,都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在掌握pua技巧后,周哲也将它应用在沈曼身上,没多久就把她改造成一个忠心不二的情人。

          沈曼朝舒雅微笑了一下,作为姐姐她还是碍于面子不愿意给舒雅鞠躬,但当沈曼看见周哲有些不悦的表情后,她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连忙朝舒雅鞠了一躬:嫂...嫂子你好舒雅两手拖住沈曼,将她扶了起来:沈曼姐,你千万别这么说,辈分乱套了听舒雅这么说,周哲哈哈笑了下:平时在床上也都让她喊我哥的,叫你声嫂子问题不大舒雅转头狠狠地瞪了周哲一眼,后者马上老实了,连忙表示自己不多嘴。

          介绍完后众人就开始吃起了晚饭,周哲也不得不佩服女人之间的友谊,往往只需要一个小的切入点,她们就能聊的异常起劲,饭桌上反而没有周哲什么事了,这一顿饭吃的是相当和谐,众女纷纷向舒雅敬酒,本就不甚酒力的舒雅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中途周哲出去上了个厕所,走出厕所时正好看见张亦乔也从女厕所走出来,两人相视一笑。

          周哲拍了一下她的翘臀,张亦乔配合的扭了一下屁股,周哲发现从背后看她的身材简直无敌啊,周哲叫住张亦乔:你试试看能不能背得动我

          张亦乔点点头蹲下身子,把周哲背了起来,不愧是健身女神,背着近160斤的周哲依旧健步如飞,没一会就把周哲背到了包间内,周哲坐到位子上,张亦乔站在他的身边,周哲左手搂着张亦乔的小蛮腰,右手食指抵在她的两腿之间不断摩擦着,张亦乔扭动着双腿,在周哲手指的摩擦下,张亦乔健身裤私处的位置慢慢的泛出了水渍。

          周哲两手抓住张亦乔健身裤的两侧向上提了提,健身裤本就有紧身效果在周哲外力的拉动下,张亦乔私处那条缝的痕迹越发的明显,周哲将张亦乔抱到腿上,一手伸进了张亦乔的上衣中,在周哲的细心照料下,张亦乔的双乳从原先的B罩杯隐隐向着c发展了,入手的感觉就是丰满、细腻、光滑有弹性。

          周哲的另一只手拍了拍张亦乔的屁股,后者明白了周哲的意思,抬起屁股方便周哲脱掉自己的裤子,脱掉张亦乔的裤子后周哲也脱掉了自己的裤子,让张亦乔的双腿夹着周哲坚硬如铁的鸡巴。

          由于常年健身的缘故,张亦乔的双腿远没有其他女孩子那么柔软,在腿部肌肉的挤压下,周哲的鸡巴感受到了一种另类的快感。

          周哲看一下舒雅,此时舒雅已经连续喝了四杯葡萄酒了,整个人已经处于半醉半醒的状态中,周哲见此情形毫不犹豫的将鸡巴捅进了张亦乔的小穴中,值得一提的是张亦乔天生下体无毛,也就是别人说的白虎。

          饭桌上众女依旧一片祥和,唯独张亦乔衣衫不整的坐在周哲身上不停的上下起伏,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张亦乔就在周哲身上做蹲起做了一个小时,此时的她香汗淋漓,引以为傲的翘臀也被周哲拍的通通红,随着张亦乔的一声尖叫,她整个人都瘫软在周哲身上,她高潮了,一股热流直冲周哲的鸡巴,在这股热流和不停收缩的小穴的双重刺激下,一股精液射进了张亦乔的子宫内。

          周哲爽了以后,这顿饭也就算吃完了,周哲让杨淑怡送舒雅回去,其他人原地解散,各自回家,周哲坐在椅子上也不穿裤子,他喊住了正要离开的沈曼:沈曼你留一下沈曼听见便后和其他人挥手道别,随后锁好门来到周哲面前。

          ↑返回顶部↑

          目录